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文小妖
2017-12-26 13:11:24

《遥远的向日葵地》

文/文小妖

犹记得当年读李娟的作品《我的阿勒泰》《阿勒泰的角落》时的那种惊为天人之感,与此同时,心里也默默地想骂人,最主要是骂自己,“kao,怎么我就写不出这么好的文字来?!”此后,对李娟文字的喜爱也是一发不可收拾。

最近,阅读李娟的最新散文集《遥远的向日葵地》,思绪随着她的文字,再一次放飞……

新疆除了盛产哈密瓜和葡萄干外,还孕育了李娟。她写阿勒泰的山山水水,写那里的风土人情,写外婆,母亲,叔叔,甚至写家养的动物,字里行间都透着灵动,透着真诚。看过李娟的散文的读者都知道,她与母亲,外婆生存的地方风景虽美,但环境艰苦,许多时候,缺水缺电,但凡我们触手可及的很多生活用品,对她们来说是一种奢侈。然而,正是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李娟的文字被磨砺成一颗颗珍珠,低调,带着

...
显示全文

《遥远的向日葵地》

文/文小妖

犹记得当年读李娟的作品《我的阿勒泰》《阿勒泰的角落》时的那种惊为天人之感,与此同时,心里也默默地想骂人,最主要是骂自己,“kao,怎么我就写不出这么好的文字来?!”此后,对李娟文字的喜爱也是一发不可收拾。

最近,阅读李娟的最新散文集《遥远的向日葵地》,思绪随着她的文字,再一次放飞……

新疆除了盛产哈密瓜和葡萄干外,还孕育了李娟。她写阿勒泰的山山水水,写那里的风土人情,写外婆,母亲,叔叔,甚至写家养的动物,字里行间都透着灵动,透着真诚。看过李娟的散文的读者都知道,她与母亲,外婆生存的地方风景虽美,但环境艰苦,许多时候,缺水缺电,但凡我们触手可及的很多生活用品,对她们来说是一种奢侈。然而,正是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李娟的文字被磨砺成一颗颗珍珠,低调,带着独特的光泽。

《遥远的向日葵地》里所记录的一切大约是在2007年,当时李娟的母亲在阿勒泰戈壁草原的乌伦古河南岸承包了一片贫瘠的土地,用来种向日葵赚取微薄的生活费。荒芜的大地,漫天的风沙,稀薄的人烟,恶劣的生存环境,一个中年妇女用柔弱的肩膀扛着生活带来的各种艰苦与压力,在这片贫瘠而又荒凉的大地上播种着自己的生活,以及希望。

苍茫的天地间,人的渺小不言而喻,在种植的过程中,一家人与天斗,与鹅喉羚斗,与气候斗……母亲一副人定胜天的姿态,让人钦佩不已的同时,也不由想起法国著名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的小说《抵挡太平洋的堤坝》里的母亲,似乎在耕种上,两位母亲都有着类似的经历,然而,与《抵挡太平洋的堤坝》里母亲所呈现出来的扭曲的爱和扭曲的希望不同的是,李娟的母亲所呈现出来的是一种健康,向上的品质,她偶尔怨天却不尤人,面对挫折,艰苦,她总是用自己的方式从容化解。对待女儿,也是快人快语,两人的相处方式更像是朋友。有时,我在想,很多时候,李娟能按照自己的方式来生活,写作,大抵是离不开母亲的宽容的。(在某些家庭里,为了改变家里的贫困现状,父母大多都会逼着女儿走入婚姻,靠着婚姻来改变一家人的命运。)其实,在李娟母亲的身上也折射出一部分生活在阿勒泰的劳动人民的影子。虽然,文中李娟常常“黑”自己母亲,但她却真正感同身受着母亲所经历的一切艰辛、寂寞以及在某些时刻的无助、自强不息,正是这份难得的感同身受,使我们能感受到这是她用自己的方式在向母亲表达着爱和敬意!

李娟擅长文字的白描,遣词造句拿捏有度。寥寥数语,便能准确描述出某人、某物或某事的精髓。她的文,不世故,不浮躁,带着一股子的浑然天成,使得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享受着一场有趣、奇妙的文字盛宴。她讲述着母亲,外婆,描述着阿勒泰的美与环境恶劣的时候,也陷入了深深地思考:母亲和叔叔这样的辛苦付出,导致身体每况愈下,究竟值不值得?自己的未来该何去何从?曾梦想着有一所安定的住所,是为了自己心安,不再漂泊,还是为了家人?甚至,她在看到连年耕种葵花地后,过量施加化肥导致耕地越来越贫瘠,甚至被废弃时,也表达出自己的担忧:人类对土地的过度使用,无视基本的耕种原则,无疑是自掘坟墓……这些思考无疑是李娟献给曾经过往的一曲挽歌,也是她用诗意的眼光看待世界后的一些沉淀。

李娟在文中写到,“每当风势转烈,水边芦苇在风中猛烈地动荡,我想大声呼喊,又生怕暴露这一切似的苦苦压抑。又想哭诉,又想辩解,又想致歉。但最后开口的,却只有赞美。”在我看来,李娟如同那水边的芦苇,面对着天地间,风雨无数,虽动荡不安,却包裹着一种诗意般的情怀努力地生活着。在她的生命中,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更多的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5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遥远的向日葵地的更多书评

推荐遥远的向日葵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