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不似你所知

醉梦且行之
2017-12-26 13:10:09

正如书的腰封上所说,这是《七堂极简物理课》的进阶版,但很有意思的是,这本书实际上是先完稿的,而后才写了《七堂》,结果却是《七堂》先出版,接着大火。

不去考虑写作顺序的话,按照出版顺序读下来,完全可以将《现实》视作《七堂》的扩写版,全书的主要脉络与《七堂》相似,但在枝干方面又丰富得多,甚至可以找到《七堂》中的原话。反过来看的话,更像是作者在本书完稿后将其缩写成《七堂》。

不论如何看待两书的关系,在阅读时,我都更推荐先读《七堂》再读《现实》。《七堂》之于《现实》,就好比概述之于正文,有提纲挈领之用。在读完一个简洁版本后,再去深入就容易得多了。但我这里说的“容易”是逻辑意义上的,而非理解意义上的。事实上,以我的水准读完《七堂》没有什么困难,但读完《现实》后只能说对一些大的概念有了模糊的认识,要说理解了什么还真不敢说。这和作者的笔力无关,一方面,不能指望通过一部科普作品就达到专业学习的水平;另一方面,在如今前沿知识的广度和深度之下,科普就显得越发困难,很多概念的复杂性和抽象性都很难用一句两句话在毫无专业背景的情况下向人们解释清楚。不过对于那些科学爱好者来说,这本书应该是可以“读厚

...
显示全文

正如书的腰封上所说,这是《七堂极简物理课》的进阶版,但很有意思的是,这本书实际上是先完稿的,而后才写了《七堂》,结果却是《七堂》先出版,接着大火。

不去考虑写作顺序的话,按照出版顺序读下来,完全可以将《现实》视作《七堂》的扩写版,全书的主要脉络与《七堂》相似,但在枝干方面又丰富得多,甚至可以找到《七堂》中的原话。反过来看的话,更像是作者在本书完稿后将其缩写成《七堂》。

不论如何看待两书的关系,在阅读时,我都更推荐先读《七堂》再读《现实》。《七堂》之于《现实》,就好比概述之于正文,有提纲挈领之用。在读完一个简洁版本后,再去深入就容易得多了。但我这里说的“容易”是逻辑意义上的,而非理解意义上的。事实上,以我的水准读完《七堂》没有什么困难,但读完《现实》后只能说对一些大的概念有了模糊的认识,要说理解了什么还真不敢说。这和作者的笔力无关,一方面,不能指望通过一部科普作品就达到专业学习的水平;另一方面,在如今前沿知识的广度和深度之下,科普就显得越发困难,很多概念的复杂性和抽象性都很难用一句两句话在毫无专业背景的情况下向人们解释清楚。不过对于那些科学爱好者来说,这本书应该是可以“读厚”的,尤其是从《七堂》厚成《现实》,再厚得更多。我想这应该是一本很好的量子引力的入门书籍,但在科普上可能会力有不逮。

既然科普很难直接向我们传达一些完整的知识和概念,那么我们今天又可以从科普书中读到些什么呢?我想我从这本书中读到了一种信念。

和《七堂》一样,作者卡洛·罗韦利在这两本书中都充满了人文关怀,加之富有诗意的语言,让这本书有别于论文的严肃,同时又和一般科普书籍的太过于接地气不同,它亲近你却又不讨好你,和你有距离却又吸引着你。作者从古希腊的先哲讲起,直到最新的学界观点,这既是一本物理书,又是一本物理思想史。就像作者在自序中写到的,“这并不是一本关于确定性的书,而是一本面向未知去冒险的书”,这本书传达的思想也不是“确定”和“相信”,而是“未知”与“质疑”。

我们相信科学,同时也质疑科学。我们立足已知,面向未知。爱因斯坦在二十五岁写出了那三篇重要的文章;海森堡在同样的年纪面对自己荒诞的、一闪而过的想法却建立了量子力学的第二块基石;又一个二十五岁的年轻人——狄拉克接手海森堡的工作,建立了完整的形式与数学框架……“只有一个二十多岁的人才会认真对待如此荒诞的想法,你必须得是二十多岁,才有可能相信这些想法会成为解释世界的理论。也许你必须要这般年轻,才能比别人先一步更深刻地理解自然的深层结构。”这些年轻人充满想象力,相信直觉并善于抓住这种直觉将其表达出来,他们一直未停止对世界的思考,直到老去。玻尔去世之时,黑板上依然画着爱因斯坦的“光箱”,辩论与深入理解的渴望与质疑一直持续到他生命的尽头。“这种永恒的质疑,正是科学的源头。”

当我在读到第三部分的“蜡烛吊灯与脉搏”部分关于时间的叙述时,作者告诉我“实际上我们从未测量时间本身”,那一刻我以前所有认知都受到了冲击。即使这本书其余的东西不读了或是没读出什么东西都无所谓了,这一刻的收获是巨大的。这里不单单是一种概念,更是一种思维方式。它让我们从一些司空见惯的事物中跳脱出来,看见其不合理之处或者与我们认为理所应当的事的相左之处。我认为这是极为重要的,可惜现在的教育却似乎对此不甚重视。即使学生在每个公式中都能熟练运用t,也比不上他们能真正去思考时间的意义。是的,思想远比公式运用重要得多,这不仅对物理,对所有科学同样适用。我想这也是作者为什么在书中用大篇幅去讲述引导思想的原因吧。

量子引力让我们能够去数清构成宇宙空间的颗粒,“巨大的宇宙,但是有限。”“唯一真正无限的是我们的无知。”“敏锐地意识到我们的无知,这正是科学思想的核心。”

只有质疑、思考、探索才能从错误中被拯救,确定性从来不是科学,山外还有山,更远更广阔的世界只有翻过去才能到达。

2017.12.26

6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现实不似你所见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实不似你所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