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说的「反熵」到底是什么

2017-12-26 12:45:36
(去年写的。只是感慨现在小波的书¥6.99能打包全集,而腾讯传之类的电子书都卖到38...)

今天讲讲小波说的「反熵」,出现在他那篇广为传颂的《我为什么写作》中,这是个古今中外每个作家都会涉及的话题,小波来写,自然跟别人不一样,比如爱引用一些物理名词,让我们文科生摸不着头脑。

「有人问一位登山家为什么要去登山——谁都知道登山这件事既危险,又没什么实际的好处,他回答道:“因为那座山峰在那里。”我喜欢这个答案,因为里面包含着幽默感——明明是自己想要登山,偏说是山在那里使他心里痒痒。除此之外,我还喜欢这位登山家干的事,没来由地往悬崖上爬。它会导致肌肉疼痛,还要冒摔出脑子的危险,所以一般人尽量避免爬山。用热力学的角度来看,这是个反熵的现象,所发趋害避利肯定反熵。」

什么是「熵」?我们都知道能量守恒定律,就是热力学第一定律,说能量既不能被创造也不能被消灭,只是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而热力学第二定律,说的就是在这个转化的过程中,能量的损失是不可逆的,「熵」就是不能做功的能量总数。

水从高处往低走,钱花出去了,女儿嫁出去,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如果想象有个空间专门存储这个世界







...
显示全文
(去年写的。只是感慨现在小波的书¥6.99能打包全集,而腾讯传之类的电子书都卖到38...)

今天讲讲小波说的「反熵」,出现在他那篇广为传颂的《我为什么写作》中,这是个古今中外每个作家都会涉及的话题,小波来写,自然跟别人不一样,比如爱引用一些物理名词,让我们文科生摸不着头脑。

「有人问一位登山家为什么要去登山——谁都知道登山这件事既危险,又没什么实际的好处,他回答道:“因为那座山峰在那里。”我喜欢这个答案,因为里面包含着幽默感——明明是自己想要登山,偏说是山在那里使他心里痒痒。除此之外,我还喜欢这位登山家干的事,没来由地往悬崖上爬。它会导致肌肉疼痛,还要冒摔出脑子的危险,所以一般人尽量避免爬山。用热力学的角度来看,这是个反熵的现象,所发趋害避利肯定反熵。」

什么是「熵」?我们都知道能量守恒定律,就是热力学第一定律,说能量既不能被创造也不能被消灭,只是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而热力学第二定律,说的就是在这个转化的过程中,能量的损失是不可逆的,「熵」就是不能做功的能量总数。

水从高处往低走,钱花出去了,女儿嫁出去,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如果想象有个空间专门存储这个世界损失的能量,也就是「熵」,那么这个空间就会越来越大,与此同时,自然界事物之间的能量差也逐渐减小,当有一天不再发生能量交换,达到一种「平衡」状态,便是宇宙终结之时,称为「热寂」。

提出机器人三定律的天才阿西莫夫有篇小说,《最后的问题》,便是讲熵无限增大,人类实现了星际旅行,占据了整个银河系,甚至得到了永生,却也耗尽整个宇宙的能量,造成人类自身的灭亡。他说这是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故事。

扯远了,说回小波。他在文中提出「反熵」的概念,说自己违背父亲读理工科的要求,去了美国也没有参与「商业热」,甚至在国内畅销书大卖的情况下,都没有去做顺应大众潮流的事情,而是坚持了写作,这就是「反熵」。

王小波特立独行的姿态深得文艺青年的欢心,我年少时也的的确确被这段文字打动过。秉承小波「爱科学爱智慧」的原则,我们来研究下:「反熵」到底是怎样一种行为?为什么要逆潮流而动?写作者就一定要与世界为敌吗?

再用个通俗的比喻来解释「熵」,食堂里有10个学生,有一个人手里拿着10个包子,有两个人各拿着1个包子,剩下的人都没有包子,那么,接下来进来一个饿得要死的人,他更有可能走向谁呢?当然是那个拿着10个包子的人(只考虑他吃包子的需求,且和每个人的熟悉程度都一样)。但如果10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1个包子,那么新来的人会走向谁呢?这里的概率就是相对一致,熵也达到最大值。

大自然的规律,就是会让拿着10个包子的人传递给包子比TA少的人,以达到一个能量平衡(大自然才是最公平的造物主)。一个封闭的系统内,能量总是在不断地传递、转换,以趋向分布均匀,物理学家称之为「混乱」,所以宇宙总是不断地变得更混乱、无序,熵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如果只是这样,就没有生命体的存在。生物从单细胞向多细胞,从低级向高级进化的过程似乎是和热力学第二定律相反,那是因为生命体是个开放的系统。生命必须靠不断地摄入能量和物质,来抵消自己损失的能量,这便是生长的过程。关于生物熵,还有个「负熵」的概念,薛定谔(没错就是那只猫)在《生命是什么》中有更详细的论述。

同样,我们的社会也是一个开放的系统。老子有句话: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这并不是说「人道」和「天道」是相反的,而是人为了抵抗「天道」,不得不持续进行能量更替,想想人类能处于食物链顶端,不正是建立在其他生命的损耗上吗?为了人类的繁衍,我们内部也必须要保持新陈代谢,优胜劣汰。

上面那个包子的例子,如果是在荒野,只有10个包子,是每个人吃一个然后第二天都饿死,还是让生命力强的人吃10个活到救援队来呢?这样的命题有过很多讨论,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让人类的「优良基因」存活下来。那么谁来定义「优良」呢?

在王小波的例子中,父亲是个权威,他规定自己的孩子都要读理科。并不是因为他是个专制蛮横的人,而是因为经历了文革,在他的人生经验中,学文科就容易被社会淘汰。五个兄弟姐妹中,只有哥哥选择了哲学,因为他「强壮、嗓门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胜过父亲权威的「强者」,所以父亲也拗不过他。这就是「熵增」,这就是生存法则。

而以弱抵强,趋害避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便是一种「反熵」行为(天哪扯了这么多废话才说到正题)。李银河也写过一篇短文来论述反熵,是这样说的:

「做学问的最高境界就是说出一些前人没有说过的话语,比如萨特的存在主义,福柯的社会建构论,罗素在哲学史中提到的所有那些哲学家们冥思苦索殚精竭虑自创的话语。当然,所有自然科学的发明创造也有资格入选。比较特殊的是文学艺术,文学是讲故事,艺术是创造美,只要故事讲得有趣,音乐做得好听,画儿画得好看,达到了美的标准,那绝对属于标准的反熵现象,是艺术家凭着自己的心灵构筑出来的一种秩序——秩序就是反熵的嘛。」

她说「多数人终生处于话语的熵增状态之中」,这不免犯了知识分子的自大病。尽管我只是个物理学小白,也知道热力学上的「无序」和现实生活中的「说胡话」、「生活混乱」是天差地别的意思。

其实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生,都被「熵增」定律控制着,每个人为了活下去,都是在用不同的方法抵抗这种「混沌」,否则就会迅速走向灭亡。艺术家创作,哲学家思考,和建筑工地上的工人搬砖,办公室里的白领敲着键盘,不都是在构建自己的生活吗?如果说艺术家的「基因」一定比普通人「高级」,有这样想法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能算人类的优良基因吧?

文学和艺术,也曾是进入上流社会的标识,即使在今天,如果你拿这些来为统治者歌功颂德,或给城市人喂食鸡汤迷药,都能在社会中立足乃至得到不错的回报,因为你被这个社会「需要」,是社会这个有机体「前进」的能源之一。王小波当然不是要做这样的人。

他的那种「写作」,既不赚钱,也不受人关注,更有可能给自己惹来祸害,很多写作者被视为「另类」、「怪异」,仔细想来,也实在不知道这样一个喋喋不休的疯子,对社会的「进步」有何助益。

如果一定要给个答案,王小波给的是「我相信自己有文学才能」,这里的「才能」并不是靠他人评价或某个机构评定,而是某种没来由的自信心,「非做不可」的内心执著。所以「反熵」,反的是这个社会的「序」,反的是盲从和非理性,丧失了灵魂和独立思考,是不想依附社会大机器,不甘心只做社会的零部件,是强调个体的自由意志,无论如何要完成「我」这个生命体独有的抵抗熵增的旅程。

这个过程当然会很艰难,且不论是否能得到世俗的赞赏和肯定,放弃了大多数人前行的大道,你要独自去开辟一条属于自己的小径,也许前面是柳暗花明,也许是万丈深渊,不知下一步踏向何方。不被理解的孤独只是个开始,更可怕的是让自己走入死胡同。就像验证热力学第二定律的玻尔兹曼,晚年被学术争论耗得身心俱疲,以自杀结束了生命。一位学者给中文版传记《玻尔兹曼》作序时这样写道:

「他似乎不太可能从外面获得帮助。如果把他的精神世界也能比作一个系统的话,那也是一个孤立系统。按照熵增加原理,鼓励系统的熵是在无情地朝着其极大值增长。也就是说,其混乱程度在朝极大值方向发展。玻尔兹曼精神世界的混乱成了一个不可逆的过程,他最后只好选择用自杀的方式来结束其“混乱程度”不断增加的精神生活。」

这种类比并不算严谨,却也从某种意义上解释了很多有才华的人为何容易走向发疯、死亡。当然,这些都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以及一个文科生天真可笑的胡扯物理。

王小波还有最后一句话「人类的存在,文明的发展就是个反熵过程」。是啊,如果万事万物皆有熵,为什么一定要走他们的、大多数人的路呢?作为独立的生命体,我为什么不能有我的人生,我的呼吸,我来决定驱动我生命前行的能源取自哪。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很多时候,一个人,就是要与世界为敌。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