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养成记

伊尹
2017-12-26 看过

作为科学家的费曼,取得的科学成就可能不是一流的,但是作为传奇一生的物理学家,费曼似乎是绝无仅有的。费曼的成才之路对于教育和培养孩子的父母来说,特别有意义。这本《发现的乐趣》是费曼的一系列演讲集。这本书记录的是费曼在演讲和随笔中的一些真实的声音,大多是非正式的,是面向普通读者的或者说是科普的。

对物理学做出突出贡献的物理学家很多,但是像费曼这样,喜爱教学,把教学做的同样出色的物理学家真的是为数不多。优秀的物理学家教师分两种,一种像卢瑟福那样,教出的学生获得诺贝尔奖的一大堆,还有一种就像费曼。前者是一种专业的知识传授,对于物理学本身发发展贡献巨大,后者则把艰深的物理学知识,从物理学家而不是教师的角度讲出来,起到的是科普的作用。我认为,后者对于整个科学的贡献更加巨大。费曼无疑就是这样的物理学家。

费曼在这本书中提到,当今社会并不是一个科学的时代。可以说这个结论能够解释目前世界上大多数社会的、政治的、经济的等各种现象。国人每隔一段时间,因为时政热点问题,会出现抵制美国、日本、菲律宾、韩国或其他国家。各国的政治、经济博弈等等,世界上的种种冲突都在用赤裸裸的事实告诉我们:中世纪基督教世界不是科学的时代,哥白尼、伽利略的时代不是科学的时代,今天的社会——科技已然将人类社会改变的如此巨大——仍然不是科学的时代。

今天从卓老板的节目里听到了一个读者的来信。一个普通中国小县城的一个普通家庭里,一个15岁的中学生,因为一个不算太严重的疾病。由于缺乏科学的价值观,通过迷信活动,中医药,保健品等手段,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期。2017年的现在和鲁迅1917年写作《狂人日记》《药》的时代何其的相似。

人与人关系的基础是价值观的基本相同。每个群体,无论大小都有其认可的价值观,价值观的基础是对世界的看法,而对世界观形成起主要作用的是,接受的教育和生活的环境。一些人提倡的和而不同,其实就是一种避免冲突的折衷主义。价值观可以有不同,可以有很多种。但是科学能够形成一个人最基础,也是最核心的价值观。

在这个意义上费曼的《发现的乐趣》,对每一个热爱科学的人都有重大意义。不同于追逐名利,费曼总是说他“研究物理不是为了荣誉,也不是为了奖章和奖金,而是因为它好玩,是为了一种纯粹的发现的快乐——探明自然如何运作,什么使它如此准确”。

本书由13篇文章组成,多是演讲稿或访谈录。

1.发现的乐趣

这是费曼1981年接受BBC访谈的整理稿,现在可以在网上看到视频。费曼用一个艺术家关于美的例子告诉了我们,科学家比艺术家能够看到更多的,关于这个世界的美。

艺术家看到的可能只是花的颜色和形态,或许还会闻到芬芳。但是一个科学家能够看到艺术家看到的一切,除此之外,他还能领略到花在内部结构上的美或在分子层次上的完美惊叹——为了吸引昆虫而进化出的色彩。科学的知识只会增加人们对于花的趣味、神秘感,甚至是敬畏。科学知识只会增加我们对于美的理解,而绝不会有损我们对美的欣赏。

在这篇文章中,费曼也谈到了自己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尤其是父亲对他的科学教育启蒙。这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科学家的父亲是怎么进行家庭教育的。

费曼的父亲给他讲关于恐龙身高和体型的内容。书上说恐龙有25英尺高,脑袋宽6英尺。对于这样的数字,一般人心中是没有观念的,更不要说一个小孩子,他能够理解恐龙到底有多大?于是,费曼的父亲就说,如果恐龙在自家院子里,高到足以把头伸进窗户里。于是,费曼就从父亲的这一次讲解中获得了一个本领——凡事我所读到的内容,我总是设法通过某种转化,弄明白它究竟是什么意思,它到底在说什么。关于另外一个鸟的知识使费曼从小就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知识——不管知道了各种语言和文化中,人们关于鸟的名字是什么,其实对于鸟还是一无所知——要去“观察”事物。

另外还有通过父亲对他的科学启蒙,他自己“观察”到了惯性。而对于惯性,许多中国学生考试考出了高分,他们也并不理解惯性到底是什么。这种情况“观察“事物的能力,又通过学习代数的例子得到了充分的展示。我们的目标是算出x,获得那个结果,至于你是通过什么方法获得的,这并不重要。

他们在学校里搞出一套规则,以便让所有不得不学代数的孩子都能顺利通过。他们发明出一套规则,你照着他们的规则,不用思考就能找出答案:等式两边减去 7,如果有乘数,两边再除以乘数……等等。通过这一系列步骤,你是可以得出答案,但是你却不理解你到底要做什么。

这也促使我们反思学校教育的实质到底是什么。它或许提供的只是一种最基本的教育,教师的目的也是在一个平均的水平上帮助大多数学生掌握相应的知识。如果完全依赖学校教育,可以肯定的是必定产生不了什么真正的、优秀的、有核心竞争力的人才的。费曼的幸运之处就在于有一位能给他科学启蒙父亲。

费曼的父亲除了教给他基本的物理学启蒙之外,另一件对他影响重大的事情就是对某些“高尚”之事的蔑视。也就是敢于质疑,怀疑精神。教皇、将军等等权威,区别的关键仅仅在于肩章、军服、地位。人们对他们鞠躬,只是因为他的权位、制服,而不是他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获得了什么荣誉。

费曼参与了曼哈顿工程,他的初衷是为了保护人类的文明。然而,当这些科学家意识到原子弹是怎样一种武器的时候,那种恐惧让他们感到了深深的不道德。

关于荣誉,恐怕最大的荣誉莫过于诺贝尔奖了。费曼说“我不喜欢荣誉。我从自己的工作中得到乐趣,人们分享我的乐趣。我知道,有许多物理学家用到了我的成果,这就够了”。费曼把荣誉比作成了肩章、制服,他至少是不喜欢它们的。

费曼在这篇文章中同样谈到了物理和数学的关系。他说“我们只有通过数学的形式的推理才能了解这世界的最终特性,那么,我觉得,一个人不懂数学,他就不能充分欣赏,或根本就不能欣赏这世界的许多特殊方面,规则的统一性的深刻特性,以及事物之间的种种联系。除了数学的途径之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途径能做到这一点;离开了数学,我们没有其他的方法来精确地描绘它……不懂数学对于你理解这世界来说就是严重缺陷”。

数学如此重要,然而在学校教育中对于数学的教育又是如此的呆板和僵化。一个数学概念学生是否理解了似乎无关紧要,只要能最做对题,考试能有分数就是最终的目的。再回过头来看看费曼小时候接受的数学、物理等科学的教育,不禁感慨我们的数学教育充斥着虚假和做作。

最后,费曼谈到了科学的对立面——伪科学。其中社会科学就是一个例子,徒有科学之名——收集数据,做这做那,却得不出什么定律,发现不了什么。然而,这样的学科似乎是社会最热门的、最流行的。借着科学的名义,做的却是反科学的事情。这其中教育行业是另外一个突出的例子。各种所谓的教育专家,提出了各种耸人听闻的理论,贯之以教育科学之名。实质上做的却是欺骗的伪科学。

2.未来的计算机

本篇文章是费曼在日本的一个演讲稿。主题首先围绕着智能机器,提及到了最近几年很热的人工智能、程序语言、计算机可能的自动修复程序。这里面提到了制造机器时的一些技术上的内容。一是并联处理器,二是机器的能耗问题,三是机器的尺寸问题。今天,计算机科学和工业界对处理器的计算,计算机的能耗,计算机的尺寸已经做出了当时难以想象的进步。。

作为物理学家,他对于计算机的理解要深刻的多。费曼设想,可以将计算机的形态无限缩小,只有几个或几百个原子大小。这其实就是我们现在经常听到的纳米机器人,将这样纳米尺度的机器人放入我们人体,对于未来的医学进步无疑是天翻地覆的。

3.洛斯-阿拉莫斯,从底层开始

这篇文章主要讲述了费曼参加曼哈顿工程的一些有趣而轻松的故事。很多情节在《别闹了,费曼先生》中有描述。其中一个印象深刻的趣事是费曼选择宿舍的时候,原本是两个人一间房子,费曼不喜欢两个人同住一个房间。于是他就把妻子的睡衣,随意地扔在了床上,拿出拖鞋,在地板上洒了些香粉,伪装房间里还有其他人。结果一连几天,他都这样做,每次佣人都细心地摆好。他这个小诡计连续进行了四夜,后来他和贝蒂聊到了这件事情,女佣发现了这个情况,做了报告,层层报告。最后他们做出了规定,禁止女人进入男宿舍。之后的篇幅中介绍了费曼恶搞审查制度,密码保险箱等很多趣事。

其中,提到了冯诺依曼的一个很有意思的观念:你没有义务为你生活的这个世界负责。费曼在冯诺依曼的影响下,形成了很强的对社会无责任的感觉。这也成就了费曼是一个很快乐的人。这似乎跟我们提倡的价值理念截然相反,那么到底应该如何理解冯诺依曼的这句话呢?

一个可能的理解是:一个承担着对他人或某个群体的重大责任的人,他是很难将时间和精力放在追寻事物本身的乐趣上的,无论是科学上的,艺术上的,还是生活上的。

在原子弹试爆的时候,人们都分发了墨镜,通过墨镜是什么也看不到的。费曼他是知道的,唯一能真正可能伤害眼睛的是紫外线,而不是什么可见光。他躲在一辆卡车的挡风玻璃后面,紫外线穿不过玻璃,他也因此成为了第一个用肉眼看到原子弹爆炸的人。当人们热烈庆祝原子弹爆炸成功的时候,费曼记得有一个人郁郁寡欢,就是最初拉费曼进曼哈顿工程的鲍勃·威尔逊,他说“我们造了个可怕的东西”。

4.科学文化在现代社会中扮演的角色?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这篇文章是费曼在意大利的一次演讲,中心论题是,费曼认为现代社会最大的一个危险,是思想控制的观念可能会复活、膨胀,比如说希特勒的思想,斯大林时期的思想,中世纪的天主教等。而这种危险将是席卷全世界,当今世界已经是一个整体了,极端思想的危害也将更为宽泛和严重。

科学创造了知识,也创造了一种力量,一种做事情的力量,但是科学没有教育这种力量去做什么样的事情,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是关于科学应用的问题,除此之外,还有思想的问题,科学思想的问题。科学本身会产生一个世界观,这或许应该是整个科学最美丽的一部分。不过也有人认为科学的方法更具魅力。这取决于结果还是途径。

文章之后探讨了科学途径或科学方法,怀疑、不确定性,寻找证据或验证。现代科学的开端就始于伽利略定量测量的方法,它在科学上非常有效,这已经成为科学研究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5.肯定还有大量的空间

纳米技术在如今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名词。然而在1959年,费曼在加州理工学院发表的一个著名演讲中,阐释了小型化的前景,费曼因此也被称为“纳米技术之父”。

费曼被称为“纳米技术之父”,绝不是什么提出了一些技术思想之类的理论,如果真是那样,就跟科幻作家没什么区别了。费曼作为一个科学家,他提出了在纳米尺度下,纳米技术如何书写《百科全书》,如何将信息解读出来,在原子的尺度,纳米技术如何实现等等。

现代医学有一个十分美好的设想,发明一些纳米机器人,在人体内巡航,如果发现病毒或癌变细胞,可以由纳米机器人识别并清除。如何实现机器的小型化呢?费曼给出的结论是通过蒸发作用实现小型化,这种技术行为很像生产CPU的技术,我也只是觉得它们之间可能有相似之处。

为了推动这种技术的进步和发展,费曼建议可以通过中学生竞赛,他还提供了1000美元的奖金,鼓励年轻人从事这项技术的研究。26年后的一位年轻的获奖者已经能够把《大英百科全书》写到一根针的头上了,每个字只有50个原子的宽度。

6.科学的价值

科学价值和科学本身并不是一回事。有了科学知识,可以制造各种东西,可以推动物质文明。这是科学表现其价值的第一种途径。然而,费曼提醒我们说,“科学知识是一种能力,可以做好事,也可以做坏事,但它本身并不指导人如何使用这能力”。

科学价值的另一个体现是娱乐,即智力享受的娱乐。比如阅读、学习、思考中得到的乐趣,以及在从事科学工作中得到的享受。这是一种更为重要价值。科学家远比过去诗人们和梦想家的想象更为绚烂,比诗人、画家、音乐家更能体会,更能发现这个世界的美。

费曼举了一个例子。站在海滩上,层层海浪齐奏,形成白色的浪花。似乎永不停息的浪花,受着能量的折磨,这是太阳所损耗的,倾向太空中的巨大能量中的一点点。海洋咆哮不止,无数的分子……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生物,原子团,DNA,蛋白质……一个有知觉的原子,站在海边,惊奇于惊奇,一个原子的世界,世界中的一个原子。

对于一个非科学的问题,科学家和其他人一样笨。科学家有许多无知、怀疑、不确定的经验,这些经验非常重要。敢于承认自己的无知,这是科学家的一个基本品德,而那些吹嘘无所不知的家伙不是巫师就是骗子。这是科学所具有的第三种价值。

哲学家们一直在追寻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并且已经给出了各种答案,但是他们看着不同的答案,却用惊恐的眼神看着那些相信不同答案的人们。这走向了一个死胡同。但是,科学家给出的答案是我不知道

承认自己的无知,并不是什么新的思想,是理性时代一直就有的思想。了解自己的无知,这是人类的一个重大进步。这个进步是思想自由结出的果实,我们有责任去追去这自由,并把这种追求作为教育下一代应负的责任。

7.挑战者号航天飞机调查的小型报告

1986年1月28日,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失事,六名宇航员和一位中学教师不幸遇难。费曼参与了调查委员会的工作。

报告中显示了工程师和管理人员看待问题的巨大差异。管理人员更加看重飞行计划实施的完美和成功,以确保政府的资金支持。因此,就很容易改变本就非常严格的飞行许可标准。这篇报告有更多的技术细节上的阐述,这部分本来就不是很有趣。最后费曼指出,“对一个成功的技术来说,现实性一定要优先于公共关系,因为自然是不可欺骗的”。

8.什么是科学?

这是费曼在科学教师协会上的一次演讲。演讲的对象是科学教师。费曼其实就是最著名的科学教师之一。他从一个教师的角度深刻地指出,“什么是科学”根本不能等于“怎么教科学”。对于什么是科学?费曼讲到了他童年时代,他是如何知道科学的,并通过讲自己如何知道科学是什么来告诉人们科学是什么。

费曼的父亲是他的科学启蒙老师,是费曼的父亲让他知道了什么是科学。他父亲给他买了一个拼图的游戏,让他领会其中的智慧——不是拼图的成功,这层次显然太低,而是让他先喜欢上这游戏,然后慢慢加入教育的因素。这就是费曼最早的数学课,多亏了有这样懂得科学和懂得教育的父亲,让他知道了数学就是寻找图案。相反,妄图通过学校教育真正成才或成大才的人少之又少,这是或许跟学校教育的属性有关——它只提供最基本的教育。其实对于普通人来说,真正从学校教育学到的是基本的读写和算术。数学、科学、语言、艺术等这些,都不是学校教育最终提供的。

之后费曼又谈到了语言和科学的关系,语言不是科学,例如量纲的转换就不是科学,但是这是必要的。科学的教科书,对于什么是科学的观点是错误的,对于运动、能量等物理概念的定义也是不准确的。科学概念的目的是建立起科学的思想,费曼提出了一个检验的标准,就是用自己的语言转述学到的内容。

生命体都有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或经验,并能够代代相传。然而,人类文明反制于自然进化,就在于人类并不是完全继承前代的经验,而是有怀疑,怀疑从过去传下来的东西是否可靠,并重新找出事情的真相。费曼认为,这就是对科学最好的定义:“有必要以新的直接的经验重新检验发现的结果,而不是一味地信任从前代而来的种族经验”。作为科学教师,能把科学的定义讲到这种程度上的恐怕十分罕见了。科学家讲课和普通教师讲课的层次高低立见。

在基础教育领域,一些所谓的名师,过分钻研各种技巧,其实质上和教育的本质已经南辕北辙。只有对专业领域有科学家那样的深刻理解,才能真正把握教育的本质。

真科学是这样的,当我们学习了科学之后,我们眼中的世界就变得很不一样了。例如树木来自空气,燃烧之后又回归到空气中,释放的能量,正是来自太阳。最后剩下的灰烬,不是来自空气,而是来自土壤。所谓尘归尘、土归土。大道至简,莫一如是。

9.世上最聪明的人

在这篇访谈录中,费曼对于哲学是非常不喜欢的。现代哲学家们思考问题的方式依然是传统的。斯宾诺莎的推理、属性,全是古希腊时代的那种方式。而与斯宾诺莎同时代的牛顿、哈维等科学家,这些掌握了分析法的人,他们取得的进步是斯宾诺莎根本不可企及的。其实费曼反对的根本不是哲学,而是浮夸。这种浮夸其实隐含着一种优越感,伟大的终极问题需要沉思,需要定义,需要命名。而实际情况是,我们需要的是探究它,验证它。

Physics is to math what sex is to masturbation.”这是费曼的名言之一,从物理学家的角度解释了物理和数学的不同关注方向。费曼说,学习某个专门的,有限的领域要比整个领域容易的多。数学家在某个单独的领域可以走的很深远,例如线性代数的早期工作,或许称为四元数的,被汉密尔顿很早就发现出来了,之后就束之高阁几十年。但是当量子力学需要四元数的时候,泡利当场用新的形式改造了这个系统。

10.货拜族科学

对于世界的解释,人类最初是巫术的,神话的,在各个文化的早期都有各种各样的神话解释。祈祷各种神灵,偶然的巧合让早期人类能够团结在一起。这对人类克服各种困难,走向文明时代有着重大的作用。

然而,神灵总是喜爱惩罚他的受众,虔诚的祈祷并不能带来美好愿望的实现。解释古代世界的各种理论,在科学诞生之后,其实用的价值已经不复存在。在现代社会,最好的方式就是承载传统的价值,即文化的价值。如果不甘心实用而失势,那只能给社会带来危害。很多传统文化的价值,仅仅在于传承文化记忆或文化符号。正如,现代社会不可能用毛笔书写各种文字材料一样,一味崇尚繁体字优于简体字的声音,实际上就是顽固地复古。其他诸如读经、中医药、女德等等。这些跟现代社会已经没有多少实际关系的事物,如果硬要闯入现实生活,那必定贻害无穷。

以上的种种,包括巫医、星象、血型、某种形式的神秘主义,在费曼看来就是伪科学的东西。不管多么疯狂的观念,只要拿来试一试,灵验、管用就保留,否则就删除。

为了说明伪科学,以及教育和心理学的研究。费曼说了一个货拜族科学的例子。在南太平洋岛上的一些土著。二战期间,他们看到美军的飞机着陆带来了大量西方现代的好东西。后来战争结束,他们仍然希望那样的好事情再次出现,于是他们用木片当作耳机的收话器,用竹竿当天线,等待飞机来降落。但飞机没有再降落,以前的观念不再灵验了。

这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似乎就是一则开心的笑料。然而“他们遵循科学研究的所有外在规则和形式,但是他们遗漏了内在的东西,因为飞机没有着陆”。于是科学内在的东西就是能不能灵验。但是令人们遗憾的是,所有的伪科学都不能灵验。

这篇演讲是为即将毕业的学生们准备的。费曼主要通过这些事例,告诉学生们科学研究的“诚实”,学会不自欺——获得绝对的科学的正直。

11.和1,2,3一样简单

这篇讲述是费曼的一个滑稽的故事,谢耳朵一样的真实故事。他想实验一下“时间感”,于是科学家式地思考方式让他在各种场合数数,1、2、3…… 60 。他不停地上下楼梯来验证心率是否会影响数数。他去洗衣房,填单子,数报纸上的字,打字、阅读等等,通过各种方式去寻找什么会影响数数。最后他发现只有说话会影响他数数。他通过数数掌握了一些有趣的小技能,比如用手指数数,同时大声朗读。

12.构建一个宇宙

这篇是美国科学促进协会对费曼的一个采访。

对于很多家长来说,如何承担起教育孩子的责任,就是一个稀里糊涂、糊里糊涂的故事。我见过太多这样的家长,除了哀声叹惋也没有任何办法。

这篇文章告诉人们,著名的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拥有令人传颂爱情故事、举办过个人画展、认为能量子力学比敲鼓更容易的费曼,是怎样从家庭教育中成长起来的。

费曼的父亲是纽约一家制服公司的销售员,他实际是费曼科学上的启蒙老师。现在人们从学校接受的教育其实都是一种未经启蒙的教育。将一些人类抽象出来的概念、知识直接告诉学生,并且要求必须要记住它。然后就是不停地做习题,不停地书写。学生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学的数学,空间,文字到底是什么。他们只是知道要记住那些,然后不停地写、练习、做习题,他们没有机会体会到学习知识本身的乐趣。那些痛苦的记忆,伴随他们终身。在学校毕业以后,他们也从来不会再去学习,再去接受新的知识,不会主动的思考,没有想象力。于是,他们过自己单调而乏味的一生。

费曼的父亲带他到树林散步,跟他讲动物和各种鸟,星星,原子核的各种事情。费曼父亲告诉他的重要的不是那些具体的科学知识,而是那种观察事物的方法和态度。费曼说“他有一套对待自然的态度和观察它的方法,我发现,对一个没有受过直接的科学训练的人来说,他的态度和方法是很科学的”。

那些儿童故事里有成就的人,他们往往从小就要成为具体而远大的理想。现实告诉我们,这样的故事往往都是有毒有害的,一个人的理想会随着自己对世界的认识而不断改变的。费曼一开始想成为一名电机工程师,他想为身边的世界服务。但是,后来他发现,他对那些事物背后的原理更感兴趣。

费曼学习基本物理的过程跟现在学校学习物理的方式恰好是相反的。他是在他的所谓实验室里瞎鼓捣各种收音机、小配件、光电池等小玩意儿。他是通过动手实践的方式,发现一些如电流、电量、电阻等等之类的关系,之后再去找书学习,之后发现相关公式之间是有联系的,于是再去琢磨它,从数学上去理解它们。这些过程使费曼认识到“数学在里面非常重要”。

浅薄的人们都知道数学很重要。你问他数学为什么很重要?数学怎么就重要了?他就说不出什么来了。他们对数学根本缺乏了解,即使那些数学成绩非常厉害的人也一知半解。根源可能就在于“数学很重要”这个观点。他们是听权威人士说的,是老师直接告诉他们的。对于他们来说,那些记住的知识,看过的故事,了解的历史,似乎都和他们毫无关系。有人说教育能够改变人,这说的是结果。或许比较准确的说法是,教育能够改变人或教育能够影响人。影响人们反思自己的日常是否真的好,真的有意义、有价值,然后才可能去行动、实践,改变自己的行为和想法。

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对自己来说重大的场合,比如一次演讲,一场重要的面试。在这样的时候,每个人的内心都会非常紧张。费曼在普林斯顿大学做惠勒的研究助手时,要进行一次演讲,下面的听众都是一些伟大的人——泡利、冯·诺依曼、罗素、爱因斯坦。这种时候什么人会非常紧张的,费曼说他拿出讲稿时手都是颤抖的。然而,当他谈起了物理,他最热爱的事情的时候,就什么也不用担心了。人们很多时候克服的最大障碍往往就是自己,不要狂妄自大,也无需妄自菲薄。

费曼是那种淡薄名利,追求真正生活的人。他参与原子弹计划也不是那种强烈愿望,只是他认为这是很重要的事情,而不是别人告诉他这很重要,如同他父亲小时候在树林散步时跟他谈到的一样。

当记者打电话告诉他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时候,他并不认为这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于是他挂掉电话,继续睡觉。

自从科学诞生以来,科学彻底地改变了人类社会。于是很多不是科学的领域也往科学上靠,利用科学的方法论来做一些非科学的事情。那些南太平洋岛国上的货拜族,他们模仿的那些外在的形式,在很多领域都在进行着。费曼列举了教育科学和刑罚学。他们做了大量的工作,雕琢出木头飞机,然而并没有什么真正的结果出来。学生的学习成绩下降了,监狱里的犯人也不曾减少。他们用模仿的方式(科学的方法),想要发现一些成果来,却没有什么用。费曼早在几十年前就指出了,现在一些所谓人文社会学科的虚伪本质。(0:19 12.25.2017)

13.科学和宗教的关系

有不少人总是举出不知从何而来的,爱因斯坦多么赞赏佛教的说法,也确实有一些科学家并不否认自己是宗教徒。然而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每个人都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也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这是作为一个人的基本权利。所以没有必要非要揪着某个人的身份地位不放。科学家也是一个人,他们也有这项基本的权利。

撇开权利不说,只从科学本身的角度来看看。科学和宗教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首先,费曼说,在专业化越来越深入的时代背景下,精通某个领域的人往往没有资格去讨论别的领域。但是费曼对于这个问题比较感兴趣,于是他就假设了一个场景。有不同领域的科学家和宗教学者在开一个研讨会。他提出了一个问题,一个在宗教家庭中成长起来的科学家,他至少有半数以上的概率是不信仰上帝的,而真正需要思考的是,他为什么会逐渐开始变得怀疑起上帝来了呢?

关于这个问题,费曼给出的答案是信仰科学和信仰上帝是相容的。事实上,确实有许多科学家既信仰科学又信仰上帝,而且协调的比较好。

对于一个学生来说,当他学习科学的时候,怀疑是科学的基本要求,探索是因为未知,有不确定性。学习科学的结果不是说你是在探求真理,追寻那种形而上的神秘体验,而是在发现那个问题更可能或更不可能,“任何一个科学概念,都是处在绝对错误和绝对真理之间的某个刻度上,而不会处在这一端或那一端”。

再来看看宗教。为了某种绝对的信仰,历史上宗教战争往往以残酷、血腥著称。如十字军东征,还有那些被砍掉头的大小佛像。

所以费曼告诉我们:在我们的生命之中,当我们做一个决定时,我们不必一定要知道我们是在做一个正确的决定;我们只是想,我们是在做得尽可能好以及,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在这篇文章的最后一部分,费曼指出了西方文明的传统:谦逊或谦卑。从科学的层面来说,是探险的精神,承认一切都是不确定的,这是智力上的谦卑。另一个是基督教的伦理传统,视所有的人为兄弟手足,尊重个体的价值,这是精神上的谦逊。这两个传统是逻辑地、彻底的一致的。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发现的乐趣的更多书评

推荐发现的乐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