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

苍苍
2017-12-26 看过

《闻道长安似羿棋》 前几天在街上等人,看到路边有野摊子下象棋,朋友迟迟不来,我便驻足观望了两盘。我是不怎么会下象棋的,只晓得马走日子炮打隔山之类,运筹帷幄什么的我这迟钝的脑子玩不来,更别说走一步看三步了。虽说不会下,看也看的清楚,无非运棋对弈,攻其不备,双方小心翼翼的营造攻势等另一方出错。运棋和对弈是分开的两个词,造势然后雷霆万钧,这些零零散散的东西是今年暑假打工一个象棋下的极好的大叔教我的,极好大概就是他一边和其他人聊家里拆迁赔了多少钱一边风轻云淡将死我吧。大叔总说人这一辈子就是一盘大棋,不能毛毛躁躁,想翻盘一定要沉稳,给自己造势然后抓住那个机会,行云流水一举拿下。 权利对人类的诱惑是可怕的,恰巧人类是最最不知道吸取教训的物种。以史为镜,可恰恰从战国开始,我们就开始重复的做那些明知愚蠢的事,所以历史的车轮永不停息,血还是在趟着,还是有人哀嚎,史书依旧光鲜亮丽,执政者依旧是天选之子,战争还会发生,也依旧有人为了那些位置和权利在暗处博弈。毕竟权力是天下一等一的美人儿,所有英雄好汉都拜倒在她裙下。 《闻道长安似羿棋》曾以《中国历史上的大阴谋》为名出版过,是上海文艺出版社所出的《五角丛书》的一种。我也搞不清到底哪个名字好了,似乎似乎闻道长安听起来更雅一点,人啊,总喜欢把阴暗的东西隐去,雅一点东西说出来,车马相士将炮卒,运筹之中腥风血雨,大概是所有人都不那么相提及的 权力角逐,是极其聪明、狡诈的人才可参与的游戏。回望五千年的来路,哪里不是鲜血淋漓?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看到的尽是‘吃人’!”尽是吃人,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多少好汉尽溺河底黄沙里,好一个生存之道,弱肉强食。与吃人相比,代表权力的血淋淋的王冠,多么诱人呢。 目录便是让人毛骨悚然了,阴谋论大概是成立的吧。毕竟在人的各种无限欲望中,权力欲是最强烈最根本的欲望。因而在社会科学范围内,“权力”是根本的概念。且不去讨论阴谋阳谋,举刀杀人的事便是极难做的出来,更何况教唆别人威逼驱使别人去做相关的事了。可权力之下,哪里不曾血流成河。人性深处大概便是兽性,不过可怕的是,我们比野兽狡诈的多。 前段时间读《三体》,感觉我们真是劣根性的生物,看事物不免阴暗了一些,也沉重了一些。可大概是能做的好的,努力认真,以史为鉴,做优秀好公民。 且做好事,莫问前程。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闻道长安似弈棋的更多书评

推荐闻道长安似弈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