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时代”给我们的快乐

小北
2017-12-26 01:45:23

一个人具有神经症人格的特征吗?他(她)的哪些行为是正常的吗?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弗洛伊德等认为这仅仅是一个人先前的经验导致的,特别是童年时期的创伤在神经症病人的无意识里种下的种子发芽的结果。卡伦•霍尼不否认弗洛伊德等精神分析的合理性,却是在弗洛伊德的基础上又向前迈了一步超越他,这种发展源于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融合最充分的移民国家——美国真是历史的必然。在美国最原始的印第安文化、来自欧洲的、来自非洲的以及来自亚洲的文化哪怕在日常生活中的呈现、碰撞、融合,为心理学家兼社会学家卡伦•霍尼提供了绝佳的启发,促使其建立了将文化环境与神经症联系起来的学说:精神分析社会文化学说。

本书名为“我们时代的”,却是成书于1937年,但这又有什么不同吗?七十多年的时间仅仅是作者敏锐洞察和远见卓识的明证,今天读来觉得“时代”还是那个时代,如果说有什么改变,无疑就是书中所述问题程度上的发展,以及随着人们眼界的拓展理解力也得到相当的提升而已——心理学也的确是发展了,以响应这个时代的呼唤。如果要我大致地说出神经症病人心中的感觉和印象,那就有些类似下面这样的情况:我所需要的是如此微乎其微,不

...
显示全文

一个人具有神经症人格的特征吗?他(她)的哪些行为是正常的吗?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弗洛伊德等认为这仅仅是一个人先前的经验导致的,特别是童年时期的创伤在神经症病人的无意识里种下的种子发芽的结果。卡伦•霍尼不否认弗洛伊德等精神分析的合理性,却是在弗洛伊德的基础上又向前迈了一步超越他,这种发展源于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融合最充分的移民国家——美国真是历史的必然。在美国最原始的印第安文化、来自欧洲的、来自非洲的以及来自亚洲的文化哪怕在日常生活中的呈现、碰撞、融合,为心理学家兼社会学家卡伦•霍尼提供了绝佳的启发,促使其建立了将文化环境与神经症联系起来的学说:精神分析社会文化学说。

本书名为“我们时代的”,却是成书于1937年,但这又有什么不同吗?七十多年的时间仅仅是作者敏锐洞察和远见卓识的明证,今天读来觉得“时代”还是那个时代,如果说有什么改变,无疑就是书中所述问题程度上的发展,以及随着人们眼界的拓展理解力也得到相当的提升而已——心理学也的确是发展了,以响应这个时代的呼唤。如果要我大致地说出神经症病人心中的感觉和印象,那就有些类似下面这样的情况:我所需要的是如此微乎其微,不过是希望他人应该对我友好,应该给我以善意的建议,应该同情和理解我这样一个可怜的、无害的、孤寂的灵魂;我只是急切地希望给他人以快乐,并不急切地希望伤害任何人的感情。他们是如此值得人们同情,而他们神经症的驱动力就是焦虑,虽然他们未必自觉到这种情况,而焦虑只来自恐惧,恐惧大概是人类漫长进化过程中留下的残存——出于让人更好适应环境的特质这时候成了心灵上其重无比的包袱,往往意识中还伪装为没有一丁点恐惧。神经症病人思维方式中的这种自我欺骗让他们毫不自知地处在一种既无力去爱,又极其需要得到他人之爱的困境中。

一直到当今的时代,很多文化中(可以说是大多数文化中),成功的注解无疑是权力、声望和财富。这些东西可以作为一种保护性措施以对抗孤立无援、无能为力的状态,也能对抗自觉无足轻重或被他人看得无足轻重的危险。所以神经症病人必然要追求卓尔不群、无尽的优越感,整天处于和别人的比较当中,人生深陷病态竞争之中。并由此造成自我巨大的压力和“破坏性冲动”。病态竞争所带来焦虑的后果主要是对失败和对成功的恐惧,由此形成恶性循环,不能自拔。

真正的神经症病人在人群中也许是少数,问题达到相当严重程度从而在生活中没有任何快乐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可是我们每一个人又何尝没有某些神经症类型的体验,如果我们能够清楚的理解自己内心的结构,回报我们的也许是更多的释然和快乐,这就够了。也许知识能给我们这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