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匠 指匠 9.0分

怦然心动如往昔

兜里兜
2017-12-25 23:23:55

十六岁时,我看王道乾翻译的《情人》,不禁悠然神往,为有这样一种迥异于传统白话中文的语言风格而激动。时光飞逝,看阿朗翻译的《指匠》,少年时怦然悸动的心境竟悄然而起,以至于舍不得读完。放下,拿起,仿佛在呵护一件珍宝,又不敢太靠近,担心这让世界突然温柔的文字平白消逝。

于是,我看到比我想像中更温柔更沉静的苏,为什么我过去想像的苏要比阿朗的苏更粗枝大叶,更活泼佻达呢?我错了啊,现在为我过去的自以为是忏悔啊。苏在阿朗的译笔下,一颗温柔赤子之心,让兰特街的烂泥都温暖了。我想象我走在这样的街道,迎面跑来小扒手苏,她也许撞了我,偷了我的钱袋,或者蓝宝石?她的眼睛亮亮的,像正在旷野里四处张望的野兔子。她飞一般跑过了我,像一团火焰。我刚要告诉她,“来,我们一起吃糖。” 她就已经傻不趔趄地和一群老谋深算地人搞起她所不熟悉的把戏。

她,她,她!她要去当个小骗子!

真替她担心啊,这样纯良的心,信誓旦旦地以为“这是一个有糖果的美好世界”。如同年少的你我,我们捧着一颗糖果心跌跌撞撞在人间,以为很聪明,更多时候是傻大姐。

莫德就不一样了,疯人院里茁壮成长的小丫头,从小目睹疯狂,但万万没想到遇到比疯人院更癫狂的舅舅!舅舅一出场,我想起所有动画片里的男巫师,带着尖帽子!咋扎着大皮鞋!华老师威武,竟想到舌尖都被墨水染黑的恐怖描写,黑呀,黑呀,这舅舅怎一个黑字龌龊了得!

小小莫德,遭此厄运,在漆黑没有光的所在里沉浮。但,怎么能说没有光呢?小莫德,像朵暗夜小百合,颤微微在发着微小的光亮。真想此时骑马奔至她身边,带她飞离这阴森可怕的古堡,鞭死这吃血龌龊的可怕舅舅!有炸弹吗?有酷刑吗?请为这舅舅一一奉上!

然而,华老师无需我操心,她让阿朗温柔的笔触将兰特街的苏引领到莫德面前。如果说“腹有诗书气自华”说的是大家闺秀的婉转风度,那少女莫德的神采里必将还有一种欲说还休的癫狂和矜持,皮鞭不算什么!少女莫德怕的是在这死寂大宅里死寂一生。

自由!自由!啊,自由!

小苏生来自由,或自以为自由;莫德从一个疯狂所在跌落入更癫狂变态的渊薮。

不断被禁锢的莫德终于在命运的白手套中遭遇了纯良的苏,一如她纤细的腰肢即将被苏扶助,帮她穿裙子。小姐丫鬟吗?分明是水遇到手,火遇到冰,在突然完整的意识里感受到彼此黑暗中无穷无际的星河。

苏一点儿都没犹豫,就认为莫德温柔,美好,漂亮。她甚至用了一个词组形容她和莫德的情感--“高贵细腻”。看到这儿,我想起阿朗写过的小说,在前网络时代,我在Msn里对某人说,我不惊讶她的矜持文字,只惊讶震撼其中情感的婉转细腻。可惜且可叹,当时年纪小,尚不明白矜持原来是为温柔加护,如斯温柔如水的心,非得“矜持”这样的盔甲才能在这碌碌世界里不被湮灭。

午夜十二点的钟日日敲响,那样一个捣碎了月光的安静夜晚,苏和莫德出逃了,各怀计谋。苏说,我和她之间,不知不觉已长出一条线,无论她在哪儿,这条线正在将她向她拉去。

苏说的话,每一句都像爱情,让人泪落。

小莫德,读诗书万卷,喜欢去河边散步,看见扣在地上的腐坏木船,觉得那些蚀空的木洞都在嘲笑她永恒的囚禁!她,要自由!

命运自有奇谋,华老师的白手套里有只翻云覆雨手,苏和莫德的相遇而后的相知在书中自有呈现。我将这书一字一句读到尾,看见中文的华美韵律,感受译者的温柔之心。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指匠的更多书评

推荐指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