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 村庄 9.2分

村庄儿女各当家

水净陈桉
2017-12-25 19:36:33

金宇澄在《繁花》里写道:“年纪越长,越觉得孤单,是正常的,独立出生,独立去死。人和人,无法相通,人间的佳恶情态,已经不值一笑,人生是一次荒凉的旅行。”胡干的《村庄》和《繁花》一样殊途同归,人物众多,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百态人生。 《村庄》顾名思义,就是写村庄,是一部地地道道的乡土小说。这套上下两本100万的文字讲述了华北平原上一个很小的名叫韩家村的小村子里的故事,从清末民初到上世纪60年代,时间跨度长达几十年。从封面到内容。封面上树林之畔,依河之岸的几座简简单单的房屋或稀疏或紧密地靠在一起。路和河蜿蜒而过。自古有水就有人,有人就有家,有人家就有家长里短。 韩家村不大,但人物很多,一片外号,“相爷”“桂爷”“胎里坏”“瞎炮仗”“老片汤儿”“大喇叭”等叽叽呱呱,七嘴八舌,好不热闹。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庄稼人虽然没读多少书,但起外号的水平却是活灵活现。一个个人物在其外号后面跃然纸上。现在的城市,高楼大厦林立,邻里关系越来越简单,电子科技的飞速发展,让人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却越来越孤单。这种全村人都有打不散的血缘或联系,浓得化不开的乡情,在日新月异的生活中越来越罕见。 生活在大城市的孩子

...
显示全文

金宇澄在《繁花》里写道:“年纪越长,越觉得孤单,是正常的,独立出生,独立去死。人和人,无法相通,人间的佳恶情态,已经不值一笑,人生是一次荒凉的旅行。”胡干的《村庄》和《繁花》一样殊途同归,人物众多,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百态人生。 《村庄》顾名思义,就是写村庄,是一部地地道道的乡土小说。这套上下两本100万的文字讲述了华北平原上一个很小的名叫韩家村的小村子里的故事,从清末民初到上世纪60年代,时间跨度长达几十年。从封面到内容。封面上树林之畔,依河之岸的几座简简单单的房屋或稀疏或紧密地靠在一起。路和河蜿蜒而过。自古有水就有人,有人就有家,有人家就有家长里短。 韩家村不大,但人物很多,一片外号,“相爷”“桂爷”“胎里坏”“瞎炮仗”“老片汤儿”“大喇叭”等叽叽呱呱,七嘴八舌,好不热闹。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庄稼人虽然没读多少书,但起外号的水平却是活灵活现。一个个人物在其外号后面跃然纸上。现在的城市,高楼大厦林立,邻里关系越来越简单,电子科技的飞速发展,让人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却越来越孤单。这种全村人都有打不散的血缘或联系,浓得化不开的乡情,在日新月异的生活中越来越罕见。 生活在大城市的孩子,要了解乡村的故事,只能通过阅读,通过作者笔下的文字,来看世事沧桑变化。 故事从在京城奔波半生的相爷返乡开始。韩家庄的各色人物粉墨登场。一群靠天吃饭的农民,在历史的大潮里摸爬滚打,又烟消云散。这是他们的故事,也是广大农村的一个缩影。这些人物不请自来,自出生,或卑微,或平凡,白云苍狗,不过都是蝼蚁。书中没有一个固定的主角,故事从一个人身上起来,又随意切换到另一个人身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的事件像浪潮一样,一浪接着一浪。有思量,有钻营,有和善,有凄苦,也有光怪陆离。这既是村里的故事,也是世间的故事。 《村庄》年复一年,盛极而衰,随着相爷的死亡,故事到了终局,暗流涌动,意犹未尽。在那些看似琐碎的日常中,有些人死去了,有些冲突销声匿迹,而生活仍然在继续,农民仍然以土地为生。 胡干的文字是过硬的。他会讲故事。书里的人物看上去很多,却多而不乱。语言通俗易懂,情节紧密,每一个人都讲符合他们身份的话,做符合他们身份的事。他们不完美,却真实。在大历史大事件中,每一个个体的人都被挟裹着,奋勇向前,喜悦和悲伤交织在一起。喜怒哀乐,身不由己。热闹都归于平静,所有的一切宛如流水,自然流淌。故事看上去乡土,却立意高远。那些俚语村话,却暗藏着时代的暗流。 “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村庄的更多书评

推荐村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