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涂尔干《社会学方法的准则》

白果
2017-12-25 18:46:29
1839年,奥古斯都·孔德首次在《实证哲学教程》中创建“社会学”这个概念,并发扬圣西门有关实证思想的设想,赋予这门新兴学科实证的原则。
        60多年后,法国社会学家埃米尔·涂尔干进一步发展了实证主义思想,其在孔德与斯宾塞对于社会学研究对象及方法建设的基础上,摒弃了形而上学的探究方式,提出应将社会事实视为“物”,使用经验研究的方式对其进行科学的观察、区分、解释与求证。数百年来,社会学的学科范式不断分化,诠释主义、批判主义、行为主义等理论各行其是,实证主义依旧是社会学众多理论中的主流,将社会学建设成为一门以实证科学为原则的学科,至今是大多数社会学家的期待。
        “我们的社会处在反常状态,不稳定的集体组织不再能够凭借其自然的权威行使功能,我们才感觉到必须对社会事务进行反思。”①
        19世纪后期,法国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资本全面扩张,道德贫困,社会贫富分化加剧,“个人主义”风头正盛,原子化的个体在动荡的时局下无所归依,社会在个体心目中的分量轻如毛羽,该如何重塑“


...
显示全文
1839年,奥古斯都·孔德首次在《实证哲学教程》中创建“社会学”这个概念,并发扬圣西门有关实证思想的设想,赋予这门新兴学科实证的原则。
        60多年后,法国社会学家埃米尔·涂尔干进一步发展了实证主义思想,其在孔德与斯宾塞对于社会学研究对象及方法建设的基础上,摒弃了形而上学的探究方式,提出应将社会事实视为“物”,使用经验研究的方式对其进行科学的观察、区分、解释与求证。数百年来,社会学的学科范式不断分化,诠释主义、批判主义、行为主义等理论各行其是,实证主义依旧是社会学众多理论中的主流,将社会学建设成为一门以实证科学为原则的学科,至今是大多数社会学家的期待。
        “我们的社会处在反常状态,不稳定的集体组织不再能够凭借其自然的权威行使功能,我们才感觉到必须对社会事务进行反思。”①
        19世纪后期,法国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资本全面扩张,道德贫困,社会贫富分化加剧,“个人主义”风头正盛,原子化的个体在动荡的时局下无所归依,社会在个体心目中的分量轻如毛羽,该如何重塑“社会”的权威?在涂尔干看来,加强集体精神建设与社会团结是稳定社会秩序的根本,让民众意识到在个体与自然之外,还存在着第三本原——社会实体,只有让个体的生命历程置于社会的怀抱之中,才能平复焦虑。
        社会唯实论在涂尔干之前已经孕育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一直存在与心理学、哲学纠缠不清的现象。自斯宾塞起,使用心理学解释社会现象的还原论思想大行其道,无疑助长了“个人主义”,使社会学沦为心理学的附庸,而涂尔干明确指出,一种社会事实只能通过另一种社会事实来解释,以此确立了社会学独特的研究路径,同时也将社会学从形而上学的哲学抽象概念中剥离开来,社会事实演变为独立于个体的“物”,以此通过经验科学的方式加以测量,利用严谨、实证的方式解释考证,而非基于个体思想的臆断与猜测。“既有的信仰一旦被时代潮流带走,就不可能再人为重建,此后只有反思能引导我们的生活。社会的本能一旦衰退,智慧就是我们唯一的向导,我们必须仰仗它重建一种良知。”②涂尔干明确指出科学是现阶段唯一的选择,对于社会问题与现象深层次的剖析也只能通过实证去检验。
        涂尔干所著《社会分工论》、《自杀论》都是实证研究的经典著作,1895年出版的《社会学方法的准则》则是其核心思想的系统总结。涂尔干在本书中对社会学所研究的对象——社会事实的分类与特性、经验研究的方法与要点、实证思想的运用与实践进行了详细的阐明,自此,社会学成为一门真正独立的科学。
        一.什么是社会事实
        涂尔干认为社会事实是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在归纳社会事实的内涵时他这样表述,“一切行为方式,无论它是固定的还是不固定的,凡是能够从外部给与个人以约束的,或者换一句话说,普遍存在于该社会各处,并具有其固有存在的,不管其在个人身上的表现如何,都叫做社会事实。”③从这段精炼而全面的阐释中可以解读出四个层面的信息。
        第一,社会事实本质是具有某种特性并属于集体的行为方式。行为的承载者是实体而非观念,涂尔干在此便将社会事实视为客观存在的实体,类似于生理学中所表述的个体行为方式,也研究思维、感觉与行为,但两者有本质上的不同,主要的区别在于社会学所关心的行为的发出者是集体,集体不同于个体的简单相加,所以抛却整体研究的多个个体研究还是停留在生理学层面,此外,个体行为方式直接来源是个人意识,而集体的行为方式来源于公共生活,是个人意识之间交互影响的作用与反作用。
        第二,社会事实具有外在性与客观性。个体往往可以感知自身的精神世界,也能够观察周遭的自然世界,但是时常忽视“社会”幽灵的存在,认为社会是多个个体的加和,只有当个体身处于团体中的那一刻才存在,离开团体便消失,由个人意志所决定。涂尔干指出,社会事实有别于个人的实在,“我用以表达思想的符号体系,我用以付账的货币制度,我在商业往来中使用的信用手段,我在职业活动中遵循的惯例等等,都不依赖于我对他们的使用为转移而独立地发挥效用。上述说法可以作用于社会中的每一个成员,因此,在这里可以看到存在于个人意识之外的具有显著特性的行为、思维与感觉方式。”④社会结构、文化规范、价值观都外在与个体,个体通过内化这些行为方式,通过个体的行为再次表现出来,这时社会事实已经降维为个体行为了,不能与社会事实相混淆。
        第三,社会事实具有强制性,能够从外部给与人以约束。个体从出生开始便无时无刻生活在社会之中,少年时或许会觉得世界同自己过不去,年岁增长,才逐渐与世界更好地和解,尝试理解生命的历程。这样的生命体验可以视为是社会化的进程磨平了少年人的棱角,在不断同他人的交往中,个体会习得一套行为模式与规范,逐渐明晰自己的身份与地位,在不同的场景该扮演怎样的角色,社会在潜移默化间将个体从一张白纸塑造成为社会所需要、可接纳的社会成员,个体通过思考与消化实现了与社会的互动,整个互动环节中,个体实际上没有选择互动与否的权力,甚至在犹豫的时候就已经身处其间了。这个过程之所以悄无声息是因为,这样的强制性以个体的主动屈服为表现,一旦个体试图反抗,便能察觉到社会的存在。费孝通先生在《生育制度》中与涂尔干不谋而合地提出了类似的观点,“我们长大了的人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做事能应付自如,左右逢源。须知这是从十多年的种种不自由中挣得的自由。社会的桎梏并不是取消了,只是我们熟悉了。勾其我们真能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则我们在这些社会的重重规则下,自能如一个熟练的球员在球场上,往来奔驰,随心所欲而不逾归了。……在养成这套习惯时,一路有碰壁的机会,被呵斥,被鞭策,被关在黑房间里,被停止给养的威胁,种种不痛快,不自由的经历是免不了的。”⑤
        社会的改造工程是通过树立一道道围墙,从而构建一条看似可行的通路,使个体身处其间,只要沿着规划的路线通行个体便察觉不到墙的存在,如试图翻墙越轨,则不但会受到制度的惩戒,同时还会受到来自同路人的鄙视与疏远,此时社会事实的强制性便暴露无遗了。个体对于社会事实的臣服不仅是被动的,更多时候是主动的,如果将社会事实比喻为游戏攻略,大多数人则希望充分利用攻略来打怪升级,尽管在这个过程中会丧失部分的个性与选择的权力。
        那么,这种强制性来源于个体吗?是个体建造的墙吗?
        涂尔干通过集会的事例阐明道,个体自发地参与了群情激愤的场合,这与个体单独时的激情感受是完全不同的,一旦集会解散,群体影响不再对个体发生作用,才会发觉方才的那种情感,主要是受了影响的结果,而非自己产生的。同样是激情,群体激情与个体激情是不同质的,群体激情对于所处集体中的成员有着感染力,甚至是强制性的召唤,强制性来源于集体,并非个体,人们之所以产生错觉,是因为将集体简单视为个体的集合,是观念性的存在,而忽视了作为实体的集体存在对于个体的影响。
        强制性是社会事实的本质属性,也是社会事实被个体所感知的基础,强制性的本质在于社会借此提供了一种使依赖于它的个体能自由做出道德选择的环境条件,是社会规训个体的工具,即便不同个体的内化有所差异,依旧带有强烈的社会色彩。
        第四,社会事实具有普遍性。“它之所以是普遍的是因为它是集体的,不是因为它是普遍的所以是集体的。这是一种强加于个人而又由个人重复的群体状况。它存在于群体中的每个个体是因为它已经存在于整体。”⑥涂尔干在此处反复强调因果链条的走向是有原因的,在以韦伯为代表的诠释主义者看来,社会源于个体在互动中的建构,那么集体情感也就产生于个体情感的叠加作用,所以集体源于个体不断重复所致的普遍性,与实证主义的解释路径背道而驰。涂尔干所阐述的普遍性与强制性是分不开的,社会作为客观实体,对于社会中的每一个成员产生强制作用,由集体指向个体,那么每一个身处于社会中的成员都无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故此形成一种普遍表现的行为特性。
        社会事实作为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可以分为物质性社会事实与非物质性社会事实,前者包括法律、宗教、国家等真实的物质实体,后者包括道德、集体意识、集体表象、社会潮流等价值与规范,虽然后者与心理学的研究对象相似,但涂尔干本质的立足点在于,其归属于集体而非个人。
        二.如何研究社会事实
        研究方法的选取取决于研究对象的性质,社会事实所具有的外在性、强制性与普遍性,意味着其被视为外在于人的“实物”,故此涂尔干认为在研究社会事实的方法上也应该像自然科学看齐,运用科学经验的研究方法,对社会事实进行解剖。通过观察、解释、区分、求证,形成完整的研究链条,确保研究的客观性与准确性。
“第一条也是最基本的规则是:要把社会事实作为物来考察。”⑦具体表现为以下三项观察的原则。
        首先,必须始终如一地摆脱一切预断。有色眼镜在实体研究中是危险的,研究的选择性可能会致使最终的结论贴合研究者的意愿却偏离事物原貌,无论是选择性观察还是光环效应,都会导致研究的信度与效度降低。但是每一个研究者都拥有自己的道德判断与情感因素,甚至这些价值观组成了研究者的思考体系与逻辑框架,剔除主观因素,研究则难以深入,故此,涂尔干提出平衡客观性与主观性的关键在于,不能使用科学之外的和不是为科学所需要而制造的概念,通过限定解释元素的性质,保证了研究主体的客观性,但是在逻辑方式上还是存在多种可能性。
其次,在研究之前需要界定研究事物,进行操作定义。“应只选取一组预先根据一些共同的外部特征而定义的现象作为研究对象,并把符合这个定义的全部现象收在同一研究中。”⑧在《自杀论》中,涂尔干开篇就详细探讨了对于自杀的定义与分类,定义不仅仅限定了研究的范围,更重要的是使得研究者明确了研究对象的特质。如果仅仅使用模糊或者基于常识的概念对其定义,不同质的事物被纳入共同的统计数据中,则在研究的后续中会出现混乱,得出误差较大的结论。
        最后,应避免使用夹杂观察者的个人主观成分的感性材料,而只采用具有足够的客观性的感性材料为准。共情是人们相互理解的基础,但是不同人之间对于同类事物的共情存在差异,使得研究结论与研究者本身关联很大,研究的信度则受到质疑。在研究的过程中难免与演技对象产生互动,研究者应该坚持局外人的视角,不要受到研究对象的干扰,从社会事实脱离其在个人身上的表现而独立存在的侧面进行考察。
        涂尔干方法论的第二个基本准则是“一种社会事实的决定因素,应该到前面于它的那些社会事实中去寻找,而不应该到个人的意识状态中去寻找。”⑨用社会事实解释社会事实的方式是心理学与哲学解释范畴外的第三条路径,其在方法论上为唯实论奠定了基调。在此,涂尔干特别提出了孔德等人的还原论思想,企图从个体意识中去寻求社会变迁的内因,在涂尔干看来这只是隔靴搔痒,个体意志的变化既然来源于集体意识的影响,那么个体只是作为结果将这种变化呈现出来,而不是社会变迁的根本原因。不能将社会事实的解释,还原为个体心理层面,而需要联系另一社会事实,发现二者之间的内在关联。
        涂尔干第三个基本准则是“当我们试图解释一种社会现象时,必须分别研究产生该现象的原因和它所具有的功能。”⑩历史分析与功能分析,共同构成了一项事物的来源与去向。通过分析社会事实产生的背景,可以归纳影响其的因素,再深入研究各个因素间的相互作用与所占比重,摸清社会事实产生的脉络,从而对其进行更好地操控与利用。功能分析时常与历史分析是互补的,“事实要使自己继续存在,它本身必须要是有用的。”⑪在历史分析中暴露的需求可能正是社会事实产生的原因,也就是功能分析的要点。涂尔干认为社会有趋向和谐的意愿,而和谐是社会有机体各个成分相互合作的结果,那么研究社会事实在有机体中扮演的角色便显得很关键,功能分析是一个索引,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有机体运转的机制。
        除此之外,涂尔干还提出了区分与求证社会事实的准则。区分社会事实是否正常或病态的目的在于,为社会改良提供依据,确定行进的方向,通过将复杂社会拆分为作为基本社会形态的简单社会的融合,再依据社会组合程度与社会各部分之间及其整体的凝聚程度可以将其划分为两种类型,简单合成的多环节社会与双重合成的多环节社会,以此建立了社会形态学的社会学分支,对不同的社会类型可以分类比较。最后,对研究结果进行求证与检验,涂尔干提出应该使用共变法对社会事实进行分类以确定它们之间的关系及共变程度,假如确定两种事物始终处于同样的关系,并且以同样的方式进行变化,那么就有理由假定它们之间存在着因果关系,再结合演绎法与经验总结等方法得出结论。共变法本质上是实验法,通过两个变量间的因果联系来进行解释,这也是自然科学的研究中常使用的方法之一。
        涂尔干在《社会学方法的准则》中,重点探讨的就是以上的两个问题,什么是社会事实与如何研究社会事实,贯穿本书的科学研究思想明确了社会学的理性基调,也正是随着社会事实概念的提出实证主义在斯宾塞之后发生转折,摆脱独立危机,重新确立了实证主义的纲领与原则。本书不仅是转折的标志,更是承上启下的桥梁,涂尔干关于因果功能分析与结构主义的设想,为后来的许多社会学家提供了灵感。
        近些年来,计算机技术革新,定量研究的方法丰富,实证思想也被贯彻地更加彻底,但是否科学经验化的程度越高越好呢?人作为社会事实载体的复杂性时刻威胁着研究的效度,这也是定量研究的软肋。虽然涂尔干在《社会学方法的准则》中反复强调了社会作为“物”的属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能忽视研究对象对研究者的干扰,在具体的研究中,根据研究的社会事实类型对实证主义与人文主义施以不同的比重,或许结论更接近真实。
 
 
        文献综述:
①②③④⑥⑦⑧⑨⑩⑪:埃米尔·涂尔干《社会学方法的准则》商务印书馆
⑤:费孝通 《生育制度》 北京大学出版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社会学方法的准则的更多书评

推荐社会学方法的准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