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旗 黑旗 8.4分

意识形态不死,恐怖主义不灭

姚璐
2017-12-25 看过

书一上来就引用了默罕默德的战友、公元7世纪的伊斯兰圣战士哈立德·伊本·瓦利德一句触目惊心的话:

我手下的人求死的意志,和你们求生的欲望一样强烈!

这句毛骨悚然的话,让人一下子就想起了近年来一连串的自杀式爆炸案。在世界普遍都在依托科技进步往现代化发展的今天,这群圣战士如同生活在中世纪一般,吸食着精神鸦片,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制造出一桩桩耸人听闻的破坏性事件。他们的残忍,令人发指,完全逾越了人类文明最基本的底线。

但恐怖主义并不是从天而降的,中东地区世俗势力和宗教势力的斗争、伊斯兰教徒与西方势力的斗争,都是滋生恐怖主义的温床,而多山脉、沙漠的阿富汗、伊拉克,又给早期恐怖主义的筹备提供了很好的庇护。

当今世界,伊斯兰教已经很难孤立于世界之外而存在,寻求突破、寻求变革是每个中东国家不得不考虑的问题。但现代化进程,和古老的伊斯兰教义,又有着很大程度的冲突,如果想要进步和强大,势必要舍弃一些陈旧的思想和习俗。但世代打下的宗教思想,根基牢不可破,很多习俗已经超越宗教的范畴,变成一种世代传承的规范,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要强行快速改变这样的社会状况,温和势必没有出路。于是中东地区接连出现了强人政权,有凯末尔这般正面评价居多的国父级人物,也有被国际社会诟病的萨达姆、卡扎菲等。强人政权虽然容易有暴政隐患,但在普遍保守的伊斯兰世界,我也想不出有什么除了强人政治外更好的快速世俗化渠道。但这些强权,势必侵犯到了宗教这个既得利益者集团。

本质上,宗教所提供的意识形态只是工具,受益者是宗教势力,他们通过这样的意识形态,统治人民,获得权力和财富。而这样的宗教势力,又和军方、民主势力相冲突,于是才有了近代中东的乱局,即一方想要把社会往现代化方向拉扯,强制世俗化或放松宗教氛围,另一方在这样的强权政治下感受到了权力一点一点的流失,于是千方百计强化宗教思想,而这样的极端,便是恐怖主义。

从这个意义上理解,恐怖主义是当代中东的撕扯和冲突中必然滋生的产物,和美国有没有军事干预并没有直接关系。美国的政策当然也有失误,但我并不认同isis的奠基人扎卡维的诞生,是美国当时犹豫、不作为、没有及时把恐怖主义扼杀在摇篮中的后果。美国在无数其他军事打击和情报活动中,应该已经扼杀了很多其他的“扎卡维们”,但本质上来说,扼杀某一个特定的人,都不足以消灭恐怖主义。恐怖主义归根到底是一种思想,只要这个思想一直在蔓延和传播,它就有机会从头再来。

社会的任何动荡,都可能被极端分子发现契机,孕育新的组织和活动。叙利亚的内战,给了isis极好的机会。当民不聊生时,isis的到来,至少维护了稳定,这便是人民一开始臣服于之的原因,他们期待新的统治者可以带来和平和正常的生活。但问题在于,如何确保一个新的势力,就一定比过去的势力更好呢?他们确实改变了现状,却把人民拉向了更黑暗的深渊。这大约是困扰着中东乃至全世界的一个难题,我们都知道当下的政权不好,但推翻后,怎样建立起一个更好的政权?萨达姆、卡扎菲、阿萨德政府都有很多问题,但事实证明,前两者下台后,社会并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而与阿萨德斗争的isis,更是魔鬼中的魔鬼。权力的目的不过是统治,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过去的统治者、和现在的统治者,并无二致,但至少世俗化政权,不论是对本国的进步,还是对世界的安全,都有着相对正面的意义。

恐怖主义里,蕴含着一种变质的个人英雄主义。在扎卡维心中,那些不敢正面迎敌的美国大兵和伊拉克士兵是要谴责的,他认为“唯有献血与必死的决心,方能让胜利之树开花结果。”组织上下,无论是领导人录制的一些个人视频,还是充当“人弹”的普通人,都有一种宣扬和实践扭曲的个人英雄主义的心态。在具体的恐怖主义活动中,大多数读书不多的圣战者秉承的其实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简单想法,认为同样反对西方的恐怖主义组织便是民族崛起的希望,再加上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很容易被洗脑。

而这是源于,阿拉伯社会近代以来一直受到西方尤其是美国人的压迫,一直处于弱势地位,他们尤其期待寻找反抗的机会,对外界的愤怒和憎恶也积压了很久。恐怖主义善于利用这种心理,收纳信徒,培养成为圣战士,把极端思想发扬光大。

要说美国真正的问题,从来都是只顾及眼前的利益。无论辅佐世俗势力还是宗教势力,都是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而这种考虑通常又是目光短浅的。如果美国可以预见到摧毁强人政治后,社会的动荡会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从而酿成911这种重大灾难,他们想必也会更加三思而后行。但我们也不能指望美帝圣母心大发,毕竟国家和国家之间只有利益,没有朋友。只是在对待宗教问题上,任何国家、任何人都应该谨慎对待,国情不同、历史不同,很可能造成理解的障碍,如果把中东问题想的太过简单,很容易酿成大错。

恐怖主义是文明国家的粘合剂,纵使各国利益不同,在打击恐怖主义上,真的不该勾心斗角,而应该像表面所宣称的那般,真正地消灭每一个恐怖主义滋生的种子。如今,isis在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相继被消灭,希望这不像扎卡维的死那般只是暂时的胜利,希望下一个巴格达迪不要很快出现。而阻止他们的出现,最重要的在于,不能给予他们一丝一毫的机会。因为一定还有恐怖主义者,继续躲进那些沙漠、山脉,伺机而动。

但从更长远来看,消灭恐怖主义的思想根基,才是一切之本。因为只要思想在、传承者在,他们随时可以以另一场社会动荡为契机。意识形态不死,恐怖主义不灭,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对于极端意识形态,决不能给出任何空隙,必须强硬地压制他们,直到他们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壤,直到时间遗忘他们的存在。

6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黑旗的更多书评

推荐黑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