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行天存在的话

H
2017-12-25 10:48:37
听不下去的计量课
————————————————————————————————————————————————
行天和多田,看上去都是社会的边缘人。即使在福利制度好于美国的日本,竞争与成功至上的情绪不如中国和美国强烈,但30多岁的便利屋老板和身无分文寄住在便利屋的临时工,恐怕不是众人值得艳羡的对象。但我却很喜欢行天。如果他真在这世上存在的话,就是落魄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捡回来。
行天是什么样的人呢。对一些都无所谓的样子。童年受过父母的虐待,成年后结婚的女性虽是至交好友,却不是人生伴侣。有个素未谋面的孩子。结婚以后生活上仍然面对父母的掣肘,辞掉工作,生出杀掉父母的念头。
行天是个怕麻烦的人。不在乎工作或家庭。他活下去依靠的,似乎是一些朴素的情感与原则。在某些方面,行天应会是中国人喜欢的男性。做事潇洒,从不瞻前顾后。大刀阔斧、浩浩汤汤地杀过来,充满了不计后果的坚毅与勇敢。他不惜以性命之忧帮海茜摆脱骚扰;甘愿进监狱来帮助探求亲生父母近况的木村;借给好友精子让她生育;给未曾谋面,以后也不会养育的孩子寄抚养费。这些看似都毫无理由。他只是这么去做了。因为他对自己并不在乎,所以没有什么好



...
显示全文
听不下去的计量课
————————————————————————————————————————————————
行天和多田,看上去都是社会的边缘人。即使在福利制度好于美国的日本,竞争与成功至上的情绪不如中国和美国强烈,但30多岁的便利屋老板和身无分文寄住在便利屋的临时工,恐怕不是众人值得艳羡的对象。但我却很喜欢行天。如果他真在这世上存在的话,就是落魄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捡回来。
行天是什么样的人呢。对一些都无所谓的样子。童年受过父母的虐待,成年后结婚的女性虽是至交好友,却不是人生伴侣。有个素未谋面的孩子。结婚以后生活上仍然面对父母的掣肘,辞掉工作,生出杀掉父母的念头。
行天是个怕麻烦的人。不在乎工作或家庭。他活下去依靠的,似乎是一些朴素的情感与原则。在某些方面,行天应会是中国人喜欢的男性。做事潇洒,从不瞻前顾后。大刀阔斧、浩浩汤汤地杀过来,充满了不计后果的坚毅与勇敢。他不惜以性命之忧帮海茜摆脱骚扰;甘愿进监狱来帮助探求亲生父母近况的木村;借给好友精子让她生育;给未曾谋面,以后也不会养育的孩子寄抚养费。这些看似都毫无理由。他只是这么去做了。因为他对自己并不在乎,所以没有什么好怕。
行天是放弃了自己的人生了么?
不追求世俗的成功,也不追求平常人想要的平安喜乐的生活,就是放弃人生么?
我想起《隐士张益唐》,博士毕业后,张益唐在某家快餐店做了十几年会计,同时自己研究数学。进不了大学任教不要紧。住地下室不要紧。在乎的事实在太少。有数学就好了。
又想到廖一梅,她说自己那时候根本就没在生活。日常生活中的琐事她几乎不去想,也无法忍受谈论那些。她只是写作。
行天跟他们不一样。行天不渴望数学,也不追求戏剧。行天内心的渴求,与长久的沉寂同音。为自己认定的事可以舍弃一切。在无事可做的时候,行天是这样度过的:他毫无动静地度过乱七八糟的每天,“不太吃东西,不管昼夜困了就睡。不太洗脸,不太洗澡。”
行天对这个世界有惊人的冷漠。
“有人觉得他像凶暴的奔流,有人则觉得他冷彻清润,就像水无论以何种面貌带来什么,对生物来说它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对我们而言,行天是无可替代的朋友。”
我就是这样地喜欢行天。他身上没有哪怕一点点的畏缩,而是充满了耀眼的光明与爱。
我觉得,能否忍受行天这样的人,是一个社会可爱与否的标准。如果中国社会能够让行天安静地不被打扰地活着,就能够拥有张益唐那样伟大的数学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的更多书评

推荐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