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忘

M
2017-12-19 看过

1、唯有总体史(Universal History/Histoire Totale)才是真历史。这是对实证主义史学的批判,经第二代年鉴学派(布罗代尔)发展成为著名的时段理论——地理时间、社会时间、个体时间,亦即长时段、中时段、短时段,而各自对应的历史事物称为“结构”(structures)、“局势”(conjunctions)、“事件”(events)。年鉴学派认为,长时段、短时段不仅是历史分期,同时也直接影响历史学研究中的价值判断。

在布洛赫看来,古今之间的关系是双向的,“对现实的曲解源于对历史的无知;而对现实一无所知的人,要了解历史也必定是徒劳无功的”。因此,对于既要研究已死的历史,又要研究活的现实的历史学科,他提出以“倒溯”作为研究方法,由已知的现实推及未知的历史。

尽管布洛赫强调以总体史观代替历史时期中出现的各个片段,但也绝不意味着他忽视处于历史中的个人,“历史学所要掌握的正是人类,做不到这一点,充其量只是博学的把戏而已”。

2、年鉴派和以兰克学派为代表的实证主义史学的根本区别在于,前者强调带着问题去研究历史(“问题史学”),后者则推崇“史料即史学”的观念(“如实直书”)。以布洛赫等人为代表的总体史学提倡者为新史学振臂呐喊,将历史范畴扩大到人类活动的全部现象(尤其是经济、社会及心理)。他们主张综合分析史料,把个别事物放到特定社会环境中考察,理解各种社会历史现象之间的关系,并且反对将历史与其他社会科学割裂开来。

布洛赫反对实证主义史学,但并不轻视史料的考证工作。他认为,辨伪是史学“求实”的基础,并且必须要进一步揭示作伪的动机,将其作为反映作伪者所处时代和思想的材料加以利用。

在选择史料时,要注意辨别形式和内容的真伪。布洛赫将史料分成有意和无意的两类,前者包括历史著述、回忆录和公开报道,后者指政府档案、军事文件、私人信件及各种文物等。前者的可靠性不如后者。

3、理解,而不是评判,才是历史学研究为之努力的方向。在进行史学研究时,不要沉迷于自己的观点,“要窥见前人的思想,自我就应当让位”。

最初发现这本书有两个怎么都搭不上边的译名——《为历史学辩护》和《历史学家的技艺》,找了下原法文书名叫< Apologie pour l'histoire, ou Métier d'historien >,才明白敢情是把原书名拆开了。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为历史学辩护的更多书评

推荐为历史学辩护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