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短评

有个基友叫李猫
2017-12-15 看过

一、隐喻

“陈述某一种禁锢生活时,套用另一种禁锢生活,描述真实的事件时,套用虚构的故事,两种方法都行得通。”《鼠疫》的开头引用了创作了鲁滨孙漂流记的笛福之语,点出了加缪的一大创作习惯:有意的避开社会现实,寻找“新”的、陌生的环境去安置将要下笔的小说。加缪说,他想通过鼠疫来表现我们所感到的窒息和我们所经历过的那种充满了威胁和流放的气氛。从加缪自述的创作意图我们可以很清晰的知道,“鼠疫”不只是具体的疾病,更有多维度、多层次的象征,如盘踞于整个世界的法西斯恐怖,某种意识形态的“大清洗”,战争等。《鼠疫》将经历过由于人性之恶或是命运恶意之灾难的人所具有的心理与意识状态,真实地刻画了出来。

二、文学叙述结构

《鼠疫》不管是故事推进,还是叙事语言,都具有“春夏秋冬”四季循环的结构特点。开头是看似安逸欢乐的小镇景象,而后如温水煮青蛙,不知不觉的陷入每天都看不到终点的灾难,在无动于衷和后知后觉中进入灾难与煎熬的峰值,最终又在坚强与人性最美好的品质努力下,触摸到最后的胜利。人性的觉醒也是从无到有,在强弱反复之间徘徊推进。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局外人 鼠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局外人 鼠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