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赞德人的巫术、神谕和魔法》读书笔记

Frank Oishi
2017-12-12 看过
这本书是埃文斯·普里查德早期的著述,相比他后来《努尔人》的名声大噪,这本书可能稍少为人知,但同样是民族志中最精致,最富有思想的典范性作品之一。
        \section{文本精读}
        本书的主体五个部分分别为导论、巫术、巫医、神谕和魔法,并附有自序和普理查德的导师C.G.赛利格曼教授的前言。在导论介绍了写作背景、术语和赞德文化简介后,主体部分对赞德巫术系统进行了详实充分的事实描述和观点分析,并附有大量实物照片和地图。
        \subsection{导论}
        导论部分首章介绍了本书写作背景,作者决定采用土著语和英语相结合,英语为主的语言形式进行民族志写作。在写作侧重上,作者更多介绍赞德人的迷信活动,对与之相关的其他社会文化情景进行必要的简单介绍,并声明排除对迷信行为的心理学诠释和民族学理论的解释。
        
        第二章介绍了用于描述赞德习俗和信仰的术语,作者规定了Mangu,Ngua等一系列赞德语词汇对应的英文术语以便讨论,给出了部分本书所用概念的定义。
        
        第三章概括性地介绍了赞德文化。相较于阿赞德人的身体特征和心理特征,作者更多介绍了他们的社会特征,较多地介绍了平民和贵族生活的异同,放射状层级下分的政治体制,妇女地位低下和老人权威的家庭生活,以及家庭中男性的完全控制地位。作者在该部分也进行了一定的文化分布和文化融合现状的介绍,对英殖民的文化影响进行了较多介绍。
        \subsection{巫术}
        第一章\
        巫术是一种器官性的、遗传性的现象:巫术首先被发现是一种器官性的,遗传性的现象,阿赞德人认为巫术是巫师体内的一种可解剖得到的物质,并可以以父子相传或母女相传的方式遗传却。巫师的怀疑对象只在同性的非亲属之间。巫术具有物质性实体,但它的功能是精神性的。
        
        第二章\
        尸体解剖能够揭示巫术物质:阿赞德人通过尸体解剖揭示巫术物质。神谕可以判断活人的巫术物质,而解剖可以得到死者的判定结果。国王为巩固其神谕和法律,禁止民间的尸体解剖。欧洲征服后这样一种逐渐没落的活动重新出现,常常被用于证明世系的清白。作者详细介绍了尸体解剖的仪式,并直接呈现几段原始访问材料呈现解剖的具体过程。
        
        第三章\
        其他邪恶力量与巫术的关系:阿赞德人认为动物可以是具有巫术物质的巫师,并可以作为神谕判断的对象。特别的,一类名叫Adandara的野猫被认为是等同于巫术的邪恶动物,。Irakorinde(上牙床先出牙的人)的不详力量与巫师类似。阿赞德文化还有包括胆汁质人的诸多其他的不祥事物。
        
        第四章\
        用巫术观念阐释不幸的事件:巫术的概念给阿赞德人提供了一种自然哲学,借此他们可以解释人与不幸的关系,并提供了一套现成的对于不幸事件的反应方式。巫术信仰包含着一套调节阿赞德人行为的价值体系,涉及赞德生活从农业、渔业、狩猎、家居和公共生活的每一个方面,在法律、道德、礼仪及语言等方面都有显著影响。巫师对于赞德人来说是日常现象,他们对于巫术更多是恼怒而不是畏惧。赞德人不用神秘原因去解释现象的存在及其作用,而是用其解释不幸事件发生的因果(男孩踢到路上的树桩,巫术不解释树桩的产生,而是解释为何男孩踢到了每天路过都没有踢到的树桩,而我们的文化将其解释为偶然)。赞德人解释不幸既使用自然原因也使用神秘原因,巫术的解释赋予事件道德价值。赞德人不区分我们熟悉的自然/超自然概念。
        
        第五章\
        社会限制抗击巫术的行为:赞德对于生活中常见的巫术的反应大多数只是烦恼到发怒,只有造成死亡的巫术才会进行复仇或要求赔偿等。他们常常就健康问题请教神谕,常使用不点名的公开声明使巫师停止巫术,不然就会通过亲王代理人,要求巫师对鸡翅膀调解。
        
        第六章\
        遭受不幸的人在仇人中寻找巫师:巫师因为仇恨,羡慕,嫉妒和贪婪而袭击他人。作者认为赞德文化中人与人之间主要是恶意的猜测。巫术概念首先是与不幸紧密联系的,其次是与人际关系相关的。
        
        第七章\
        仇恨使人对仇恨对象使用巫术:赞德人认为巫术和仇恨、嫉妒等情感互相产生,并且只在特定情境中认为一个人是巫师,甚至公认的巫师正常进行社会生活的案例。
        
        第八章\
        巫师是自觉的行动者吗:赞德人认为巫师是有意识地加害他们的,但他们为自己辩解时辩驳自己可能是无意识的,或是自己体内的巫术物质处于“冷却”状态。
        
        第九章\
        巫术和梦:阿赞德人把梦分为巫术梦和神谕梦,可以理解为我们的噩梦和令人愉快的梦。作者摘录了大量报道人讲述自己梦境的原材料。赞德人使用魔哨或魔药保护自己不做噩梦。
        \subsection{巫医}
        第一章\
        巫医如何举行降神会:赞德巫医即是先知又是魔法师。巫医通过降神会舞蹈起到类似神谕的作用。巫医社团过排外的秘密生活。作者详细介绍了巫医举行降神会的服装、器具、魔药、观众、仪式人员、流程,并对巫医的舞蹈场景和手段进行了具体描述。
        
        第二章\
        阿赞德人对巫医的信奉:阿赞德人对巫医多采取质疑态度,认为大多数巫医只是为了骗取钱财,作者认为这是欧洲统治和巫医基团成员激增的结果。继续揭露了巫医常用的骗术和花招。
        
        第三章\
        巫医行业对新手的培训:巫医以巫医社团为集体进行聚餐、降神会等活动,由领导人Gbia带领。年轻人通过担保人进入巫医社团。作者详细记述了一次社团熬制并服用魔药的过程、巫医实行“吸取巫术物质”骗局的细节和入会仪式的细节。
        
        第四章\
        巫医在赞德社会中的地位:有威望巫医在赞德社会举足轻重,受到平民和贵族的需要。作者分析了巫医魔法的道德性,巫医特有的社会功能,以及巫医这一社会分工的经济原因,仪式原因和心理原因。
        \subsection{神谕}
        第一章\
        日常生活的毒药神谕:毒药神谕即是喂鸡吃毒药来揭露事情的真相。根据鸡的症状,阿赞德人得到询问神谕的答案。毒药神谕是赞德人社会生活最重要的制度之一。
        
        第二章\
        采集毒药:采集毒药是一项艰苦的远征,这项远行促进了文化的传播,是一个交换商品、学习艺术和工艺、传播习俗和观念的过程。
        
        第三章\
        请教毒药神谕:本章介绍了毒药神谕的场所、材料、人员、对象、禁忌及其贵族使用神谕的情况。记述了毒药神谕的具体流程,附有多次降神会实录。
        
        第四章\
        在请教毒药神谕中出现的问题:作者认为赞德文化对毒药的概念十分混乱,这使得赞德人对神谕体系不会有任何质疑。神谕常常出现矛盾的结果,赞德人反而以此巩固他们的神秘信念。作者阐释了神谕背后的赞德人的时间观念及其他思维模式。
        
        第五章\
        其他的赞德神谕:作者介绍了其他神谕,包括白蚁神谕,三棍神谕和摩擦木板神谕。另外,梦境也被看作是具有预言性的神谕。
        \subsection{魔法}
        第一章\
        好的魔法与妖术:阿赞德人用魔法抵御巫术或进行复仇,魔法意味着公正判决。妖术则被认为是一种武器。魔药既有道德的也有不道德的,赞德人对于魔法的观念同样是混乱的。
        
        第二章\
        魔法与魔法师:魔药常常能作为社会活动的纽带,使用他们是一种道德义务。赞德人交易和使用大量魔药用于日常生活。魔法的主要目的是抗击其他神秘力量而不是对客观世界造成直接影响。魔药和相关仪式主要是顺势思维因素主导的。作者列举了二十二条赞德人无法察觉魔法无效性的原因。
        
        第三章\
        魔法医术:阿赞德人将几乎所有的疾病归因于巫术和妖术。病因和治疗药物常常与病变器官相类似,这种神秘关联是赞德文化的思维方式之一。赞德魔法医术中存在纯仪式性因素和经验性因素,他们的神秘观念也强弱不一。
        
        第四章\
        实践魔法的会社:魔法秘密会社在欧洲统治后传入赞德地区,挑战了传统赞德文化观念和贵族统治。
        %动态的文化-社会研究
        第五章\
        在死亡情境中的巫术、神谕和魔法:作者再次强调各赞德信仰的理性连贯性,而他们对巫术最敏感的时期是死亡和死亡预兆出现的时候。
        \section{评论和分析}
        \subsection{范式和视角}
        首先我将逐个评析作者在叙述中渗透出的,我们在课程中所学习的理论范式和视角。
        
        结构功能主义的基础:埃文斯-普里查德作为马林诺夫斯基的后继者,社会功能学派色彩鲜明。作者在各章节中反复加强并深入的观点是:赞德信仰由巫术、神谕和魔法构成稳定的三角结构,具有高度的连贯性,相互解释补充,在内部完全自洽,为日常生活的不幸以及人生的不确定提供解释和应对方法,并在一定程度上巩固阶级的稳定。在此,人、社会、文化不能单独分割或以单向的关系去理解,而是结合成有机的整体,这里接近于拉德克里夫·布朗的“整体论”。信仰的社会要素:性别、社会等级等方面也在此有诸多讨论,作者多次谈及巫术系统与男女,年长者/儿童,贵族/ 平民的社会划分的关系。作者反复强调不要以我们的概念和文化去解读赞德文化(仪式因素/经验因素概念,自然/超自然概念等),这无疑具有鲜明的文化相对主义色彩。
        
        理解和阐释的叙述:本书主要完成了对赞德文化巫术、神谕和魔法结合形成的整体的描述,文笔细腻流畅,细节清晰明了。不同于马塞尔·莫斯在《礼物:古代社会中交换的形式和理由》中鲜明的观点,本书没有去追求一个世界性的结论,而是主要完成对赞德文化神秘因素的叙述和阐释,强调其背后的整体性。作者在导论第一章中写到“我采用的叙述事实的方式使诠释表现为叙述的一部分,我的阐释就包含于事实本身。\footnote[1]{【英】E.E.埃文斯-普里查德 著:《阿赞德人的巫术、神谕和魔法》,覃俐俐译,商务印书馆,2010年,27页}”这与格尔茨的“thick description”不谋而合,做到了用“阐释”的方法去解读异文化。借用戈弗雷的比喻,作者是在将事实的大象和理论的兔子炖汤,并且他成功做到使“每一汤匙都有兔子的味道”。
        
        文化唯物主义的部分体现:在马文·哈里斯那里,“基础结构”(社会和环境的物质关系)是文化进化背后最后最重要的力量。除这种观点中的进化论因素,埃文斯普里查德也对此有所表态:“因为农业、狩猎和采集不是这些宗教信仰和仪式的函数,相反,宗教信仰和仪式才是人们进行农业、狩猎和采集活动的函数。\footnote[2]{【英】E.E.埃文斯-普里查德 著:《阿赞德人的巫术、神谕和魔法》,覃俐俐译,商务印书馆,2010年,23页}”
        
        互动和过程论的萌芽:实际上,普里查德已经对功能主义有了一定革新。他笔下的赞德人并非简单地臣服于社会/文化结构,相反,他相当大程度上考虑了他们作为个体的能动性。在他笔下“在某些特定的情景里,出于个人的需要,赞德人会选用那些最能够满足他们愿望的思想概念。\footnote[3]{【英】E.E.埃文斯-普里查德 著:《阿赞德人的巫术、神谕和魔法》,覃俐俐译,商务印书馆,2010年,481页}”赞德人对于巫医的不信任和对其骗取钱财,巫医了解巫医手术的骗局仍笃信这一过程的有效性,这些细节作者也都给予了相当充分的讨论。赞德人基于情境(日常事务或死亡场合)的不同,对巫术的理解也会不同。这些细节无疑都是互动和过程论的萌芽。
        
        结构主义的导向:他寻求通过对巫术这类初民社会中习以为常的日常生活来梳理出背后的基本认识论逻辑。作者在注释中写到“我希望有一天能够对与原始思维相关的理论给出一个完整的批评性的描述。\footnote[4]{【英】E.E.埃文斯-普里查德 著:《阿赞德人的巫术、神谕和魔法》,覃俐俐译,商务印书馆,2010年,26页}”显然除了社会结构,普里查德对于思维结构有着不一般的兴趣。
        \subsection{方法论}
        讨论作者在进行民族志研究中的方法论是有意义的:参与观察作为人类学研究的基本方法,在埃文斯-普里查德这里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除去作者大量的访谈,参与巫医表演,降神会等常见的参与观察手段,以下几个细节值得探讨:1)由于巫医社团的排外性,作者安排了仆人卡曼加加入了巫医社团。我认为这样的处理是巧妙的,人类学学者作为一个“突兀”的个体进入社团参与仪式,很难察觉社团成员出于各种心态对实践活动的改动,并且倘若学者成为实际的社团积极成员时,很难保证调查的客观性和批评性。2)作者有意挑起了两位巫医导师的争端,以使他们竞相提供知识,并验证对方所提供信息的可靠性。这一举措在获取知识上显然是有效的,两位导师从缄默变得无所不言,作者借此获得大量有效信息。这样的做法显然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着获得知识的客观,并在人道上有一定争议性。
        
        理解和阐释的民族志写作方法在前文已经有所讨论。他在本书和《努尔人》中表现出的高超的民族志撰写技巧是值得学者借鉴和学习的。
        
        另外,作者没有以一个静态的,不变的视角去讨论赞德文化的。他多次谈到欧洲统治,外族文化传播对赞德神秘观念的影响。作者也在时间上考量了赞德文化的流变,对所能考察到的时间尺度内的赞德文化变化进行了必要的讨论。作者动态的,开放的视角无疑是本书一大长处。
        \subsection{其他人类学分支的体现}
        最后将讨论各人类学分支在本书的体现:首先,本书无疑是宗教人类学最直接的材料之一。导师赛里格曼在前言中表达了这样的遗憾:“这本书如果能对赞德宗教哪怕作一个简单的勾勒,也会颇有益处。\footnote[5]{【英】E.E.埃文斯-普里查德 著:《阿赞德人的巫术、神谕和魔法》,覃俐俐译,商务印书馆,2010年,6页}”赛里格曼所谈到的宗教显然是基于西方中心主义视角下的宗教概念,然而事实上赞德的巫术体系未尝不可以看做是一个原初宗教体系。普里查德首先的进步是,他抛弃了西方科学社会优越性的观点,反对我们的科学理解是我们智慧更优越的证据这样的观点。赞德人的巫术解释,说明他们的脑功能,乃至心智和逻辑与我们并无差别,他们同样有他们自有的理性。
                
        其次,本书对医学人类学也有一定意义:埃文斯普里查德的英国理性传统在本书有着充分的体现。赞德人所持有的巫术-神谕-魔法的医疗体系显然与西方传统医疗体系有较大的不同。作者首先发现,赞德文化中健康-疾病状况显然由于巫术体系的介入而产生道德相关的问题。其次,他试图回答了原始医疗理性的来源问题:赞德人医疗理性的实质在于为不幸事件提供解释和应对之道。本书在医疗人类学早期的发展无疑有着重要意义。
        \section{感想}
        本书给我最大的震撼是作者呈现的这样一个完全自洽的,逻辑的稳定的异文化社会。作者将巫术-神谕-魔法称作是赞德神谕的网状结构,我接受这个比喻,并认为这样一个网状结构是不均匀的。不妨说,我们的社会和文化结构是由骨架和轻纱围成的结构,不同文化之间同一问题得到强度不同的结构支撑。男孩踢到每天经过的树桩,男人被白蚁蛀蚀的树木砸倒,在我们的科学解释里如同轻纱,被轻描淡写为坏运气;而在赞德文化那里,却成为结构的骨架,被着重解释为巫术的迫害。不同社会有着不同的语境,关注不同的焦点,巫术和科学在他们自己的语境自然真实,这样的真实可以说是和语境一起被定义下来的真实。而对于语境外部或者语境边界模糊之处,我们的解释只能轻薄无力地合乎我们的理性。
        
        另外,普里查德精细的民族志工作同样也激起了我对人类学一贯的遐想。他完全浸淫于赞德的巫术体系之中,依然可以写出如此具有批判性的著作。在我们为我们世界的生活疲于奔命时,“异文化”对我们是如此具有吸引力,哪怕是通过阅读的惊鸿一瞥也是如此。当我们为单一的价值取向及其带来的竞争感到心力交瘁时,去了解和体验与我们的理性和价值完全不同的民族是如此令人宽慰。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阿赞德人的巫术、神谕和魔法的更多书评

推荐阿赞德人的巫术、神谕和魔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