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赔偿 双重赔偿 8.3分

双重赔偿

妖娆的指尖
2017-12-07 23:27:56
人物介绍
沃特赫夫 (男主角)保险代理人
菲丽丝 (女主角)纳德林尔太太 曾是维都哥山疗养院的护士长 纳德林尔先生前妻的密友 萝拉的继母
纳德林尔先生 赫夫的车保客户
萝拉 纳德林尔先生的女儿 菲丽丝的继女
撒凯迪尼诺 萝拉的男友 父亲为维都哥山疗养院的医生
凯斯 保险公司索赔部的头头
诺顿 保险公司总裁
科斯维克 保险公司大案工作律师
沙匹诺 保险公司法务部常务主任
娜迪 沃特赫夫的秘书
倍儿 纳德林尔家的女佣

读书笔记
【剧透剧透严重剧透 不能接受者请绕道】
极其精彩的小说,以其精密的逻辑,快速的节奏,短平直猛一路帅气地推进情节,丝毫不拖泥不带水。
 
全文以赫夫作为一个专业的保险代理人的第一人称视角展开,放佛镁光灯打下,我们站在赫夫的身后,透过赫夫的肩颈向外身临其境地体验,其专业,敏锐,精细,缜密,聪慧于字里行间跳脱,读者如同影子般附着于赫夫的所思所想,挟带他身上优雅沉着迷人的特质,参与他刺激沉沦的冒险,承受他峰回路转的心路历程,代入感极强,节奏极快,情感张力极其猛烈。
 
赫夫与菲丽丝的碰撞是无法避免的,赫夫与菲丽丝是质地相像的人,赫夫从第一次


















...
显示全文
人物介绍
沃特赫夫 (男主角)保险代理人
菲丽丝 (女主角)纳德林尔太太 曾是维都哥山疗养院的护士长 纳德林尔先生前妻的密友 萝拉的继母
纳德林尔先生 赫夫的车保客户
萝拉 纳德林尔先生的女儿 菲丽丝的继女
撒凯迪尼诺 萝拉的男友 父亲为维都哥山疗养院的医生
凯斯 保险公司索赔部的头头
诺顿 保险公司总裁
科斯维克 保险公司大案工作律师
沙匹诺 保险公司法务部常务主任
娜迪 沃特赫夫的秘书
倍儿 纳德林尔家的女佣

读书笔记
【剧透剧透严重剧透 不能接受者请绕道】
极其精彩的小说,以其精密的逻辑,快速的节奏,短平直猛一路帅气地推进情节,丝毫不拖泥不带水。
 
全文以赫夫作为一个专业的保险代理人的第一人称视角展开,放佛镁光灯打下,我们站在赫夫的身后,透过赫夫的肩颈向外身临其境地体验,其专业,敏锐,精细,缜密,聪慧于字里行间跳脱,读者如同影子般附着于赫夫的所思所想,挟带他身上优雅沉着迷人的特质,参与他刺激沉沦的冒险,承受他峰回路转的心路历程,代入感极强,节奏极快,情感张力极其猛烈。
 
赫夫与菲丽丝的碰撞是无法避免的,赫夫与菲丽丝是质地相像的人,赫夫从第一次会面就可以直击菲丽丝的想法,从菲丽丝支开保姆,独自约见时的穿着“穿了一套白色水手服,衬衫下摆在臀部上方收得紧紧的,那副身材不仅我看得出,她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开始,到“我伸出手臂抱住了她,把她的脸拉向我的脸,一口吻了下去,很深,我像树叶般瑟瑟发抖,她冷冷地盯了一眼,然后闭上双眼,把我拉向她,回吻了我”,到完全劈开菲丽丝的伪装,再到即便知悉,仍然愿意布局。两人之间的来回犹如高手过招,精确也可怕。
 
赫夫说,看到菲丽丝,就会涌起一股“不健康的兴奋”。赫夫与菲丽丝之间擦出的火花,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是一种激情,这种激情折射出的是赫夫的对于自己专业的全然掌控,对于吸引雌性本领的自信,以及对于行业内部游戏规则的冷然通透。赫夫在一开始便提出:“一场成功的谋杀有三个关键要素,一是帮手,二是时间地点和形式,三是胆量。”与其说这是一场兔子与响尾蛇的交缠,为了女人与钱杀了一个人,让自己受她的掌控,不如说是赫夫与自己内在的碰撞,受到了自己内心恶魔的掌控。
 
谋杀的策划做得非常精彩,赫夫如同一个导演,不仅渗透了保险所有的误差与漏洞,更是布局了所有相关者的表情,台词,证人,证词,每一个环节都精确的卡到时间点,见证人,从为纳德林尔先生制作双份保单,去办公室的次数与所用的术语,到作案当夜的工作安排,人证,到火车上每一个部署的细节,是一部殚精竭虑精确到犹如教课书式的谋杀,每一个细节在稍有意外的过程中顺利推进。读者被拉入深刻窒息的紧张中,不知道哪一个百密一疏的环节会让赫夫栽足。
 
赫夫如果一味是这样一个冷静,精明,凶残的人,小说可能未必取得如此大的成功,但小说通过了戏剧性带出了人的多面性。赫结果杀完人,最终完成一切躺在床上的时候,一切崩溃,恶心,发冷,打颤的感觉遍布,一瞬间点燃的东西冷却,赫夫说“只要一滴恐惧,就能让爱冻结成恨。”,两人的关系立马分崩离析,被发现的恐惧,相互出卖的可能性,让激情瞬间冷却,让这桩谋杀充满悔意。“那晚,我做了一件好多年都没有做的事情。我祈祷了。”
 
在保险公司取证的过程当中,开始进行了两条纵横交叉的剧情线路,一条是,从萝拉发现菲丽丝在父亲意外前购买葬礼小礼服,推测自己的母亲可能为菲丽丝所害,赫夫遂逐渐发现菲丽丝的真面目,赫夫意识到自己被利用,被愚弄,钱人两失,杀心又起,不料反而被枪击。“并非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个世界就容不下两个互相知道对方底细的人。我来到那里为了杀她,但她抢先一步。”另一条是,在真相逐渐抽离显现的过程中,赫夫爱上了萝拉。
 
此处牵连出另一根故事线,萨凯迪原先是萝拉的男友,萝拉父亲死后与萝拉分手,追求菲丽丝。萨凯迪的父亲曾是维都哥山上疗养院的医生,菲丽丝是其中的护士长,三个孩子因肺炎死去,因此萨凯迪的爸爸收到了处罚,人生被毁灭。其中一个死亡的孩子是原纳德林尔夫人萝拉母亲的亲戚,拥有一大笔财产,菲丽丝弄死三个孩子之后,又设法杀死了萝拉的母亲,如今又找到同伙谋害了萝拉的父亲。而在此之前,有五个案子,都是病人死在菲丽丝的受众,她得到了财产。萨凯迪为了保护萝拉不成为下一个被害的人,与萝拉分手,极尽所能追求菲丽丝并非爱上她,而是想要弄清楚状况。萨凯迪尾随菲丽丝,无意跟踪到了菲丽丝谋害赫夫的现场,成为了嫌疑人,而萝拉因为深爱萨凯迪也在跟踪着他的行程,无意间成为了被牵连对象。
 
警方怀疑射杀赫夫的是萨凯迪,也怀疑是萝拉谋害了自己的父亲。此时赫夫是可以逃脱的,赫夫拥有机密算计之内的一切认证物证不在场证明,若不是为了萝拉,他也还是可以瞒过所有人,他只需要对警察怀疑萝拉杀害了父亲这件事置身事外,那么整个谋杀始终是成功的。但他爱上了萝拉。他不愿意萝拉被牵连,被恐吓,被殴打。赫夫认罪。有人说萝拉是天堂吹来的风,有人说萝拉是书本唯一的光,通过萝拉,赫夫得到了内心的平静,这个精于算计,精于布局,手段铁血的男人最终无畏无悔地认罪,只为保护萝拉。直到最后写下一切,仍然希望萝拉可以明白一切是怎么回事,不觉得他有这么得坏。
 
结局的表现让人难忘。枪伤的赫夫与菲丽丝在远渡的船上,真相已被天下得知,萝拉与萨凯迪也结为连理。一对合作伙伴终黏连在一起。菲丽丝决意坠落船底,而赫夫也打算一起。此处摘抄结局:

“我们在船上四处走。一个水手正在用拖把清理扶手外的水槽。他很紧张,发现我在看他。“有一条鲨鱼,跟着船。”
 
我试图不去看,但忍不住。我看到绿色的水下闪过一道灰白色。我们走回了甲板上的座椅旁。
 
“沃特,我们得等一下。等到月亮升起。我想还是有月亮比较好。我想看那鱼鳍,那黑色的鱼鳍。在月光下切割水面。”
 
船长知道我们。一小会儿之前,他从无线电室里出来,看他的脸我就能看出来。必须是今晚。他到达马萨特兰之前,一定会派人看守住我们的。
 
流血又开始了。我的意思是,体内的流血,子弹擦过的肺部那里。出血不多,但我吐过血。我一直在想那条鲨鱼。
 
我正在客舱里写下这些。现在大概九点半了。她正在她的客舱里做准备。她把脸涂得粉白,眼睛下面有黑圈,嘴唇和脸颊涂成红色。她穿着那件红色的袍子。看起来真可怕。那只是一大块方形的红色丝绸,裹在她身上,没有袖孔,她的手在下面动的时候,看上去好像断了一样。她看上去好像《古舟子咏》里上船掷骰子收魂的那个。
 
我没有听到客舱的开门声,但现在我在写字的时候,她就在我身边。我可以感觉到她。
 
月亮。
 
《双重赔偿》是一本寓意写给聪明人看的书,并非任何一种的抽丝剥茧的侦探类小说,从一开始的目的导向就极其清晰,主线明朗,附线细节错综。这不是智力游戏,只是一趟接着一趟充满意外的盘旋伸展,每次你以为即将抵达平台,又会有另外一个转弯通向未知、晕眩的所在。

前半本书的着力点在缜密精细的作案计划中,前半段中,读者的思维完全被引领,推拉强拽坐上读者开的车,尝试着从庞大的精细思路中找出逻辑或漏洞,后半本书的着力点在真相与情感的交织中,理智与情感,恨意与爱意,天使或恶魔,后悔与无悔,横纵交错,后半段中,读者的情感完全被引领,巨大的沉沦,逐步的沸腾,又回到无尽的沉寂。

力荐。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双重赔偿的更多书评

推荐双重赔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