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永不眠

宜酒2016
2017-12-07 23:03:27

最近正在热映的迪士尼新片里,亡灵如果在现实中被人遗忘,灵魂就会在消失在彼岸。就像小说集首篇消失记里,那个不存在于大家记忆中的同桌男孩,他好像根本从没有存在过。

存在和消失一直是我最基本认知困惑,可能是因为生命中一直中就比较缺少父亲一角的缘故——他在我五六岁时短暂的存在后再次消失——所以我总是会对纸男这类小说有感一些,文中的写到的母女关系更让我似曾相识……

那些早年生活中的荆棘,小说成了镜子,处处都看到自己的脸——只是一点点细碎的脸部细节,人的自我观照,大抵都是碎片化的。

还是对别人的印象比较容易形成一个整体,那怕是最近的双亲,一样呈现出最单调直接的形象。对于我这样一个迟钝的孩子来说,挺容易带来终身的缺憾。

父母有时候甚至比历史人物还缺乏质感,和难以触碰,一直到离开我的生活后,又还反复入梦,多半是噩梦——隋炀帝在我的脑海中,倒是有丰润的唇有宽阔的肩还有大好头颅,虽然是一千多年前的肉体了,然而并不单薄如纸

从前看小说,写到武功高手,千军万马中如入无人之境,我总是会想起一把刀,刃薄如纸般滑入人群,在缝隙之中游走,顺畅如没入一块奶油。那个千军万马于是从一个整体,被分

...
显示全文

最近正在热映的迪士尼新片里,亡灵如果在现实中被人遗忘,灵魂就会在消失在彼岸。就像小说集首篇消失记里,那个不存在于大家记忆中的同桌男孩,他好像根本从没有存在过。

存在和消失一直是我最基本认知困惑,可能是因为生命中一直中就比较缺少父亲一角的缘故——他在我五六岁时短暂的存在后再次消失——所以我总是会对纸男这类小说有感一些,文中的写到的母女关系更让我似曾相识……

那些早年生活中的荆棘,小说成了镜子,处处都看到自己的脸——只是一点点细碎的脸部细节,人的自我观照,大抵都是碎片化的。

还是对别人的印象比较容易形成一个整体,那怕是最近的双亲,一样呈现出最单调直接的形象。对于我这样一个迟钝的孩子来说,挺容易带来终身的缺憾。

父母有时候甚至比历史人物还缺乏质感,和难以触碰,一直到离开我的生活后,又还反复入梦,多半是噩梦——隋炀帝在我的脑海中,倒是有丰润的唇有宽阔的肩还有大好头颅,虽然是一千多年前的肉体了,然而并不单薄如纸

从前看小说,写到武功高手,千军万马中如入无人之境,我总是会想起一把刀,刃薄如纸般滑入人群,在缝隙之中游走,顺畅如没入一块奶油。那个千军万马于是从一个整体,被分割四分五裂的很多块,四散开来,像一颗鸡蛋散了黄。可是生命并没有沿着那裂隙变成碎片,而是重新生长出弥合彼此的联系。疤痕宛在,蜿蜒曲折,那是我的掌纹,我的印记…… 人到四十,早年的记忆逐渐模糊。众中依稀见神仙,世路已惯,此心悠然……神仙装腔得久了,偶而也心虚。于是在某个饮后人草草的黄昏,车嘶马烘一街烟时,一时间恍惚起来,不知道身在何处——这位作者如果去研究红楼梦,大概也会变成索引派。我虽然记性不好,但是在阅读过程中,也无法不注意到一些反复出现的意像,如隋炀帝,如午夜的电话铃声,这些暗号带读者进入一个小说的迷宫,中轴是那个叫无可无不可的王国。 这篇不像小说的小说,放弃了情节推进,靠着聊天,几乎以说明文的方式,把他们一个个端了出来,大家端坐盘中,望之俨然。可惜神仙都有黏土脚。就算是太监,欲望也无法被阉割殆尽。那玩意总会从每个人精心的掩饰中顽强露头,遮不住地一枝红杏出墙来。

有人把一切欲望物化,努力去魅两性关系,以期获得稳定不意外的快感。有人干脆把自己训练成机器,钝化感受性,消除不确定性,沿着计划好的轨迹运行。有人无意瞥到一眼门牌,却没有胆子进入,星沉海底当窗见,雨过河源隔座看。总之,大家都一样怂。 ——如果不怂呢?如果鼓起勇气,打开蓝胡子的第十三扇门呢?大概亚特兰蒂斯酒店写的就是一个打开进入后的故事,而那年夏天的吸血鬼展示了一个过界的企图——你以为你已经到彼岸,然而欲望永不眠,它们总会再次出现……这块我不熟,也许作者的下一本书,我们可以有一点这方面的期待?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无可无不可的王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可无不可的王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