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顶级CEO的搭档传奇 全球顶级CEO的搭档传奇 评价人数不足

后记 快乐

獨孤求敗
2017-12-07 15:40:29

你可能从未听说过杰夫·梅克斯特罗思和埃里克·罗德韦尔。他们现在都已经50多岁,住在佛罗里达的坦帕市,不过他们经常一起到国内外各地去游历,那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他们是全世界顶级的桥牌高手,搭档已经30多年了。

  梅克斯特罗思和罗德韦尔平时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但在打桥牌时,却合二为一。你会觉得,既然桥牌需要搭档关系,那么在桥牌比赛中就会有无数对长期合作的有名的精英搭档吧。可实际上,这样的搭档非常少,而且没有哪一对像梅克斯特罗思和罗德韦尔那么成功,他们在桥牌界被人称为“梅克韦尔”,曾一起赢得过多次世界冠军以及其它各种桥牌比赛冠军。

  “这些年来我们从彼此那里学到了很多,”梅克斯特罗思说,“我们两个以非常不同的方式应对比赛,但后来我们找到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我把他的优势用到我的比赛里,反过来他也把我的优势用到他的比赛里。”

  “梅克斯特罗思在理解和揣摩对手的想法、使之按自己的意愿出牌方面有很强的能力。”罗德韦尔说,“而桥牌项目还有很重要的技术层面,我们称之为规则。这主要是我的优势。”   桥牌比赛,就像梅克斯特罗思向我讲的,是一种不断弥补错误的比赛。   “我们始终都在出错,”他说,“出了错,我们先看看错在哪里,然后想办法弥补。”   罗德韦尔接着补充:“最重要的是,你的精力要用得有意义。你要努力,不能太自我,因为以自我为中心不会让你打出合乎逻辑的好牌。如果你想显示自己有多厉害,那你肯定会吃亏的。”

  这种对自我的克制我并不陌生。像经商一样,桥牌也是集合了智力、战略、创造力和意志力的活动。主要的差别是,打桥牌必须有搭档,在这点上你别无选择。可是,为什么在桥牌中除了这一对就找不到其他长久的成功搭档呢?简单的回答是,做搭档很难。   对于任何二人组合,其合作模式不同,成功原因也不同。本书中介绍的十对搭档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了这点。但是,试图利用这里讲的故事提出搭档合作的完美方案是不可能的,而且也是徒劳的。这就像有着无数变量的一道微积分题。

  不过,即便我没有通过写作本书找到完美的搭档方案,但我还是选择了十个对我有吸引力的故事,作为旁观者,我对这些故事非常着迷,我想尽可能完全地理解它们。尽管这些搭档关系各有不同,我还是找到了一些绝对相同的东西,那是每一对了不起的搭档都具备的一些明显特征。首先最重要的,就像沃伦·巴菲特注意到的,搭档都不会嫉妒对方。另外,他们肯定非常重视彼此之间的信任;他们得想办法控制自我膨胀;他们不仅要关注智力因素,还要关注做人的尊严。   优秀的搭档关系还能意识到自己的弱点,吸收伙伴的优点,同时不会因此感到不安。这种白知曾使乔·托瑞愿意依靠唐-齐默做出决定,也曾使杰卡罗·吉米迪在与华伦天奴的合作中愉快地扮演幕后的角色。

  另外,你还要能接受搭档从不同视角看问题。查理·芒格总是以怀疑的眼光看待每一笔可能的交易,总是寻找否定的理由。沃伦·巴菲特则充分利用这一点——他设法说服芒格给出肯定的回答。当迈克尔·戈登和约翰·安杰洛处于相同的境地,戈登是怀疑主义者,安杰洛是乐观主义者。两人一起携手向前,效果显著。每当巴里-迪勒遇事问我为什么这么做,我都要反问“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不确定”在我们的词典里很罕见,我们总能找到适当的解决方案。而在迪士尼,弗兰克·威尔斯经常在一系列的问题上与我意见不一(其实,每一个问题上都如此)。在所有这些情况下,合作都是成功的,因为搭档双方对彼此都非常敬重。那种相互钦佩使苏珊·菲尼格和玛丽·苏-美莉肯这样的搭档关系在其中一人去独立经营新项目后仍能得以继续。(即使他们嫁的是同一个男人,这个事实很可能把她们的合作推向了极限。)两位厨师的搭档关系至今还在继续。

  与此同时,本书中还介绍了最终以退休为结局的搭档——乔·托瑞和唐·齐默,来自家得宝的阿瑟·布兰克和伯尼·马库斯,另外,还有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以及史蒂夫·鲍尔默。在所有这些案例中,每一对搭档都依然保持着友好的关系。在商界,分手应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对这些搭档而言,情况却有所不同——还是那句话,因为这些搭档中的每一个人都有着强烈的道德观和成就感,而且他们珍视友谊。他们在形成搭档关系时并没有退出的打算,这也许就是他们最终友好分手的最佳理由。

  我始终认为,搭档关系的协议书上不应该有这种关系如何结束的条款。即使有例外,需要写上相关条款,我还是觉得买卖协议、仲裁协议或任何其它协议不会导致搭档关系结束。(我也不喜欢婚前协议的提法,至少在第一次婚姻中不应该有。)罗恩·霍华德和布莱恩·格雷泽从第一天合作开始就按五五分成的做法真的非常聪明。伊恩·施拉格和史蒂夫·鲁贝尔最终没有谈好财产如何分配也许并不是坏事。而迈克尔·戈登不考虑任何类型的仲裁手段解决争端也确实非常明智。在搭档关系中,出现问题解决掉就行了,任何其它的方案都会定下错误的基调。这种策略不是经常被人采用,也不是很受人欢迎,但它却是正确的。

  在这些搭档关系中,可识别的特点还有很多,可以继续罗列下去,但他们的成功都有一个共同的根基:真正的道德意识。今天的商界,道德意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这个国家要想从经济大衰退的泥沼中爬出来,需要的是商界和政界有道德的人来把指错方向的道德指针调正。大多数的公职人员、企业家、小企业主和公司经理世世代代一直在用正确的方式做事。只有少数人在那里做着坏事,压榨百姓、投机取巧,尤以上一个商业周期为甚。随着20世纪的结束,世界发生了变化。突然间,赌博、假公济私、越轨行为、利益冲突和性开放都变成了人们习以为常的事。财富不再是建立在稳定的基础上,整个国家被一种传染性的“理所应当”带到了金融悬崖的边缘,这种“理所应当”被包裹在贪婪里,和产生激励倒错的制度结合在一起,甚至鼓励不端行为。

  随着银行业和房地产业投下的阴影渐渐退去,长期以来的社会恶果正在被吸收,我们应该在此时表明,我们已经知道了自己犯过的错误,并要从那一小撮人身边走过去,他们的坏事主导了新闻,他们几乎毁了我们的一切。对于那些臭名昭著的人,最低安全保障的监狱已经取代了高级饭店,那些饭店里的座位也该重新排一下了。所有的坏人都会离开吗?不会。但是,也许,我们对他们不再表示敬意。

  在需要发生的变化中,搭档关系可能会成为其重要的一部分。房问里的另一个声音经常能阻止错误的决策。敢于冒险很好,而当冒险不论在金融方面、法律方面还是道德方面都太过分的时候,搭档会指出来。搭档要是告诉你什么事感觉不对劲儿,就能防止你陷入难堪、失败之中,甚至使你免于牢狱之灾。那么,两个人搭档是否有可能一起做坏事?当然可能,但是,实际的情形可能正相反。如果两个人都是邪恶的罪犯,并且决定联手做事,最终,他们会彼此背叛,这是他们的本性决定的。最后,很可能很快,他们的搭档关系就会终结。(史蒂夫·鲁贝尔和伊恩·施拉格是证明了这一法则的例外。54俱乐部开业仅仅20个月,他们就被发现有欺骗行为。但从监狱出来后,他们做起了合法的商人,彼此的忠诚使他们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搭档关系存在并不表明它就能成功,这要看搭档的是什么人。好搭档的特点也是成功人士的特点。那些有办法使搭档关系取得成功、懂得团结合作的价值、能够避免自我膨胀和自私心理的人更有可能是好人,而不是坏人。两个人的思想、素质和个性都与一项共同的事业紧密相连。   对更多搭档关系出现的最大挑战可能是长期以来人们对孤胆英雄的迷恋——不论行业内外。很多年以来,行业的巨人、进步的偶像,都是个体的人物。那是媒体想讲述的故事,是公众想听的故事,而且,坦白地说,也是雄心勃勃的年轻经理人幻想的样子。他们想成为下一个安德鲁·卡耐基、约翰·皮尔庞特·摩根、鲁伯特·默多克、杰克·韦尔奇。和他人分享这些抱负并非他们所愿。

  在这里,我主要在用搭档关系巨大成功的事实说话,但是,要使搭档关系走上商业历史的中心舞台,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改变。如果高中、大学、法学和商学研究院多花一些时间讲授商业道德——在这些地方,商业道德经常被人遗忘——那么,搭档关系的价值就会被融人这些课程之中。在商学院,小组合作长期以来已经成为普遍的教学手段。也许各个班级还应该做得再深人一些,鼓励学生在项目和作业中找到自己的搭档。

  甚至一些大公司也能通过把个人分成两两一组以培养雇员或经理人的搭档关系。伯尼·马库斯和阿瑟·布兰克在家得宝公司还向人表明,让搭档关系成为公司文化的核心能使整个公司加强合作、提高生产效率和道德意识。在迪士尼,我们利用公司疗养地(我们称之为“迪士尼维度”)鼓励公司不同部门的员工相互认识、相互学习、一起工作。这就是我们实现真正协同增效的方式——来自公司不同部门的人,在有益于每个人的项目中搭档合作。

  但是,尽管用了这么多篇幅倡导搭档关系,我还是非常相信,公司也需要一个人的领导和一个最终责任人。一个人领导与两个搭档领导并非彼此完全排斥。公司、组织和机构确实需要由一个人做出最后的决定,这个人能发出权威的声音“责任由我承担”。不过,如果这个权威的声音有一个很强的搭档,所有那些决定就会更明智。其实,回顾一下多数著名的商业领袖名单,我敢说,他们每个人的背后都有另一个人的支持,你只是没有读到过关于他们的报道。这个人可能是第二把手,也可能是配偶。(永远都不要低估“枕边风”的力量。)最终,每个人都需要另一个人以保持平衡。任何一个从镜子前经过都想看看自己形象,所以我们也需要一个搭档来纠正自己的做法。否则,权力感会乘虚而入,做事武断、平衡不再、错误出现,最后,摔跤难免。一个皇帝如果穿了两只不同颜色的袜子,得有人告诉他。   另外,再给试图向上走的经理一个提醒:通常,认可你的搭档是上策——对于搭档关系是上策,对于公司成功也是上策。

  有几次我谈论这本书时,怀疑者都提出了发人深思的一点:这些搭档关系之所以维持下来,其主要原因是他们的事业得到了成功。换句话说,有良好的道德意识、忘却自我当然很好,而如果公司经营失败——如果沃伦·巴菲特和查理·芒格从未赚到钱,如果罗恩·霍华德和布莱恩·格雷泽拍的电影质量极差,如果乔·托瑞和唐·齐默率领的洋基队没有赢得任何比赛——这些搭档关系早已和公司一起土崩瓦解。

  是搭档关系造就了成功,还是成功支撑着搭档关系?回答是,两者都是。在所有类型的公司中,有着成千上万成功的搭档关系,从很大的跨国企业到最小的家庭企业,从营利性企业到非营利组织,从教育到医疗,坦白地说,一切领域,无不如此。在所有这些地方,搭档关系能够使人成功,成功也能支撑搭档关系。本书中介绍的这些个体都获得了巨大成功,这绝非偶然,而且,这种成功因为搭档关系而成倍增加也绝非秘密。罗恩·霍华德自己是一位出色的导演,布莱恩·格雷泽自己也是一位出色的导演,但是,只有他们一起合作,才建立了这样一个成功的公司。比尔·盖茨本来也会建一个基金会,但是,如果没有他的妻子,基金会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吗?我对此表示怀疑。

  但是,即使这些搭档关系的成功有说服力,甚至鼓舞人心,怀疑者仍然坚持:那些不计其数的失败的搭档关系呢?他们不也是商业历史的一部分吗?那些成了搭档,又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最后分手的人呢?不错,这些情况都会发生,我可以通过自己的经验告诉你。理想状态下,两个独一无二的人找到彼此,然后一起工作取得成功,但是,事情不是这样简单。这也就是这本书令我感兴趣的原因。如果一个搭档关系维系不下去,就应该接着寻找下一个能维系下去的。你从教训中学习,寻找更好的搭档。看看我们社会中的终极搭档关系:婚姻,也存在一个成功的几率——人们说是50%。我想把这个几率拿到商业中也一样适用。

  但是,还有其它的东西。把本书中介绍的搭档关系列个表,旁边列出独自取得类似成功的个人。在数据上,两相对比也许都差不多——收人数字、股票数量、头衔、公司财产。但是,再往深处挖掘,你会发现其它的东西,更重要得多的东西,而且是到目前为止一起工作最大的收获:   快乐。   搭档关系都使当事人快乐,比他们独自获得成功更快乐。因为有人与他们共同经历失败的挑战和成功的狂喜,与他们在同一战壕里作战,与他们一起开香槟庆贺。不久以前,《大西洋月刊》发表了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成果,里面说,从20世纪40年代以来,每五年他们采访250多人,看是什么真正决定一个人的情绪。对结果进行简单概括,使人快乐只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长时间保持良好的人际关系。财富和社会地位与快乐无关,运动倒是有一定作用。但最重要的是与人有真正的交流、有爱、有友谊,而所有这些你都只能通过持久的美满婚姻、重要的人际关系、与兄弟姐妹之间的不断密切接触、与长大成人的孩子的继续沟通和令人满意的商业搭档关系获得。

  这项研究认为——还有其它几项研究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拥有良好的人际关系使人们快乐的原因有两点:可以把智慧传给后代子孙;能接受失望,并能从失望中振作起来。这些都与搭档关系相伴而来。在我所认识的最快乐的人中,包括本书中介绍的这些搭档,对此我并不吃惊。今天的约翰·安杰洛和他八岁与我一起时一样快乐。我自己也是和别人一起做项目时最快乐,我和艾伦·科恩合作写本书时就是这样。不论身处高潮或低谷,经历成功或失败,与一个比你聪明的人在一起,你始终都会有更有收获,而对方和你想法一样。

  请最后记住:两人合作比一人单枪匹马要好很多,很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全球顶级CEO的搭档传奇的更多书评

推荐全球顶级CEO的搭档传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