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裂志 炸裂志 7.1分

另一个王小波?炸裂的是虚无。

中山狼
2017-12-06 22:43:28

  知道阎连科是因为一个偶然,不知在哪儿听说了“神实主义”四个字,便很好奇。魔幻现实主义我是读过的,虽然到最后我也没懂,魔幻现实主义与不魔幻现实主义之间的差别在哪儿。但总之因为基于魔幻现实主义,对神实主义有了好奇之心。      于是我读了阎连科。   第一本书是受活,暂时不表。炸裂志是我所读的第二本书,因为之前读过《受活》的缘故,对他的荒诞行文之风,早已有些了解,但我着实没有想到,他这本《炸裂志》能荒诞到这个地步:文中一切皆是虚无。它不同于贾平凹,没有那么一个烘炉可以去容纳想象;也不同于莫言,着实有一片红高粱可以出现在脑海中。   阎连科活生生的创造出了一个世界,一个荒诞离奇的世界,并且亲手毁灭之。   他想写什么呢?第一个核心是“权力”。从炸裂村,到炸裂镇,到炸裂县、炸裂市,以孔家为核心,笔墨延散到整个炸裂,缔造权力并附着于权力。权力的代表性人物——孔明亮,在掌握权力之后几乎无所不能。一份村改镇的文件,足以让花草瞬间开放,足以让程箐的花儿落下,足以让天降大雪,足以让世人狂欢……   书中到处都充斥着极度夸大、极度离奇的描写。权力至高,整个世界都围绕权力而运转,而孔明亮始终在追求更

...
显示全文

  知道阎连科是因为一个偶然,不知在哪儿听说了“神实主义”四个字,便很好奇。魔幻现实主义我是读过的,虽然到最后我也没懂,魔幻现实主义与不魔幻现实主义之间的差别在哪儿。但总之因为基于魔幻现实主义,对神实主义有了好奇之心。      于是我读了阎连科。   第一本书是受活,暂时不表。炸裂志是我所读的第二本书,因为之前读过《受活》的缘故,对他的荒诞行文之风,早已有些了解,但我着实没有想到,他这本《炸裂志》能荒诞到这个地步:文中一切皆是虚无。它不同于贾平凹,没有那么一个烘炉可以去容纳想象;也不同于莫言,着实有一片红高粱可以出现在脑海中。   阎连科活生生的创造出了一个世界,一个荒诞离奇的世界,并且亲手毁灭之。   他想写什么呢?第一个核心是“权力”。从炸裂村,到炸裂镇,到炸裂县、炸裂市,以孔家为核心,笔墨延散到整个炸裂,缔造权力并附着于权力。权力的代表性人物——孔明亮,在掌握权力之后几乎无所不能。一份村改镇的文件,足以让花草瞬间开放,足以让程箐的花儿落下,足以让天降大雪,足以让世人狂欢……   书中到处都充斥着极度夸大、极度离奇的描写。权力至高,整个世界都围绕权力而运转,而孔明亮始终在追求更大的权力,他对权力的欲望深入骨髓。整个炸裂市,也为之陷入漩涡浪潮之中。   权力无所不能,可以令花草绽放,可以令山河巨震。书中没有描写孔明亮如何运用手中的权力,去建设他的城市,而是通篇有着这样的勾勒:挥挥手,花开了。开开口,路通了。咬咬牙,人富了。孔明亮堪称“神”的化身,有了权力在手,他支配着整个世界。   有了权力,可以脱离世俗,高高在上,享受世人的敬仰。为了树立自我权威,孔明亮六亲不认,就连自己的叔伯之辈,都因为没有叫他一声“镇长”而惨遭殴打,直到原来的炸裂人,都对他有了十足的敬畏——这其实已经是讽刺了,讽刺中国官员傲慢超然,沉醉权力的虚荣而六亲不认,而后来,整个孔家与孔明亮之间的隔阂,更是在不断加大的,官员与家庭、情义之间,似乎完全是隔绝的。   权力的表现,更是五花八门,作者通过这些荒诞离奇的事件,来表现世人对权力的畏惧和渴望。大嫂答应离婚的唯一条件,就是让孔明亮以后继续叫她嫂子,甚至回到娘家,父亲一怒就要死去,一句“孔明亮是县长了”就能让老父起死回生,有了孔明亮签名的白纸,宛如天神圣旨,甚至可让天降大雪。这种超自然“神实主义”的描写,极度荒诞。类似的比比皆是,一句话便能让明辉成为局长,一句话便能让炸裂市瞬间出现了“越南战场”……   孔明亮是权力的化身,宛如神明。   权力崇拜是主题,与之不相上下的则是金钱崇拜。早期炸裂的发展,是因为偷火车,有了钱才能傲视其他几个自然村。而后来的发展之中,故事主人公孔明亮的最大奋斗主线也是金钱的发展,无论是从村改造成镇,还是从镇改造成县,都是由金钱来带动的。可以说,孔明亮的权力之路,是金钱为之铺就的。   在金钱崇拜之下,是极其荒诞的疯狂和扭曲。甚至,书中有过传统权力屈服与金钱之下的描写:一力带动炸裂村发展的孔明亮,却不敌朱颖的金钱收买,最后差点丢掉镇长的职位。在百万巨资的作用之下,明耀甚至能在军队之中风生水起,每一个周,就有一个人跳下水,让他见义勇为,获得军功,人民的感谢和锦旗甚至惊动了军队的高层。最后,明耀离开队伍之前,更是冷嘲着,有了钱无所不能,也是因此,让明耀心中种下了一个梦,一个用金钱改变这个世界的梦。   阎连科对金钱崇拜的描写,花费了不吝于权力崇拜的笔墨,甚至更加真实。传统观念,在金钱的冲击之下,完全化作乌有。炸裂的父老乡亲们,把精神和道德都卖给了金钱,为了吸引外资,他们不吝让闺女去卖、去取悦外国人。整座炸裂村,都将酒池肉林的气象,当做自我的自豪……   权力崇拜和金钱崇拜的背后,是对人性和道德的极度摧残。卖淫、偷盗。为了发展,剽窃文章的作坊,成了新闻加工厂,街边卖炊饼的,也开了美食城等等。朱颖的金钱,来自肉欲的贩卖,她组织卖淫,混得风生水起,还因此和达官显贵结交,辅助孔明亮走出了关键一步,成为炸裂的“城市之母”。可以说,炸裂的一半,是那些女人的阴道孕育而出的。当上镇长之后,孔明亮更是让炸裂村的男人去偷,去抢;让炸裂的女人去卖。甚至一度到了其他城市的警察都为之惊叹的地步:“你们这地方尽他妈出贼和妓女!”……为了将城市发展得更大,为了更有钱、权,炸裂人民陷入了集体疯魔之中。甚至,当上局长不收礼、走路上班的明辉,反而被视为这个时代的精神病人。   金钱崇拜与权力崇拜之外,当然不能忽略作者的多条暗线。第一,家庭矛盾的发展。主要是朱颖和孔明亮的爱恨情仇,复仇与被复仇。二、明辉、明光等不同性格的人,其自我追求与金钱权力大潮的矛盾。三、老炸裂与新时代的矛盾。最重要的第四点:时代发展与人性、道德的矛盾。矛盾未能一一列举,多重矛盾相互交织,勾勒出荒诞离奇的画卷。   在荒诞离奇的金钱权力背后,更实质的是扭曲和妥协。在这个时代,没有什么是不可妥协的。阎连科摧毁了这座城市的一切底线,却让这座城市辉煌的令人震惊。      对权力崇拜和金钱崇拜,阎连科极尽批判。但是在痛入骨髓的批判之后,是深深的无奈和同情。这或许是我的臆想,对于书中的任何一个人物,都能感受到作者对他或者她的深深同情。孔明亮甚至是悲剧而荒诞性的英雄,是那个时代的先锋,到了最后,死前流血,都还写下了“对不起了,我的人民”这样的字。朱颖身上则有武侠小说中风尘烈女的气息,她足智多谋,却深信宿命,一生只想赢得孔明亮的心,直到孔明亮死后,她带着一千妓女兵,进行又一次的复仇……   他的主人公都是英雄,荒诞而悲剧的英雄。   回归最初,炸裂式的发展,最后只是一场梦。因为一个梦,整个炸裂村都为之疯狂,因为一场梦,所有人都有了自己的宿命——哪个夜晚,所有炸裂人走出家门,遇到什么,便是这一生的命运。孔明亮的一生青云,是因为捡到一枚公章;朱颖一生的爱恋,是因为出门便遇到了孔明亮;程箐一生的情妇生涯,仅仅是因为捡到了一个避孕套……   阎连科给所有人一个理由,一个疯魔的理由,一个自我宽慰的理由,那就是宿命。这种不可逃脱的“宿命”,也是阎连科的自我无奈和悲恸吧?——虽然一切必将沉重而残酷,但一切必将不可避免!   悲观的宿命,极尽荒诞的权力和金钱崇拜,于是乎,最后阎连科将这一切全部捣碎,一拳将盛世浮华的虚影济川。整个炸裂式,都随着明耀的妄想和大梦,一起赴死。这几乎是作者的哭嚎和呐喊:埋葬一切!回归炸裂!埋葬一切!回归炸裂!   炸裂市已然消失了,剩下的,只有炸裂那荒山间的哭坟之声。坟冢中埋葬的,即是过往,就是被人们所丢掉,遗忘的一切!   记炸裂志。笔者panfu。2017年12月07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炸裂志的更多书评

推荐炸裂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