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荒谬

李避蛮
2017-12-06 看过

一件事的荒谬不能成为驳斥它存在的论据,相反的,这恰恰是它存在的条件。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

萨特的意识流,恰是我喜欢的短篇小说中的意识流。普鲁斯特事无巨细的意识流,对短篇小说来说过于冗繁,小篇幅驾驭不起,乔伊斯同理。而萨特将前辈们的技巧和方法挑挑选选,他的意识流显得扼要、简明而有力,有点杜夏丹的感觉——他认为意识流使用的词句必须极其精炼,从而给读者一种扑面而来的感觉。(但杜夏丹精炼太过)

萨特也确实达到了这种效果,他采用篇幅极长的段落(虽然意识流基本都是这样),施压一般放倒大量文字,使人应接不暇。

本书所选的几篇小说,无一不展示了萨特的哲学观。正如同是存在主义哲学家的加缪一般,他在主人公大片意识流动中精心描画了世界的荒谬。在《一个领袖的童年》中,它是无可抑制的无聊和无可逃避的生活洪流;在《墙》中,它是死亡按照早已预设的轨迹步步走来,而命运却将它徒然扭转所产生的戏剧版的滑稽;在《厌恶》(也就是恶心)中,它是随时会席卷而来摧毁一切的厌恶之感——对世界、对人类、对街角事物,乃至对生命。

但主人公也都通过自己的方式找到了对抗世界荒谬性的方法,吕西安在伴随无聊的随波逐流的生活当中,处处思索存在的意义,最终做出了他主观的努力,决心成为一个好领袖。洛根丁经过爱情朦胧的觖望、对“自学者”的厌恶以及接而引发的对自己的厌恶、由于历史捉摸不定而产生的虚空感后,拿起笔写真正的小说,

萨特无疑是想表达这样一种态度:世界荒诞无比,无意义笼罩周身,但就抓住这个无意义,抓住实在一般抓住虚无,这才是存在产生意义的方式。——它的意义是人类自己创造出来的,人类从无意义中找到意义,从无中生出有。

《墙》一篇十分有意思,细致刻画了等待死亡之时人的意识活动。死亡本是荒谬的,等待死亡便显得更为荒谬。他用压抑冰冷的气氛渲染死亡,让巴布洛描绘着死亡图景:痛苦、消寂、空无、彻彻底底的空无……然而在轮到死亡之前,却来了一个欧·亨利式大转弯,让他由于一系列巧合说出拼命保护的格里的藏身之处。这一刻,人生的戏剧感如雪崩喷发而来。

最后一篇《闺房秘事》以戏谑的口吻讲述了女人之间友谊的虚伪之处,轻快俏皮。

基本上整本选集都是萨特采用意识流方法写作的小说(也许他只写意识流),萨特追随着尼采的脚步寻找人生的、存在的意义,并以自己的角度诠释了它们。无论是在无聊中寻找存在的意义(如吕西安),还是无力抵挡厌恶的一阵阵来袭从而做出改变(如洛根丁),又或者用爱体验虚无反抗虚无(如爱娃),甚至于《艾洛斯特拉特》中以无意义的可笑手段来博取存在感,都是证明存在的方式。它捉摸不定,无可摹形,但至少我们可以相信它确实有过,并且现在持续……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萨特小说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