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犯罪学

Richia
2017-12-05 看过

什么是“犯罪”? 这个问题到今天仍旧极具哲学意义。尽管有着几种常见的标准,不同的人还是有可能给出相当私人的定义。从社会角度来说,哪些行为属于犯罪行为是由刑法所规定的(但法律本身就是变化的);而通常,人们习惯于认为“严重伤害到他人”的行为属于他们心中的犯罪。 无论如何,对于犯罪的研究是必要的。对于那些制造社会规则的人来说,他们关心如何能通过理解犯罪来遏止它;而对我来说,更希望单纯地去理解它是什么,和人为什么要选择所谓的犯罪行为。犯罪学家几乎从资本主义年代(美法革命前夕),伴着启蒙运动的浪潮开始进行了较为系统的理论阐释。从各个角度直到今天,学者们提出了许多或相同或类似的观点,从个人因素分析到社会因素,互相批判与整合彼此的理论。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来。比如实际上有几位从社会角度出发的犯罪学家所描述的理论相当类似,仅仅是采用了不同的说辞。这的确说明了在这一问题上存在着某种本质。而到了现代社会中,或许后现代犯罪学的发展能给予我们更多启迪。 犯罪学在最早的时刻主要分为三种,古典犯罪学,实证犯罪学与从刑法的行为理论,三者内在其实互相联系。古典犯罪学更从个人上出发(虽然它的研究范围是放在了如何制定政策来提升犯罪成本上,但是它仍然相当个体化),而后两种实际上关注社会因素。 接下来阐述我个人对于犯罪的理解(基于大量现存犯罪学说得出的一种结论) 犯罪是对于社会控制和规则的一种摆脱,这摆脱的动力来自于个体欲望。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个体欲望的失控所造成的,在比喻意义上就仿佛在个体内(群体内)强大的能量挣脱和冲击标准社会规则的一种行为。它实际上最容易发生在最底层和最顶层,即无法顺应规则的人,和制造与驾驭规则的人。前者需要靠摆脱来维持自我的存在,后者可以说规则对这一群体几无效。我们看到的将是底层社会个人,社区,区域犯罪率较高,但那主要原因是由于他们相比于前述后者,更容易被定罪罢了。中层阶级的犯罪行为则最为少见,考虑到他们便是符合社会标准的 “大多数人”。(非要将这一理论用比较科学的方式来说,那么我们得说无论是社会规则(理性)和个体欲望都与很多可以被概括出来的客观因素名词所代替) 基于此,目前主要的犯罪学理论建议或多或少都是用“加强控制”来压制犯罪率。这非常有效,同时这也是扼杀自由的体现。马克思犯罪学者似乎想要通过消除差异来灭绝犯罪,而当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其实就意味着全面的社会控制(非常恐怖,而且极端压制也必然招致更为强烈的反抗行为)。也许真正的降低他人“欲望失控的倾向”,对我而言,要从给予他们机会以选择信仰开始,这看起来虚幻飘渺,但恰巧指出了当代社会的显著问题。与此同时,后现代主义犯罪学是一盏明灯。尊重和欣赏差异比消除差异更为重要。给予更加宽松的社会价值观,在观念里加上超越理性的部分,给他们,也给自己一个更好的可能,不妨是拯救伤害行为的一个开始。 对于现在的社会条件来讲,为维持社会稳定,制定一些刑罚是必要的。(此观点来自迪尔凯姆)换言之,刑罚的存在是为了我们而不是为了犯罪人。通过惩罚犯罪人,我们会认为自己为形成一个社会契约所牺牲的个人存在是值得的,同时会得到自己是“正确的,好的”自我满足感。需要意识到对于犯罪的惩罚措施更多是一种人类文明的无奈之举。这过程自然,必须而难以改变,但一个奉行暴行的世界永远无法彻底解决暴行,正如一个更加奉行理性的社会无法压制所有人的欲望。永远没有任何人都能符合的规则。这也是为什么,即使不从法律定义上而仅仅从伤害定义上,犯罪在今天,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还将继续存在,而且它甚至都不应当也做不到被全面扼杀。我不能说我们一定能跳出某种“螺旋式上升”的社会发展过程,但我的确希望我们能早日打破这需要大量牺牲的循环。 了解犯罪学,实际上给予我们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世界的机会。研究“规则破坏者”,能够让我们对这一个世界和社会的很多根本问题产生更多样和更深刻的认识。犯罪和生命一样复杂难解,忽视了对这一类问题的真实感受和学习有一定可能会造成价值观的冷酷无情。 这也是我在犯罪学研究历史上发现的一个问题。数据和调查问卷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但它们都不能彻底说明“人”。要想真正理解犯罪人,或从本质上看透犯罪问题,也许研究者们需要的是跳出自己的精英世界(在早期犯罪学研究上这一点似乎尤为显著)在犯罪率高发社区当中生存,走近,了解犯罪人,并容许他们去自我表达——他们自己才最懂得自己。 另外,由于太难控制变量,对该问题的理论研究遇到了很多困难。也许用上述方法就能突破理性研究的瓶颈。说到底,犯罪,像大量社会学问题一样,是人的行为,而不仅仅是一份档案或数据而已。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理论犯罪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理论犯罪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