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制度与大革命读书笔记

weige
2017-12-05 18:51:18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Lens(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note/629632710/

大革命之前的法国和改革深水区里的中国——读《旧制度与大革命》——何其相似?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俗话说太阳底下无新事。法国大革命前期的法国与今天的中国有何其多的相似之处,这么说并没有鼓吹革命的意思,而是本着客观求实的精神从历史中吸取教训。高层对现实认识滴十分清晰,要不也不会屡次在公众场合推荐这本书。 “法国大革命利用了旧制度的瓦砾来建造新社会的大厦,尽管他们并不情愿这样做。”(导言)托克维尔考察了1850年至大革命前这段时期的历史,发现所谓新社会建立的中央集权制其实早就深深存在法国的政治血脉当中。旧制度就是中央集权制,但其范围更广阔,还包括君主专制,封建奴隶制,贵族议会统治,城市自治等等,中央集权制是其主要方面。 如果考察中国的近代历史,从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果实到蒋介石的民国独

...
显示全文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Lens(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note/629632710/

大革命之前的法国和改革深水区里的中国——读《旧制度与大革命》——何其相似?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俗话说太阳底下无新事。法国大革命前期的法国与今天的中国有何其多的相似之处,这么说并没有鼓吹革命的意思,而是本着客观求实的精神从历史中吸取教训。高层对现实认识滴十分清晰,要不也不会屡次在公众场合推荐这本书。 “法国大革命利用了旧制度的瓦砾来建造新社会的大厦,尽管他们并不情愿这样做。”(导言)托克维尔考察了1850年至大革命前这段时期的历史,发现所谓新社会建立的中央集权制其实早就深深存在法国的政治血脉当中。旧制度就是中央集权制,但其范围更广阔,还包括君主专制,封建奴隶制,贵族议会统治,城市自治等等,中央集权制是其主要方面。 如果考察中国的近代历史,从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果实到蒋介石的民国独裁,后来经历短暂的表面民主协商统治,造神运动又把毛泽东捧上神坛,所有的这几个时期,都有共同的历史特征:政治上有绝对权力的中心,中央集权制被强力贯彻在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不知道是两千多年来奴役性使然还是内心缺乏不安全感,使国民尽管在大革命之后,仍然渴望一个高高在上的中央权力,一个至少表面上道德纯洁,品行高尚的专制君王,来寻求被关在笼子里的安全和狭隘的幸福,尽管这种安全和幸福是以自由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如上,我只是指出来这种政治现象,它形成的原因和带来的危害却更加深邃和复杂。 中国人民与法国人民很像,好像都缺乏自由的基因,但这么说好像很矛盾,如果缺乏自由的精神,法国大革命何以在法国爆发,而没有在欧洲其他国家爆发?何况农奴制在当时的德国依然顽固的存在。自由,平等,博爱等启蒙主义思想家恰恰大多数都出自法国,这又作何解释呢?托克维尔给出了作答:首先大革命在法国爆发是因为贵族阶级的衰落,“贵族享有的所有的特权都是如此:政治部分已经消失,只有金钱部分保留了下来,而且有时候还激增。”(第二编第一章)贵族本来是一个独立富有且有统治权力的阶级,但是中央集权体制的强化迫使贵族阶级放弃了统治农民和管理公共事务的权力,作为交换,国王保留了他们的财富,这些财富的来源当然是通过对农民的压榨,包括不在地主收取高额地租,免税特权,专用磨坊——强迫农民在贵族的磨坊加工小麦等等。贵族成为了富有的但无权力阶级,但却能够仍然压迫与他们朝夕相处的邻人。中央集权通过专制的手段控制着乡村税收和土地,甚至修一条乡村小路也要经过御前会议的批准。就这样,王权不断扩张和强化,贵族阶级衰落,贵族作为一个沟通和缓冲的减压器逐渐失效,专制君主和贵族阶级的内部矛盾争斗, 最终引发了农民和资产者的暴动。 看看国内,矛盾统治阶级内部矛盾是不是已经露出端倪,尚未可知,可是中央集权的力量在加强不可否认。中产阶级的力量不断壮大,同时他们也是城市中受剥削最严重的一个阶层。为什么这么说?上层统治阶级和大资本家通过联合控制着城市的土地,他们善于乔装打扮,掌握或是影响着法律,政策,决定的制定和修改,通过正当的所谓合法的途径能够控制城市的土地。(这里仅仅讨论土地问题,事实上在很多产业都很类似)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国家却是一个抽象的民族概念,一般就是指中央政府和各级政府,土地的归属权上又衍生出使用权,这不过是他们发明文字游戏,而实际上使用权是短期所有权,更为本质。中央权力控制着全国的土地,真正做到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是率土之滨,是不是都甘愿俯首称臣?难以预料也。中央集权用土地和土地上的房子就牢牢地束缚住了人民的头脑,让他们无暇去考虑自由,每天为有一个安全稳定住所发愁。就像五十年前一年,通过粮食供给制控制城市居民的胃,通过严格的户籍制度紧紧地把农民束缚在窄窄的土地上,并且让他们为国家这个最大的地主缴纳高昂的地租。 仅仅通过土地一项,很多资本家和上层官僚就获取了其他人一辈子也无法获得的财富,中产阶级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压迫的地位,或者说有部分人意识到了但却反抗无路,抗议无门,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被中央权力打碎成一个个互不联系的个人,没有形成一个联合体。很多人用半辈子的贷款来换一套房子,可是获得的仅仅是这个房子的所有权,房子底下的土地仅仅有短期的所用权。像当时的农民一样,只要是房子的压迫稍微再严重一点,他们会不会像法国的农民一样,走进巴士底狱,走向王宫,就很难说了。农民在将来不再是一个受压迫的阶级,因为他们就像没有奶的老奶牛,垂垂老矣,骨干皮瘦,他们将会是被施舍的阶级,以换取其安定。不信,你看,今天一吨小麦的价格平均2500元,亩产约500公斤已经算是好的了,那么除去各种化肥农药机械柴油等各种各种成本,每亩净利润不到500元。就是说,农民的土地已经不再是被剥削的对象,中央政府通过粮食补贴在努力鼓励农民种地,目的就是保证人口的粮食安全。农民现在终于自由了,不过是一贫如洗的自由。不可否认,农村的人口在急剧减少,很多人通过学习和奋斗步入中产积极的行列。 这值得高兴,但同时又是一件悲伤的事情---因为他们又将面临新的剥削和压迫,只不过是温和的隐蔽的,有温情脉脉的面纱遮挡,不易被发现。 我已花了过多的篇幅讲述农民,或许是因为我自身的感情,但更重要的是农民在中国和法国都同样在政治上发挥过决定性的作用,只不过他们作为底层的代表,一直是以模糊的面孔登上历史的舞台,让人较少注重罢了。接下来的历史舞台,我可以断言,农民已经退场,工人市民阶级和中产阶级才是主角。

大革命之前,法国人民由于缺乏自由,都归聚在高高在上的国王脚下,“人民变得最为相似,被分解为一个个小团体,彼此漠不关心,法国公民比其他任何地方更缺乏在危机中共同行动,相互扶持的精神准备,所以,一场伟大的革命就能够彻底推翻这样一个社会。”(第八章,九章,第二编)。这里有一个问题,既然这个国家的人民如此缺乏团结精神,那么他们是怎么样联合起来,发动一场如此迅猛的革命,最后推翻政府的呢?托氏认为,是专制妨碍了自由,中央集权妨碍了地方民主政治的实践,导致人民缺乏包容精神和政治经验,最后只能通过暴力血腥来发泄压迫的仇恨。 你看,中国,人和人之间竟然冷漠到何种程度?相互倾轧和争斗,充满了焦虑的时代气息,每个人都好像很忙,没有一点时间去关心他人,哪怕是走在路上有个人晕倒,居然不敢上前扶一把。我们今天的道德为什么堕落到这种地步,难道民族的道德水准一直就是这样?“在这种社会中,人们再也没有种姓,阶级,行会,家庭之间的任何联系,他们一心关注的只是自己的个人利益,他们只考虑自己,所蜷于狭隘的个人主义之中,公益品德被完全窒息。专制制度非但不与这种倾向作斗争,因为专制制度夺走了公民身上的一切的共同的情感,一切相互的需求,一切和睦相处的必要,一切共同行动哦的机会”专制制度用一堵墙把人们紧闭在私生活中。人们原先就自顾自,专制制度更使他们彼此孤立;人们原先就冷若冰霜,专制制度现在将他们冻结成冰。”这段话描写的是十九世纪后期的法国,拿来看却正适合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讽刺的历史在世界各地重演。“在这类社会中,每个人都苦心焦虑,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都生怕地位下降,并拼命向上爬,金钱已经成为区分贵贱尊卑的主要标志,它能改变个人的处境,使家庭的地位上升或下降。不惜一切代价发财的欲望,对商业的嗜好,对物质利益和享受的追求,便成为普遍情感,这种情感轻而易举地散布在所有阶级中,如果不加以阻止,很快会使整个民族萎靡。然而专制制度从本质上支持和助长这种情感和风气。这些情感对专制制度大有裨益;它使人民的思想从公共事务上移开,是他们一想到革命就浑身战栗,使贪婪之心横行无忌,听人人们以不义之行获取不义之财。”法国的资产阶级当时就是这样存在于世的,看看今天中国的新贵资本家,不是同样地一副嘴脸,并且这种情绪在大众中间散播,好像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千万富翁和资本家。我们要知道,所有的社会富人和资本家都是占据这个社会的极少数,并且没有那个富人的财富不通过倾轧和斗争就可以轻易获取的。 对自由热爱和追求是托克维尔的毕生追求。所以他说“自由,唯有自由能够拯救这个民族的弊病,并且与专制制度作斗争。” 那么,现在我来回答前面的问题,为什么彼此独立冷漠的个人组成的法国,互不关心的小群体,能够爆发大革命?因为他们彼此都相似,这种相似是所有人都处于一个高高在上的中央政权的俯瞰之下,他们没有政治实践的机会,没有表达意见和权利的途径,只能够默默的忍受,正是独夫体制使人们彼此独立,对彼此的命运漠不关心。50年前,中华大地上几亿人开始对平等的追求,妄图通过阶级斗争来实现社会的绝对平等,实现共产主义,可是人们没有看到”阶级”这个词本身就代表着不平等。当然,在每个群体内部却是实现了平等,例如在农村实行公社制度,吃集体食堂,但此外城市还有工人阶级,军队有军人群体,当然统治阶级就是党的领导干部,这其中更是有严格的等级。现在,每个人的不安全感都在蔓延,大家都像是迷路的孩童在寻找父母,焦虑,担忧和恐惧。在强权下,人把自己交付给值得信赖的最高中央王权,在笼子里虽受奴役,却充满安全感。 大革命之后,并没有建立多么完善的政府体制,雾月政变后的拿破仑把共和国变成了帝国,开始了十五年的独裁统治, 袁世凯何尝不想独裁,奈何北洋军出现内部分裂,自己暴死,否则中国历史不知道又该怎么写呢?如果要找一个与中国革命时期国情最相近的国家,那么除了法国之外我想不到其他的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旧制度与大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