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尘老尽英雄】 评priest有匪

向玉
2017-12-05 15:04:00
拖了超久的一篇文评w
有匪里也有甜甜一贯的概念——《六爻》里说的,每一代人的上下求索,都是从亲手将上一辈埋进土里开始的。但要说这样的伤痛对于扶摇弟子是制造一种契机,用某种力量去逼他们一把,有匪里的更迭更像是顺水推舟的一股力,阿翡就是那种领居家啥啥都好顺带还条特顺的小姐姐,原先就优秀的不行,被前辈们一推,哟,全科满分。
阿翡几乎是冲撞着往前狂奔的。从偷着想要渡过洗墨江,险些身死,到对牵机了若指掌;出山时只想过最难的李大当家的一关;初出茅庐变和最强的高手过招……他们都是高山,阿翡是亲眼目睹不可攀爬之山倾覆的人,也在目睹倾覆之中慢慢长成新的高山。再厉害的人也是爹生娘养,牙牙学语过来的,或许是谢允这句话,或许更早,在“破雪刀居然也娶妻生子当人祖父,与常人也并没有什么不同”这一个概念里就传袭下来的孤勇,是她最大的恃怙。不用要谁庇护,也无需依仗身世,刀断了,就用命搏。
其实封闭是很奇怪的魔法,桃源这种东西,容易叫人膨胀,身心都有可能。这样膨胀完了的胖子们,一旦“出笼”,怕是要有落差。而阿翡不是,在寨子里只能当孩子头,刀法给亲妈死死压着没法超越就算了,吵架还得让着便宜哥哥便宜妹妹,膨胀不成还活


...
显示全文
拖了超久的一篇文评w
有匪里也有甜甜一贯的概念——《六爻》里说的,每一代人的上下求索,都是从亲手将上一辈埋进土里开始的。但要说这样的伤痛对于扶摇弟子是制造一种契机,用某种力量去逼他们一把,有匪里的更迭更像是顺水推舟的一股力,阿翡就是那种领居家啥啥都好顺带还条特顺的小姐姐,原先就优秀的不行,被前辈们一推,哟,全科满分。
阿翡几乎是冲撞着往前狂奔的。从偷着想要渡过洗墨江,险些身死,到对牵机了若指掌;出山时只想过最难的李大当家的一关;初出茅庐变和最强的高手过招……他们都是高山,阿翡是亲眼目睹不可攀爬之山倾覆的人,也在目睹倾覆之中慢慢长成新的高山。再厉害的人也是爹生娘养,牙牙学语过来的,或许是谢允这句话,或许更早,在“破雪刀居然也娶妻生子当人祖父,与常人也并没有什么不同”这一个概念里就传袭下来的孤勇,是她最大的恃怙。不用要谁庇护,也无需依仗身世,刀断了,就用命搏。
其实封闭是很奇怪的魔法,桃源这种东西,容易叫人膨胀,身心都有可能。这样膨胀完了的胖子们,一旦“出笼”,怕是要有落差。而阿翡不是,在寨子里只能当孩子头,刀法给亲妈死死压着没法超越就算了,吵架还得让着便宜哥哥便宜妹妹,膨胀不成还活活给压成了眉清目秀的小瘦子。以至于即使意识到那个疯癫的姨太太是个传世高手,也没被高手如白菜,一地随人捡的幻想压垮,像是一心带着吴楚楚逃命无暇他顾,也像是一口真气灌疼了无法思考,不过最像是给人非得让认姥姥,给烦得。
要说阿翡的奇遇是机缘,不如说是注定。看似巧合,实际前因后果齐全。全文最大的变数莫过谢允,谁又能想到这个正统的皇子皇孙无心争权,专职跑路偶尔客串话本写手千岁忧,即使身上那几分寒毒桎梏着,也能浪出花来。也是跟着谢允身世的揭露一步步推进,追索“海天一色”,一个个见证人或身死魂断、或渐失锋芒,不免唏嘘。这是青黄不接的一段,老一辈已然退场,下一代羽翼未丰,阴影如影随形,寸步不殆。然而从蜉蝣阵法、枯荣真气、断水缠丝到破雪刀,近乎失传的绝学仍以一种燃烧生命的方式断续由前辈演绎,撇开所谓传承的因素,前辈仍是以一种殉道的姿态,面对死局,要给下一辈辟出一线生机。
先辈们也许会随亲故老去、遗忘,一起消失,然而他们一生求索的、走过的、对的错的,依然牢牢镌刻在往下每一代的一招一式里,融进每一下起势、每一回收刃,成了血液,流淌在经久不息的传承里。如李大侠于阿翡,哪次午夜梦回,还能看见祖父在苍茫里,再练一次刀。
黄尘老尽英雄。浩歌一曲酒千钟。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有匪(全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有匪(全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