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的青春随笔

丁丁猫
2017-12-05 04:38:03

我是一个80年的人。

我很长很长时间没有完整看一本书了,小学和初中读过数不清的武侠小说和爱情小说,后来以一部《平凡的世界》结尾,感觉再也不会爱上什么书了,是的,那是一部神作,几乎影响了我至今的二十年,而且复习了很多遍。九九年复读,零零年考上大学,以后连课本都没怎么看过,差点拿不到学位,混日子的聪明觉悟不比二子差。07年左右的时候哥们儿王雷给我推荐了一本《悟空传》,这算是大学之后唯一读过的书,并且爱之深切,读了很多遍,后来王雷死了,这本书不知道流传到哪里去了,我一直想还给他的。我并不爱读书,那些世界的还是中国的经典著作我统统没有读过,有时候有人跟我谈读书,我一定会跟他说:还是谈谈大咪咪吧。没有什么比大咪咪更有意思,如果我在斛兵塘边拿着一本书,那一定是幌子,遮住我色眯眯的小眼睛。那时候,工大这种土了吧唧的工科院校并没有多少可看的大咪咪,一是女生数量有限,二是质量有限,但对于我这种二十年的处男来说,总是可以意淫很久。至于书,翻破了也未必知道是高数还是机械原理。后来我终于抓到了一对大咪咪,一晃就是十五年。

读《娃娃亲保卫战》的时候我已经快四十了,我创业的第四个年头。我跟雅男去临泉县投

...
显示全文

我是一个80年的人。

我很长很长时间没有完整看一本书了,小学和初中读过数不清的武侠小说和爱情小说,后来以一部《平凡的世界》结尾,感觉再也不会爱上什么书了,是的,那是一部神作,几乎影响了我至今的二十年,而且复习了很多遍。九九年复读,零零年考上大学,以后连课本都没怎么看过,差点拿不到学位,混日子的聪明觉悟不比二子差。07年左右的时候哥们儿王雷给我推荐了一本《悟空传》,这算是大学之后唯一读过的书,并且爱之深切,读了很多遍,后来王雷死了,这本书不知道流传到哪里去了,我一直想还给他的。我并不爱读书,那些世界的还是中国的经典著作我统统没有读过,有时候有人跟我谈读书,我一定会跟他说:还是谈谈大咪咪吧。没有什么比大咪咪更有意思,如果我在斛兵塘边拿着一本书,那一定是幌子,遮住我色眯眯的小眼睛。那时候,工大这种土了吧唧的工科院校并没有多少可看的大咪咪,一是女生数量有限,二是质量有限,但对于我这种二十年的处男来说,总是可以意淫很久。至于书,翻破了也未必知道是高数还是机械原理。后来我终于抓到了一对大咪咪,一晃就是十五年。

读《娃娃亲保卫战》的时候我已经快四十了,我创业的第四个年头。我跟雅男去临泉县投标,许诺雅男回来带她们去金渤瀚玩,但是结果一如既往比第一名差几分,回来如丧家之犬一样低落,我很想找个地方睡死过去算了,终于还是不情愿地带她们去了,毕竟给雅男许过诺。我是毫无兴致的,躺在软塌塌的摇椅上装死,雅男疯疯颠颠地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娃娃亲保卫战》,我翻了一下感觉有点意思,想继续看却被雅男夺走了。我翻了百度,找到了这本书的电子档,两个晚上看完了。雅男还没看完,她说肚子里有个小说库,又推荐了几本,我并不感兴趣。

这是我认真看的第三本书,找不到什么文学价值,甚至觉得后半部分风格突变有些鬼扯,但是字里行间流露着我的生活,我哭了。

我曾经以为我可以守护亲情、爱情、友情,但是用了近四十年才明白,我什么都守护不了。捏着大咪咪发的山盟海誓,在现实面前,就像一个屁,或者,连屁都不是。

我常常奢望,我可以像小时候一样,穿着开裆裤,光着脚丫子,露着鸡鸡,带着大黄,窜到南岭上,躺在麦田里,看着云彩,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说,天空中渐渐显示出两个大字——“变态”。

可是,大黄早就被打狗队吊死在大街上,我连口汤也没喝到;南岭光秃秃像一个大坟,埋葬了爷爷,又埋葬了奶奶;老爹老娘颤颤巍巍地,用他们的青春把我送到了城市;云彩,散了,一股臭味。

或者,我奢望躺在斛兵塘的石凳上,闻着淡淡的水腥,看着参天的大树,听着情侣的呢喃,静静地让时光流逝。我最好记不起曾经在非典时翻墙约会,记不起曾经随万人散步合肥,记不起曾经羞羞答答地租毛片光碟,记不起城中村对面那个洗澡不关窗的姑娘,记不起那个让前任女友陪我睡觉的伙计,记不起那些我暗恋的对象,记不起那个临死前还被我伤过的哥们儿……

“人生还很漫长,我们,在路上”,可是,过去已经死了,路上还会有风景吗?

唉,南岭,麦田,如果可以,我想抓住大咪咪,在里面翻滚。

“你爱的不是梁丽霞,而是阿may啊,草泥马,阿may!知道吗?阿May!”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娃娃亲保卫战的更多书评

推荐娃娃亲保卫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