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生产荒诞 他只是生活的搬运工

张志明
2017-12-04 19:49:02

中国社会的热门新闻可以说为创作者提供了绝佳的故事题材,刘震云的《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并不生产荒诞,他只是现实生活的搬运工,生活才是最佳编剧,我们都是主角。

一口气读下来,不觉得累,有过《一句顶一万句》《我不是潘金莲》的创作积累,从描绘中国人的千年孤独到官场现形记,刘老师在故事的叙述和文字的驾驭能力上更加娴熟和精炼,都是干货,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他的文本一向都是可以直接拿去拍影视剧那种,记得当年王朔读完他的《一地鸡毛》,发觉在中国真正对他文学地位有威胁的人出现了,英雄相惜,他把小说推荐给冯小刚,冯导一口气读完,激动万分,冯导说:“一个字都不用改,可以直接拍。”,后来陈道明徐帆主演的这部《一地鸡毛》,成为两个人合作的开始。

知音难觅,刘震云的作品还就冯导能够拍的更有高度和水准,后来两人合作的《手机》《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均可以称得上冯导的经典之作。

这个小说里的故事,我们都能在以往刷屏的热门新闻中找到影子,很熟悉,正如小说名,我们都是这个时代的吃瓜群众,有太多不可思议扑朔迷离的热门事件,我们渴求真相,在社交网络表达着自己的愤慨和谩骂,故事里早已没有好人坏人的脸谱化区分,甚至善与恶的界限都是模糊的,一切都在合理的发生着,大家习以为常,似乎反过来才是不真实的,这就很糟糕了。好的小说作者从不在作品中表达自己的立场和态度,只是把现实的荒诞还原给我们看。

刘震云在《一句顶一万句》创作前后写作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或者说进步,很多创作者渴求表达自我,其实作者有话说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作品中的人有话说,我理解的是,我们进行创作的时候,喜欢不自觉的通过主角说出我们想说的话,哪怕和人物的真实个性并不符合,这就会显得特别假特别虚,刘老师笔下的每个人都很真实,有血有肉,他们的情感、处境、生活习性、说话办事风格都一脉相承。

小说的结构有点像电影蒙太奇手法,你不难想到贾樟柯那部电影《天注定》,同样映射了很多中国社会的热门事件,不同的是贾导有很多的主观意识在里边,比如对命运的挣扎和反抗、侠客式的英雄主义情结,并带有阴郁的自我毁灭式结局,愤慨中夹杂着悲壮,悲壮中夹杂着彻头彻尾的绝望。你也可以联想到《低俗小说》《通天塔》的叙事结构,很多个偶然将人与人的命运联系在一起,这具有很强的戏剧性,这也是创作者上帝视角的有趣之处。

刘震云的《一句》常被说成描绘小人物的孤独,其实孤独是公平的,并不分大小人物(个人反感大小人物这种说法),只不过大多人是矫情和无病呻吟,只所以孤独是找不到一个说得上知心话的人,这话听起来矫情,却是比比皆是,人生得一知已足矣,人过半百,可能会有更深的体会,人到中年,很多人都开始有意识的缩小“朋友圈”,没事清理手机通讯录,太多与自己真正生活无关的人,真正遇到难路,困惑,翻遍手机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

而同时知心的话却都是最凶险的,正因为在乎,一旦有变量,有冲突交恶之后,之前说过的知心话有的也许能引来杀身之祸,就像小说里两个交情将近20年的官员,彼此都握有对方影响仕途的秘密,因为争一个职位,揭露彼此,从此关系破裂。

说到知心朋友,最好不要一起合伙做生意,电视剧《猎场》中林拜跟郑秋冬商量合伙时就说:硬要把生意往友情上扯,就是无赖。

曾有一位观众向窦文涛提问:为什么朋友往往可以共苦却不能同甘?

窦文涛说:我的感觉,这跟个人性格有关系。比方说我的性格不太爱跟人交往,所以我说了甭说见大家,连我自己的好朋友都经常抱怨,说我不肯出去。我这样也挺好,就是说这个共苦的时候很多时候咱们能共苦。同甘的时候往往不能同甘。但是问题是我有时候觉得我也不需要跟别人同甘。活自己的就完了,很多时候咱们当年一起奋斗过,奋斗完了。

你讲那个饭局,我们做节目还讲,为什么曹雪芹的《红楼梦》是永恒的,因为他讲了一个中国人的哲理。就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中国文化里一个情结就是各个圈子里的人都不断地在回忆当年的黄金时代、当年的创业年代,包括明朝的这些移民,回忆当年十里扬州、风花雪月,但是到今天落得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这恐怕就是人生,就是这么一回事,很多时候为什么一定要同甘?我们共苦也很有意思。至于说很多时候可以同甘,我对人性有点偏悲观。同甘也不会长久,所以还不如自得其乐。

就是这样,不必强求,也强求不来。

说回到刘震云,个人认为早期他的长篇《故乡》三部曲不如中短篇小说《一地鸡毛》《单位》等写的好,后来的《手机》《我叫刘跃进》因为被拍成电影,提升了很多个人影响力,真正集大成的作品《一句顶一万句》沉稳大气,可以说是巅峰之作了。

刘震云和莫言有很多相像之处,首先两人在国际文坛都特别有影响力,作品被翻译成多国文字,也经常受邀去国外演讲,国外的作家文学评论家组团来中国旅游,特地到了莫言和刘震云的故乡,因为在他们的作品中曾多次以自己的故乡山东高密和河南延津为背景,只不过刘震云是体制外的作家,莫言则是体制内的,同时莫言小说中的魔幻现实主义色彩更符合西方人对神秘的东方国度的想象,贾平凹也是诺奖热门人选,只不过贾平凹的文风太古典,有点像古代的文人,翻译成外文不占优势。而且很无奈的是好多人说贾的中短篇和散文比长篇更好。

已经有网友开始猜测刘震云这部新作是否会搬上荧幕?那么看过这部作品的朋友我们不妨留言讨论下你能想到哪些明星更适合饰演小说中的角色?

1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吃瓜时代的儿女们的更多书评

推荐吃瓜时代的儿女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