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rabs The Arabs 评价人数不足

阿拉伯世界是怎么发展到今天的

徐易缈
2017-12-04 18:01:14
如果想了解中东尤其是阿拉伯世界是怎么发展到今天的,这本书基本是必读了。Eugene Rogan是牛津大学任教的研究中东问题的专家,他的另一本书《奥斯曼帝国的衰亡》已经被翻译成了中文,然而这本the arabs其实成书更早,时间跨度也最长,再版次数也最多。

自从阿拉伯帝国逐渐瓦解之后,阿拉伯世界在很长时间都处于分裂的状态,直到奥斯曼帝国的出现。随着奥斯曼帝国不断扩张,他们也征服了阿拉伯世界,尤其是1516年征服埃及,奥斯曼帝国在名义上统一了中东及北非的阿拉伯世界。在接下来的很长时期里,甚至到今天,阿拉伯世界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谁来领导”。域外权力中心和本土精英之间的合作和冲突始终贯穿着这片土地的历史并影响着他的发展。在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毫无疑问地伊斯坦布尔是对于阿拉伯世界而言最重要的域外权力中心,伊斯坦布尔的“高门”对于其治理下的领土有着最高的权力。但由于领土和人口等等现实原因,奥斯曼帝国对于阿拉伯时间的治理也是松紧有别的。对于靠近土耳其的领土,比如大叙利亚地区的几个省份,伊斯坦布尔会直接指派官员作为地方领导,他们的管治能力也较强。对于远离土耳其的领土,比如北非的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等,毕竟海路遥远,伊斯坦布尔的管治很大程度上是名义的,他们仅需要定期向中央政府提供税收收入,具体的管理则基本还是依靠本土精英。而介于其中的地方的领导,比如埃及,则处于一种模糊的状态下,权力在伊斯坦布尔和地方精英随时转移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实力此消彼长,伊斯坦布尔“高门”的管治力逐渐衰弱,这使得阿拉伯世界在奥斯曼帝国名义下的大一统发生了变化。

从叙利亚,耶路撒冷,沙特到埃及,奥斯曼帝国的统治受到了一系列地方上的冲击。然而18世纪的奥斯曼帝国大体上还是控制住了局面。真正的第一个挑战来自于埃及,首先是当地的马穆鲁克势力恢复了元气并很大程度上架空了高门派来的总督,接下来是法国入侵埃及,最后是法国撤军之后伊斯坦布尔无力重新控制住局面,使得他们不得不依靠默罕默德阿里和他的阿尔巴尼亚军队,并事实上在埃及建立起了自己的王朝,尽管名义上直到一战末尾埃及仍然是奥斯曼帝国的一部分。

接下来的19世纪直到奥斯曼帝国灭亡基本上是奥斯曼帝国“失去的一百年”。在与欧洲各国的战争中奥斯曼帝国基本上的不断落入下风,并在巴尔干地区和黑海损失了大片领土。在这种情况下,伊斯坦布尔对于偏远的北非地区比如阿尔及利亚、突尼斯更加难以管控,在他们开始成为北非殖民目标的时候,伊斯坦布尔基本上是很快放弃的,而地方精英承担起了对抗侵略的任务。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时候,北非基本已经被列强瓜分,奥斯曼帝国的在阿拉伯世界的实控领土其实只包括他们有官员直接领导的中东亚洲部分了。

比较有意思的一点是,在这个“失去百年“的过程中奥斯曼帝国并非坐以待毙,并非不愿意“”开眼看世界“,也并非坚持守旧不愿改革。毕竟伊斯坦布尔其实很早就进入了欧洲的国际秩序中,并和欧洲主要国家都有正式的外交关系,这一点和远东某大国有本质的区别。事实上,奥斯曼帝国当时的几大中心,伊斯坦布尔、开罗和大马士革都进行了相当大规模的改革,积极引入西方技术和资本,对国家进行近代化建设。在统治者的驱动下,铁路、电报等等其实很早就进入了奥斯曼帝国,奥斯曼帝国也很早就开始会利用欧洲列强之间的关系玩“以夷制夷”那一套,并从中获得了一定利益,如克里米亚战争。但这些都没有根本性地改变他的病夫命运。在Eugene Rogan看来,引入外国资本和技术等改革本身虽然重要,但资本投入到什么地方,条款是否合理,回报率是否到位,都是更加重要的问题。可以说,改革是国家发展强大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在书中他举了很多伊斯坦布尔和开罗大规模举外债进行固定资产投资的例子,其结果不仅不是国家取得了发展并走上兴旺发达的道路,反而是过度的外债削弱的国家的财政能力,并最终失去了基本的管治权(由于债权人要求派人进入政府监督)。这一点为中国近代史也提供了一个更新也更深入的视角。

第一次世界大战彻底灭亡了奥斯曼帝国。很多阿拉伯本土精英对于后奥斯曼帝国时代的阿拉伯世界有很多憧憬,比如一个由阿拉伯人领导下的大阿拉伯国家等等,这在某种程度上使得他们在一战中就积极参与了对奥斯曼帝国的战斗(阿拉伯起义等等)。然而事实上一战的结束使得阿拉伯世界的亚洲部分彻底融入了世界殖民体系。出于对于自身利益以及大国利益平衡的考虑,英法(特别是英国)对于阿拉伯世界的很多承诺都并没能兑现。臭名昭著的赛克斯-皮科协定使得英国和法国暂时事实上瓜分了中东,并对阿拉伯世界带来了两个长远的影响。第一是他永久终结了所谓的“一个大阿拉伯国家”或者“大叙利亚国家”的可能性。阿拉伯世界重新成为四分五裂的地区。第二个更深刻更长远的冲击则是对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支持,使得中东又增加了宗教和民族的冲突。无论如何,至迟从这时候开始,伦敦和巴黎替代了伊斯坦布尔,成为了阿拉伯世界实际的领导,而他们和本土精英之间的冲突贯穿了后奥斯曼帝国时代的阿拉伯世界。各路本土精英不断发起增加自主权的和平的以及武装的斗争,但结果往往非常血腥。试图重建大阿拉伯国家的本土精英,如谢里夫侯赛因,败得很惨。有一些地区的精英在大国保护下名义上获得了独立资格,比如伊拉克和埃及。另一些国家则连独立资格都没有取得,如叙利亚,他们的精英还在为此努力着。在这个阶段比较特殊的国家是沙特,他们依靠自己的武装势力成功战胜了哈希姆家族并在中东建立起了一个比较强势的政府,可以说是一战后本土势力的最大赢家。

第二次世界大战使得西欧强国遭受重创,并开启了殖民时代的终结。但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的。英国和法国都很大程度上努力恢复自己对阿拉伯世界的控制,尽管最终这些具体的努力都失败了,很多阿拉伯国家终于赢得了独立,但他们的“胜利”存在着几个问题。第一,他们的胜利并不是因为他们自己有多强,而是更多的因为英法感到治理成本过高而不得不退出,然后本土精英成功上位。然而殖民时代留下了很多定时炸弹有待处理。第二,他们的胜利不代表他们就能制订独立自主的政策,他们的政策从受英法影响变成了受美苏影响,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本土精英的执政合法性。第三,由于阿拉伯世界本身并不强,这使得他们无法阻止犹太复国运动,在几次阿以战争中阿拉伯世界几乎没有赢过。这也使得一部分阿拉伯世界始终没有成功独立(巴勒斯坦),这个问题使得很多本土精英在道义上颇受责难。

这些问题导致了二战后阿拉伯世界在内政和外交两方面都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在“谁来领导”这个问题上,阿拉伯世界经历了殖民时期本土精英(王室、贵族或者西化程度较深的精英)到中下层军官(无王室血统,受欧洲影响小,更阿拉伯主义但宗教感弱)再到伊斯兰主义(受欧洲影响小,宗教感强,阿拉伯主义弱)的变化。这些精英的更迭很大一部分是由于之前几个问题没有解决好而导致的,而且因为取得共识越来越难,很多变化都相当血腥。

一种血腥的行为是暗杀。国内派别之间的暗杀,以及外国暗杀在过去几十年中此起彼伏,埃及、黎巴嫩、叙利亚、巴勒斯坦、以色列都发生过很多次影响极大的针对领导精英的暗杀行为。国内的暗杀往往是激进派杀温和派,外国暗杀往往是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极端派互相杀,但他们的结果是一致的:政策不断在温和和激进之间摇摆,但是温和派在台上的时间通常很短,不足以打成任何有效力的解决方案。另一种更血腥的行为是内战:黎巴嫩内战堪称现代史上最恐怖的战争,巴勒斯坦的战争某种程度上也可以成为内战,而现在在叙利亚、伊拉克、也门等国的内战仍然在进行。在很多内战背后都隐藏着境外大国的影子,超级大国如美国以及之前的苏联的影响是不可磨灭的。他们通过扶持本方代理人或者直接消灭本方反对的领导来对阿拉伯世界发挥其影响力。但在域外大国和本土精英的对抗中,域外大国并不是永远占上风的。在50年代伊拉克和70年代伊朗,都发生过大国代理人被彻底推翻的情况。约旦一度也十分岌岌可危。这些不稳定状态仍然持续到现在,伊拉克战争和阿拉伯革命只是过去历史趋势的延续,至于他们的后果我们仍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这恐怕不是阿拉伯世界的最后一次冲突。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The Arabs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