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自己的死去

呐喊
2017-12-04 17:28:47

列维—斯特劳斯,法国作家、哲学家、人类学家,结构主义人类学创始人和法兰西科学院院士。《忧郁的热带》是他人类学专著系列文集的第15卷,也是补卷。但是,列维—斯特劳斯其实是首先完成了《忧郁的热带》,之后才写出了《结构人类学》等人类学领域的扛鼎之作。 《忧郁的热带》并不好读下来,但是读它的过程却很有意义。这本书的有趣之处首先在于其文体的不明确。像游记、人类学专著、文学作品,又像列维—斯特劳斯老师的自传或是他的田园调查报告。从文学、游记方面看,《忧郁的热带》时间链条的组合极为自由,甚至带有一丝意识流痕迹,颠覆了他之前的一切游记。文笔之细腻、情感之真切、思考之深邃尤为精彩。 我们首先要探讨的问题就是书名的含义。何为“忧郁的热带”?热带为什么是忧郁的?是谁定义的忧郁?是作者忧郁还是热带忧郁?书的法语原名是“TRISTES TROPIQUES”,好像更应该翻译为“悲伤的热带”,不知王志明先生翻译时有着怎样的思考?但如今细细品味,如若翻译为“悲伤”与“忧郁”二词相较,“悲伤”更倾向于一种染上色彩的情绪,“忧郁”则是一种长远而深沉的惆怅。此书1955年出版,1931-1951年写作,写的是斯特劳斯1931-1936年

...
显示全文

列维—斯特劳斯,法国作家、哲学家、人类学家,结构主义人类学创始人和法兰西科学院院士。《忧郁的热带》是他人类学专著系列文集的第15卷,也是补卷。但是,列维—斯特劳斯其实是首先完成了《忧郁的热带》,之后才写出了《结构人类学》等人类学领域的扛鼎之作。 《忧郁的热带》并不好读下来,但是读它的过程却很有意义。这本书的有趣之处首先在于其文体的不明确。像游记、人类学专著、文学作品,又像列维—斯特劳斯老师的自传或是他的田园调查报告。从文学、游记方面看,《忧郁的热带》时间链条的组合极为自由,甚至带有一丝意识流痕迹,颠覆了他之前的一切游记。文笔之细腻、情感之真切、思考之深邃尤为精彩。 我们首先要探讨的问题就是书名的含义。何为“忧郁的热带”?热带为什么是忧郁的?是谁定义的忧郁?是作者忧郁还是热带忧郁?书的法语原名是“TRISTES TROPIQUES”,好像更应该翻译为“悲伤的热带”,不知王志明先生翻译时有着怎样的思考?但如今细细品味,如若翻译为“悲伤”与“忧郁”二词相较,“悲伤”更倾向于一种染上色彩的情绪,“忧郁”则是一种长远而深沉的惆怅。此书1955年出版,1931-1951年写作,写的是斯特劳斯1931-1936年在巴西的生活,是从现在写过去,在时间上更是沉淀了20年的思考与自省,这一点在其对一些问题的思考中可以窥见,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百年孤独》一书。热带原始部族的生活状况并不安逸,相反,他们实施面临着饥饿与死亡,族群人数逐年递减,风俗文化日益消逝,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被现代化。作者看到这些,出于对人类文明多样性的担忧,自身也会感到忧郁。同时,作者陷入了保护古老文明与使用先进手段的悖论、根本不可能做到客观、超越性研究的痛苦、人类学家存在自身的悖论等等思考。 我们能否做到客观的、超越性的人类学研究?文明有没有优劣之分?人类学的始祖应该算达尔文。这一学科从一开始就是为殖民者入侵其他国家和地区服务的,如同曾经流窜在中国的日本浪人,其实是日本人在我东北建立“伪满州国”的有效侵略武器。直到19世纪晚期,人类学家才提出了“文化相对论”的概念,为人类学研究作了一个基本平等的预设。前言中提到,斯特劳斯写《忧郁的热带》时受到了法兰西学会的资助,但是作者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始终以一个平等的视角看待南美洲的部族文明。这实在警醒我们读者,我们看似开放包容的胸怀其实容不下任何异物,我们早已预设好了“文明”、“解放”的概念,如若不信,请细细品味“发现”这个词,我们会说“欧洲人发现了部族文明”,但是有谁会说“巴西发现了美国文明”?这一词语的用法本来就包含有比较、划分优劣的成分。说到原始部落,我们会直观地想到野蛮、粗鲁的男人,不穿衣服的妇女,藏秽的草席、恐怖的风俗……可是谁想过从他们的角度看待世界啊?他们自有可以自给的神秘巫术与宗教,他们也会认为我们看似文明、高尚的行为实际上无比残忍和粗鲁。 “每一个人,身上都拖带着一个世界,由他所见过、爱过的一切所组成的世界,即使他看起来是在另外一个不同的世界里旅行、生活,他仍然不停地回到他身上所拖带着的那个世界去。” 在南美田园调查期间,作者依然不可改变地保留着现代人的时空观念和社会阶层属性,作者在第三十八章提到,“一个人类学家的两种不同态度,也就是在自己社会是批评者,在其他社会是拥护随俗者,这样的态度背后还有另外一个矛盾,是他觉得更难以找到脱逃之路、解决之方。如果他希望对他自己社会的改进有所贡献的话,他就必须谴责所有一切他努力反对的社会条件,不论那些社会条件是存在于哪一个社会里面,这样做的话,他也就放弃了他的客观性和超然性……”这就是人类学家的悖论,但我相信,人类学家们可以在两者之间寻找一个均衡点,不偏向任何一方。 作者在第九章提到,旅行是空间的转变,也是时间与社会阶层的转变。这句话很有意思。,斯特劳斯与部族居民生活在同一时空之中,但是在原始居民身上,他看到的分明是自身群体发展的一个历史阶段,也即过去的自己。因而作者的忧郁与热带的忧郁可以被时间统一起来。看着自己时时遭受饥饿与死亡,风俗文化日益消逝,被政府“扶持”,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被现代化风气污染。如此这般看着自己一步步走向不可逆转的伤害之中,也许正是忧郁的滥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忧郁的热带的更多书评

推荐忧郁的热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