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rtwangler Furtwangler 评价人数不足

从富特到Schönzeler

南瓜扶手
2017-12-04 14:14:43

与Schönzeler的另一本书同时评论: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7076377/

给音乐家树碑立传并不新鲜,展现新的视角并在未来若干年里留下回响,则十分艰难。Hans-Hubert Schönzeler为布鲁克纳和富特文格勒所作的传记就当之无愧属于其中。这两本传记分别写于上世纪70年代和90年代,在学术研究与音乐演绎的风向瞬息万变的今天,它们仍然是解读这两位音乐家绕不开的巨著——尽管只有百来页厚。尤为难得的是,学者式的分析并没有妨碍行文的可读性,甚至可说对“外文苦手”相当友好。此外,两本书的插图都相当丰富,音乐家各个时期的照片、手稿等,足以让乐迷瞥见他们生活与创作的境况,也小小满足自己“合理的好奇心”。至于附录的作品和生平年表,也是相当好的查证资料。相信喜欢布鲁克纳和富特文格勒的读者能从中找到阅读的乐趣。

我想或许应该多说说作者Schönzeler其人,也从一个侧面得见他缘何能写出如此重量级的佳作。虽然冠以十足德派的姓氏,但Schönzeler的背景可算十足国际化:德裔,澳籍,英居。为躲避希特勒政权,Schönzeler一家远赴澳洲,却因德裔身

...
显示全文

与Schönzeler的另一本书同时评论: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7076377/

给音乐家树碑立传并不新鲜,展现新的视角并在未来若干年里留下回响,则十分艰难。Hans-Hubert Schönzeler为布鲁克纳和富特文格勒所作的传记就当之无愧属于其中。这两本传记分别写于上世纪70年代和90年代,在学术研究与音乐演绎的风向瞬息万变的今天,它们仍然是解读这两位音乐家绕不开的巨著——尽管只有百来页厚。尤为难得的是,学者式的分析并没有妨碍行文的可读性,甚至可说对“外文苦手”相当友好。此外,两本书的插图都相当丰富,音乐家各个时期的照片、手稿等,足以让乐迷瞥见他们生活与创作的境况,也小小满足自己“合理的好奇心”。至于附录的作品和生平年表,也是相当好的查证资料。相信喜欢布鲁克纳和富特文格勒的读者能从中找到阅读的乐趣。

我想或许应该多说说作者Schönzeler其人,也从一个侧面得见他缘何能写出如此重量级的佳作。虽然冠以十足德派的姓氏,但Schönzeler的背景可算十足国际化:德裔,澳籍,英居。为躲避希特勒政权,Schönzeler一家远赴澳洲,却因德裔身份饱受牢狱之灾,直到21岁才获释并归化入籍。1950年以库贝利克助理的身份定居英伦,从事作曲、指挥和研究。他于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执棒富特文格勒逝世10周年纪念音乐会,并完成布鲁克纳《第八交响曲》(first version)、《第三交响曲》(authentic first version)的世界首演。学者与指挥的双重身份,使他有幸从研究成果中汲取养分,反过来也有足够的机会实践自己的研究成果,这样相得益彰,才有我们今天读到的两本书。而自身经历的文化错愕、尤其是百口莫辩的双重吊诡——在德国是希特勒反对者,在澳大利亚是敌国公民——想必无论在现实还是精神上都深深压抑了他的艺术理想。幸或不幸,倒是打通了他与富特文格勒的戚戚之心:在纳粹德国,富特是孤独的艺术家;在战后,他又是推定有罪、须自证清白的纳粹走徒。何其相似!

说得太多。读毕两本传记,首先向杰出的学者Schönzeler致敬,然后……或许Schönzeler本人也值得有人树碑立传。

(刊于2017年第12期《爱乐》杂志,原文无标题)

PS:从2018年起,我想坚持做件小小的事:每个月在《爱乐》杂志的书房栏目以短书评的形式推荐3~4本书。这是我长久的心愿,希望能分享聆听与阅读的双重喜悦。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Furtwangler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