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之树 知识之树 8.3分

关于分析哲学、人生和现代化

ztl
2017-12-04 看过
Mr. Wright反对科学理论进驻人文社科研究,认为这是理科学方法对人文科学的错误类比,我认为这是作者所犯的最基本的错误之一。Mr. Wright认为人生、社会、心、脑、语言这些问题,都得用哲学来解决,我以为并非如此。所有关于人的认知的部分,都必须从人的智能研究出发,这是生物(神经)学的;关于社会的部分,则需要在人的智能特点的基础上,根据群体的特性来设立模型。这两个方面我想必然是人文社科的基础。哲学最终将是一个话题很少的边缘学科。作为一门只是靠个人的聪明,不是沿着一个系统的生成结构,而是从半道沿着所看到的patterns来进行研究,即使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也只是事倍功半。没有找到合理的路径,没有合理的方法论,仅仅靠猜测、推理,是很难达到真正的知识的。毕竟,很多知识,是超越个体智能极限的,谁都不行。
所以Mr. Wright在谈到goodness,谈到心与物,谈到人的行动的说明和理解,都是谈到半途就止住了。比如,他说,人为什么采取一种行为?因为他要么是出于外在的因素(环境让他这么做)要么出于内在的因素(他自己想这么做)。到此Mr. Wright就结束了,大肆分析外在如何内在如何,但是没有问:为什么外在环境会引发他这么做?为什么他内在会有如此的想法?这就涉及到智能的workings和人的存在机制,必然走向了科学。我印象中,所有类似的研究,包括康德研究人三种反应方式的三大批判,都是在分析“是怎样”,而没有分析“为什么是这样”。当然,在他们的年代,他们还不知道是什么样,所以首先根据观察查看是怎么样。毕竟,就连弗洛伊德,也不过在做descriptive的总结,提出一种错误的猜测,即人类的性动力。
Mr. Wright谈及科学和价值问题。其一,他认为希腊文明和犹太文明,造成了西方文明今天科学和价值的分裂,导致价值真空。我以为这种说法是错的。没有希腊文明和犹太文明的中国社会,一样出现科学和价值分裂,一样真空。不是文化传统导致的,是一种必然。其二,他认为现代科学(知识)失去了自主的地位,而被技术强力所劫持。我认为这是错误的。他的错误在于,前后两种搞知识的人不是同一类人。而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同一类人都还保持了同样的状态。Mr. Wright拿了错误的对象进行比较。而且,并非技术强力劫持科学,而是利益劫持科学。现代社会中,一方面,任何人只要拒绝利益,都可以自己搞学问;但是另一方面,一旦你想用昂贵的设备,甚至还想谋生,必然受雇,受雇就得听命于人。人家是干嘛的?国家是政治利益,企业是商业利益,不都得受限制。其三,他认为教育本是培养素质,现在变成了专业训练。我认为这也是错误的。这里面的错误在于前后两种“教育”不是同一个概念,对象亦不同。其四,Mr. Wright希腊人的理性是跟价值联系在一起的,但是现代科学没有。这个问题恰好回答了他自己的另一个问题,即他提到,培根说要征服自然先认识自然。现代科学的研究方法就是认识自然。古希腊哲学家并不纯粹像认识自然,或许是一开始就在寻求一种价值相联系的观念。其五,Mr. Wright认为,希腊理性的好奇精神引发探索,而这引发了相对主义怀疑论。我认识这中看法是肤浅的。谁提出了怀疑论?三流哲学家而已。苏格拉底?笛卡尔?康德?维特根斯坦?其六,Mr. Wright提到犹太文明引发的两大宗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都把圣书作为绝对权威。但是此处问题出现了:圣书也是某些聪明人士的作品,因此必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一旦认为绝对权威,必然涉及如何填补漏洞、自圆其说的问题。这就引发了不同教派的出现。任何在智力上愿意有所作为的人,绝不会绝对相信另一个或几个同样的人写出来的和想出来的一套东西,尤其是无法通过验证、反驳的神话故事。其七,Mr. Wright认为古代有瞧不起技术的传统,导致现在科学转向技术很晚。我以为,这跟研究知识的人的身份有关系。这些人通常没有需求,也就不研究怎么纺棉花的技术。他们也搞技术,不过是搞永动机、time machine这些东西。所以Mr. Wright误解他们了。所以,一直要等到科学知识积累到一定程度,并且教育普及到一定程度,才有这批工程人士出来,搞科学的应用。其八,西方科学之所以没有成为价值之源,那是因为它一直停留在认识自然的部分。要成为价值之源,还得等一批带有价值取向的研究人员,比如我,来完成从科学到价值的引申。理性并没有取代上帝的地位。理性只是一种手段。人类当中,相当大一部分人,或许超过半数,都存在这样一种心理需求,即精神依靠,可能跟 locus of control有关,同时可能跟这些人天生follow型的trait有关。所以当这种依靠缺失的时候,他们感觉很失落、迷茫。所以在现代社会,失去了宗教信仰或政治信仰之后,有些人就寻求新的宗教如sientology,或者(东方)神秘主义,有些人就寻求感官刺激。其九,Mr. Wright提到科学家应该顾及自己的责任。我认为此处涉及两个问题,即理论和应用的问题。一个科学家搞聚变裂变,这是理论,理论上从理想状态来说,没有什么责任。(不理想状态就是要考虑愚蠢的人类,可能会坏事。所以有些事你不告诉他们。)但是想出来做成炸弹的应用,就是要考虑可能的后果。其十,Mr. Wright看上去有一颗脆弱的好心肠。因为看到现代的科技有诸多的坏的可能,就哀叹连连,认为无法回到希腊人天真无邪的状态,无法以自然界秩序为上,不要逾越,一面遭宇宙平衡之神惩罚。首先这是一种害怕犯错就采取保守策略的心态,说明Mr. Wright本人是一个保守心理特质的人。其次他以为人不是自然的。当然这是一个容易混淆的概念。正如“我忘了是谁”所说,就如老鼠打的洞,人类建造的对象,也是自然的。人类是自然的产物,人类的行为也是自然的,不过是人类搞死自己,也是自然的,就如别的动物出现了问题灭绝了一样。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知识之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