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 雪国 8.1分

孤独与虚无

Coco肥彭
2017-12-03 21:45:16

终于,看完了《雪国》。这本书,耐不住性子就看不完。看完以后,会觉得是大片的空白和虚无,甚至不知道到底在说着什么。说是大学生必读书目,很多很多的人,都没有看过。而我,在高中就想看的书,大一上半学期快结束之时,才看完。

看到豆瓣,有一位读者说

可在我心里,驹子才是火。是一团不灭的火。她热烈的爱着岛村,她的身体只属于岛村。喝醉后踉踉跄跄的脚步只寻着岛村的房间,她要岛村睡,却又不让他睡。她想和岛村说很长的话,却又说岛村是个坏人。她不想爱岛村爱的太过“廉价”却又控制不住的爱他。

岛村把这间奇特的房子扫视了一圈。只有南面开了一个低矮的窗,但细格的纸门却是新糊的,光线很充足。墙壁也精心地贴上了毛边纸,使人觉得恍如钻进了一个旧纸箱。不过头上的屋顶全露出来,连接着窗子,房子显得很矮,黑压压的,笼罩着一种冷冷清清的气氛。一想起墙壁那边不知是个什么样子,也就感到这房子仿佛悬在半空中,心里总是不安稳。墙壁和铺席虽旧,却非常干净。

他想:驹子大概也像蚕蛹那样,让透明的身躯栖居在这里吧。

在岛村眼里,驹子是这样的虚无,是这样的徒劳。似蚕蛹一般,都是毫无意义的。驹子努力读书并做笔记是毫无意义的;在寂寥的山村里勤奋的练琴是毫无意义的;给即将去世的行男治病是毫无意义的;爱上根本不可能会爱她的岛村是毫无意义的。驹子所做的一切,在她自己来说,只是想有尊严有所追求的活下去。她始终在与自己周围的环境抗争着,可最终她的抗争只是成为了一种虚无的东西而存在,她的抗争是实实在在的,可最终的结果却是虚无的。在这实与虚的矛盾中,驹子的人生化为了一种真真正正的徒劳的悲哀。

三九寒天织出来的麻纱,三伏天穿上令人觉得特别凉爽,这是由于阴阳自然的关系。倾心于岛村的驹子,似乎在根性上也有某种内在的凉爽。因此,在驹子身上迸发出的奔放的热情,使岛村觉得格外可怜。

岛村喜欢雪国,喜欢雪国的山,喜欢雪国的雨,喜欢很多,他好像也喜欢驹子。喜欢驹子的肌肤,喜欢驹子的身体,喜欢她照在镜子里粉黛脸庞:

她面对着枕旁的梳妆台照了照镜子。

“天到底亮了。我要回去了。”

岛村朝她望去,突然缩了缩脖子。镜子里白花花闪烁着的原来是雪。在镜中的雪里现出了女子通红的脸颊。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纯洁的美。

也许是旭日东升了,镜中的雪愈发耀眼,活像燃烧的火焰。浮现在雪上的女子的头发也闪烁着紫色的光,更增添了乌亮的色泽。

驹子太过在乎岛村,可驹子除了岛村,还可以在乎谁呢?一副躯壳存活在这舞场里,陪酒,陪笑,只盼着岛村能来这里,能来这里滑雪,观山,能和她见面。

他去溪流尽头观赏红叶,曾打驹子家门前走过,那时候,她听见车声,断定又是岛村,便跑到外面来看.岛村却连头也不回.她就说他是个薄情郎.她只要被唤到客栈,没有不去岛村的房间的.去浴室的时候,也顺便走来了.若有宴会,就提前一个钟头来,一直在他那里玩到女佣来叫她.她还常常从宴会上偷偷溜出来,对着梳妆镜修整面容.

但,在岛村看来,迷人的不是驹子,而是叶子。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车在信号所前停了下来。

一位姑娘从对面座位上站起身子,把岛村座位前的玻璃窗打开。一股冷空气卷袭进来。

姑娘将身子探出窗外,仿佛向远方呼唤似地喊道:

‘站长先生,站长先生!’

岛村爱慕叶子,似从那火车站清澈透明的声音开始。但好像晚一些,余晖照在车窗的玻璃上,透过玻璃,映射着叶子的脸庞。

如果说,岛村对驹子是喜欢是眷恋。那么,岛村对叶子是畏惧是着迷。驹子带给岛村更多的是安抚,而叶子带给岛村的是想象。

黄昏的景物在镜后移动着。也就是说,镜面映现出的虚像与镜后的实物在晃动,好像电影里的叠影一样。出场人物和背景没有任何联系。而且人物是一种透明的幻像,景物则是在夜霭中的朦胧暗流,两者消融在一起,描绘出一个超脱人世的象征世界。特别是当山野里的灯火映照在姑娘的脸上时,那种无法形容的美,使岛村的心都几乎为之颤动。

叶子的描写并不多,也不刻意。或许这也是他在岛村心里的一个形象吧,就只是一个幻影。她隐晦,她迷人,她模糊,她单纯。她自成一个世界,一个没有岛村的世界。连同她的离开也那样的空白,留下数不尽的空无。

雪国是岛村认识驹子的地方,也是他遇到叶子的地方。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结束。故事是那样的悲凉,呈现在眼前的仿佛是一片黑白。似乎读懂了,又似乎什么也不明白。这种虚无,被岛村的孤独,表现的赤裸裸。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雪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雪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