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疾 顽疾 7.8分

受贿与腐败

鹤顶红
2017-12-03 17:54:17

腐败,从古至今,无论外国还是天朝,都是一个顽疾。张宏杰的《顽疾》就是说的这个问题,读完想了很多,但总是无法特别清晰的表达,只好仅就自己理解的受贿与腐败略略谈一下吧。

腐败存在在很多领域,不只政府机关就像医疗领域的商业贿赂,也是腐败的一种表现形式。经常有些运动来临,大张旗鼓的对这个商业贿赂行为进行鞭挞,可是总是没有多少用处,运动一过,依然故我。

其实,每件事情的存在都有其客观原因的,腐败也是一样。张宏杰认为,腐败首先是制度问题,然后才是道德问题,我深以为是。

一个现象出现,如果只是某个人的道德问题,那么这种现象不会普遍,但是,如果是大面积的出现,那么,就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群体的问题了,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得从根源入手,否则,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可能取得成功。

拿腐败为例,首先得思考为什么能腐败、为什么得腐败?能腐败,是因为人手中有相应的权利,有寻租的空间,特别是在中国的现实中,很多一把手握有绝对的权利,却没有相应的制衡。要腐败,是因为每个人都是生活在活生生的现实中,都要吃喝拉撒,都要迎来送往,都有七情六欲,那么如果工作报酬满足不了个人生活的必须,那势必会让人想方设

...
显示全文

腐败,从古至今,无论外国还是天朝,都是一个顽疾。张宏杰的《顽疾》就是说的这个问题,读完想了很多,但总是无法特别清晰的表达,只好仅就自己理解的受贿与腐败略略谈一下吧。

腐败存在在很多领域,不只政府机关就像医疗领域的商业贿赂,也是腐败的一种表现形式。经常有些运动来临,大张旗鼓的对这个商业贿赂行为进行鞭挞,可是总是没有多少用处,运动一过,依然故我。

其实,每件事情的存在都有其客观原因的,腐败也是一样。张宏杰认为,腐败首先是制度问题,然后才是道德问题,我深以为是。

一个现象出现,如果只是某个人的道德问题,那么这种现象不会普遍,但是,如果是大面积的出现,那么,就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群体的问题了,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得从根源入手,否则,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可能取得成功。

拿腐败为例,首先得思考为什么能腐败、为什么得腐败?能腐败,是因为人手中有相应的权利,有寻租的空间,特别是在中国的现实中,很多一把手握有绝对的权利,却没有相应的制衡。要腐败,是因为每个人都是生活在活生生的现实中,都要吃喝拉撒,都要迎来送往,都有七情六欲,那么如果工作报酬满足不了个人生活的必须,那势必会让人想方设法去满足个人需求。另外,人是最容易比较的,当同样完成一项工作,得到的报酬却不相同,那就不是任何人都能心理平衡的了。所以,想要制止腐败,首先得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让人的权利得到限制,有相应的监管,同时还要得到相符的回报。

但是,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其实很难。因为我们的制度设计是基于人性本善的前提的,和西方人性本恶的观点是完全不同的,我们更注重道德的力量。那么,在这种大前提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下,作为个人该怎么办呢?我觉得可以拿两个典型作为说明。

首先是曾国藩。曾国藩在我小时候是作为反面人物来定位的,因为他是镇压太平天国运动的刽子手,但是,这些年,社会在进步,可能也是意识形态的监管有所松动,很多作品都是把他当成正面人物来描写了,或者至少也是善恶参半。曾国藩是个律己很严的人,个人生活其实过得比较清苦,但是他该收的陋规还是会选择性的收一些。为什么这样呢?因为他生活在这样一个现实的社会,如果过于标榜自己的崇高,会显得其他人过于龌龊,那么他在官场上将寸步难行,想要做事那就完全不可能了,另外,他基本的生活也需要保障,在薄俸制下他没法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那么他选择性的用了一些陋规其实无可厚非。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对比的是海瑞。对于海瑞,其实一直都是褒奖的声音居多,因为我们崇尚道德。但是,道德当不了饭吃,他的生活过得就异常的清苦,清苦到普通人无法忍受的程度,连带家人都受累。不可否认,海瑞的道德水准是很高的,也身体力行的践行了圣人之言,但他的做法,对于普通大众其实没有指导意义,何况,在他的高道德水准的印衬下,其他人显得太不堪,他也找不到同路人,做任何事都会碰到掣肘,也就无法真正做到为民办事了。

道德当然是需要的,也是应该提倡的,但是在现实中,我想做曾国藩好过做海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顽疾的更多书评

推荐顽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