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犹太人---以色列“史记”

菜田
2017-12-03 11:07:38
很多人也许跟我一样,一开始对犹太教、伊斯兰教,以色列、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傻傻分不清。

首先科普一下都发源于耶路撒冷,影响众多西方世界的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及其分支宗教之间的关系。

三大西方宗教都源于圣经《旧约》。犹太教命中注定漂泊,在《旧约》中既被指示“Now the LORD had said unto Abram. Get thee out of thy country, and from the kindred, and from thy father's house, unto a land that I will shew thee”, 开始了颠沛流离的考验。

犹太教只承认圣经中《旧约》的部分(即希伯来圣经,可见地道的希伯来语是判断犹太教民身份是否纯正的标准之一,不是极端正统的“外地口音”则受到歧视),认为亚伯拉罕和摩西是先知(联想中学艺术课上《摩西十诫》,机智脸),只信奉唯一的My Lord。和咱们中国忌讳直呼各种尊称的大名一样,My Lord我的主也忌讳每天被人挂在嘴边,而且又是希伯来语,于是主的名字都渐渐被人们所遗忘了.....而犹太教的主为了回馈他的子民,也承诺保护,且只保护(这点很重要)犹太人。

也许这时候小伙伴们开始打开度娘,查询怎样成为一个犹太人,得到主的庇护。广义上来说,犹太人作为一个民







...
显示全文
很多人也许跟我一样,一开始对犹太教、伊斯兰教,以色列、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傻傻分不清。

首先科普一下都发源于耶路撒冷,影响众多西方世界的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及其分支宗教之间的关系。

三大西方宗教都源于圣经《旧约》。犹太教命中注定漂泊,在《旧约》中既被指示“Now the LORD had said unto Abram. Get thee out of thy country, and from the kindred, and from thy father's house, unto a land that I will shew thee”, 开始了颠沛流离的考验。

犹太教只承认圣经中《旧约》的部分(即希伯来圣经,可见地道的希伯来语是判断犹太教民身份是否纯正的标准之一,不是极端正统的“外地口音”则受到歧视),认为亚伯拉罕和摩西是先知(联想中学艺术课上《摩西十诫》,机智脸),只信奉唯一的My Lord。和咱们中国忌讳直呼各种尊称的大名一样,My Lord我的主也忌讳每天被人挂在嘴边,而且又是希伯来语,于是主的名字都渐渐被人们所遗忘了.....而犹太教的主为了回馈他的子民,也承诺保护,且只保护(这点很重要)犹太人。

也许这时候小伙伴们开始打开度娘,查询怎样成为一个犹太人,得到主的庇护。广义上来说,犹太人作为一个民族的统称,需要具有民族的血统,更重要的具有类似的文化认同、语言(希伯来语学起来...)、生活习惯、宗教信仰。犹太人种族内部也分高低贵贱,近几十年起源于德国的阿什肯纳兹犹太人是比较高端洋气的代表,象征着收到西方社会侵染的先进群体。而另一支塞法迪犹太人则大多起源于东方国家,弱弱直不起腰杆。《我的应许之地》中即展现了连个分支之间矛盾的形成、长期的隐忍、和揭竿而起的激化反抗。

比较懒的小伙伴们则想,那么“说服主去庇护更多的人不是更直接方便”。于是,在摩西创建主之后的1200年,犹太人耶稣,自称神之子(弥赛亚),宣城只要信奉他,除了犹太人之外的芸芸众生也可以被保佑。相比在物质精神分明都比较落后,人们活不活、有没有饭吃都要看天的时代,这一创举得到了相当的认可,也使《圣经》广泛的流传到欧洲,为近现代西方世界的宗教信仰奠定基础。

同样有着宗教天份的默罕默德,生于耶稣之后600年的阿拉伯地区,生成自己为先知,认为《圣经》流散失真,口述《古兰经》,发展伊斯兰教。伊斯兰教不认为我主有凡身的儿子,认为耶稣最多是个天使,而默罕默德是高于天使的先知,传达主的福祉。

传统保守的犹太教不承认上帝的化身,耶稣基督,也不承认先知默罕默德,只庇护犹太人,所以发展局限,又怎么能不遭到非犹太人的嫉妒,被谣传与出卖耶稣的“犹大”有关....屡遭迫害。

有宗教背景做铺垫,就不难理解正统的犹太人为什么对圣城耶路撒冷情有独钟;为什么一直依靠宗教信仰认定身份,而散落在世界各地;为什么在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在欧洲惨遭洗劫;又为什么有先见的犹太人热忱笃定急切的要在地中海边的土地上建立起一个自己的家园,而没看看到这里已长久是别人(阿拉伯人)的属地。

这一切是犹太人的悲哀的宿命,也是他们必须要正视面对的命运;是以色列1948年建国的原因,也是长期以来巴以问题的根源。

按说一个身处其中的人,很难将以色列犹太人建国的迫切生存的需要及热情,因为占领而道德上不可无视的污点,和在面对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中基于生存本身所必须做出的反抗、甚至先发制人的攻击,做出客观、公正、带有感情色彩、又极富理性思考的描述。

然而阿里·沙维特做到了,又不止做到了这些。

从1897年的每一个历史阶段,沙维特选取一个有代表性的事件,一个地点,几个代表性的人物采访记录,向他的人民、更向世界描述了本-古里安一代人散发着橘园芳香、劳作汗水、和犹太人拉动区域生活质量,与村落阿拉伯人雇佣共建的建国创举;大屠杀的悲哀和迁移过程中几代人命运的变化、身份的重新认同;国家发展中世俗的犹太复国主义与极端正统的宗教信仰的矛盾;建国之初以色列人在技术、物质极度匮乏下为了种族安全发展核弹,并保守低调维护中东“无”核区域的坚定与卓绝;犹太教内部阿什肯纳兹犹太人与塞法迪犹太人之间的平衡矛盾;以色列现代的声音及缺少政治方向、政府无能的控诉。

一城一脉络,一人一观点。在敏感问题上,沙维特的描述以采访的形式,尽量阐述事实,又毫不避讳的加之自己的观点。与其说沙维特是历史记载者,是作家,更不如说他是爱国主义者,是尖锐的评论家。

作为一个不得不以占领作为结束自己漂泊和被迫害的民族,谈到巴以问题,是敏感但必须直视的。在生存面前,道德似乎只是个美丽的词汇。以色列承认占领的实施,并在早期试图以和平共建的方式与阿拉伯人相处,但当经济发展差距拉大,民族意识逐渐崛起时,道德作为挡箭牌又引发了无数“正义”的战争,为了“和平”的战争。这也许是我们同化力如此强,且一直以来相对安定生活的民族很难体会的生存之道。

我们从宗教谈起,感恩广义的“主”对人民的庇护;而又不得不自嘲,寻求庇护的人民,为了得到安乐平和而“不得不”开展的无休止的战争。这一切是神的旨意,又或许是人的执意。

菜田 读书分享公众号
菜田 读书分享公众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应许之地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应许之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