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荣天命,知罪春秋

岑弦
2017-12-03 10:43:09
“理征衣鞍马匆匆。又在关山,鹧鸪声中。
三叠《阳关》,一杯鲁酒,逆旅新丰。
看五陵无树起风,笑长安却误英雄。
云树濛濛。春水东流,有似愁浓。”


行走世间的英雄,毕生心血倾注,舍得一身荣辱,到头来,在铭刻的墓志之中,知罪的春秋之上,会与旁人有几分不同?


——


故事的前尘,是两段国破家亡的旧恩仇。心怀怨愤的赵氏后人颠覆天下;趁人之危的曹氏余臣窃夺权柄。将军一去,大树飘零;壮士不还,寒风萧瑟。前朝余子在山岳崩颓中远遁蓬莱,不问世事;而赵氏王朝在风雨飘摇中仓皇南渡,偏安江表,俟图恢复。


后来的人看往史,往往后见之明有余,前世之忧不足。总要试图从泛如江海的实然中找到一段可以立足的浮槎,以供他在是非成败的海上天河间往来评说,指摘旁人,宽慰己身。
其实,哪有这么多的是非成败可言?穷途末路的时候,流寓世间的是非判断有多少是人心的好恶,谁看得清楚?不过借此支撑一下乱世中飘零轻贱的人命,活一份念想。只是这念想多少有点自欺欺人。


真的翻过头来看,江山易手世代不缺,朝廷内斗年年翻新。但这从来不是人间的本色。如果成功者的得位一定要用狠毒、阴暗与残忍来解释


















...
显示全文
“理征衣鞍马匆匆。又在关山,鹧鸪声中。
三叠《阳关》,一杯鲁酒,逆旅新丰。
看五陵无树起风,笑长安却误英雄。
云树濛濛。春水东流,有似愁浓。”


行走世间的英雄,毕生心血倾注,舍得一身荣辱,到头来,在铭刻的墓志之中,知罪的春秋之上,会与旁人有几分不同?


——


故事的前尘,是两段国破家亡的旧恩仇。心怀怨愤的赵氏后人颠覆天下;趁人之危的曹氏余臣窃夺权柄。将军一去,大树飘零;壮士不还,寒风萧瑟。前朝余子在山岳崩颓中远遁蓬莱,不问世事;而赵氏王朝在风雨飘摇中仓皇南渡,偏安江表,俟图恢复。


后来的人看往史,往往后见之明有余,前世之忧不足。总要试图从泛如江海的实然中找到一段可以立足的浮槎,以供他在是非成败的海上天河间往来评说,指摘旁人,宽慰己身。
其实,哪有这么多的是非成败可言?穷途末路的时候,流寓世间的是非判断有多少是人心的好恶,谁看得清楚?不过借此支撑一下乱世中飘零轻贱的人命,活一份念想。只是这念想多少有点自欺欺人。


真的翻过头来看,江山易手世代不缺,朝廷内斗年年翻新。但这从来不是人间的本色。如果成功者的得位一定要用狠毒、阴暗与残忍来解释,那再平坦的世途最终也会走向毁灭。


毕竟这世间洪流,浑浊湍急之下,仍有清明洗练的风骨与人心。


世局纷乱,要看到所当然的冲突与不得已。也要明白有时候短时间内,道义不能战胜非道义,但长时间看,只有合道义的才能长久。


天地日月悠久而已,故人当存乎远,不可见其迩。
所以我们看到了这样一批人,李徵,殷闻岚,梁绍,周以棠,李瑾容,谢允,周翡,霓裳夫人,段九娘,以及无数无从知姓名、无数死于不相干的人。
“舍生的与苟活的,忍痛的与忍辱的,恰如秋水共长天一色。”


——


须知任天下事易,死天下事难。死天下事易,成天下事难。
若能成之,何计死生。如其不成,虽死何益?
若死生不易谈,但求一正位中道。与其死于不正,孰若生於正。与其生於不正,孰若死於正。在乎忠与智者之一择焉。


“死固可惜,贵乎成天下之事也。如其败天下之事,一死奚以塞责?
生固可爱,贵乎成天下之事也。如其败天下之事,一生何以收功?”
“人之一生,何其短,何其憾,何其无能为力,何其为造化所弄。
又何以前仆后继,为孜孜以求者、未可推卸者而百死无悔。”
英雄一生心血,究竟有何不同,想必他们已经给出了回答。


——


“楼观才成人已去,旌旗未卷头先白。叹人间、哀乐转相寻,今犹昔。”
人事代谢,古今往来总是让人唏嘘。四十八寨的风云终将褪色成前尘往事,年轻如阿翡也会在流水一般的时间里老去。


江湖里恩恩怨怨,若不随故人黄土长埋,便如新雪再满行钵。
又一年春色遍染,人间无熟客。


圣人为邦百年可以胜残去杀,只是可惜时无百年之世,世无百年之人。
后来人面对天命时的不甘与遗憾,往往无所遁于形,无可解于心。
但是仍要知道,黄尘固然让英雄老尽,夜色却拦不住天光乍破。


时间是否定也是肯定,砂砾会成就高山,川谷能汇同江海。英雄的生命死而不亡,与山河同在。


————


天有大命,人有大命。
最后说说小谢。


“世事短如春梦,人情薄似秋云。不须计较苦劳心。万事原来有命。
幸遇三杯酒好,况逢一朵花新。片时欢笑且相亲。明日阴晴未定。”
小谢是一个让人念念不忘的人。
他似乎在不经意间让自己的存在跨越了南北,泯然了寒暑,甚至还打算阴魂不散地抹平生死。


记忆中,有他在四十八寨漫山苍翠中的一首破阵子,在阴暗地牢中的素月白骨阑珊夜,扇面上的“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笔尖下的“危亡之运”“去故之悲”,还有他不在的时候,江湖上传唱不歇的《哭妆》《离恨》,阵阵《寒鸦》。
他的一生,虽然练的是风过无痕,却到底不似飞鸿踏雪。
至少他的美人儿,已经把自己活成了他的样子。


从四十八寨初见至今,八年有余。
八年的时间,足以让生铁炼成名刀,足以让温茶凉个彻底。
足以给人生一个壮阔开场,也足以给征尘一段平平终局。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小谢的明达温厚仁义都是渗到骨子里的,烈火中淬出了琢玉磨石一般的温润。
有匪君子,大略如是。赫赫明德,见之不忘。


小谢能够在任何一种人生境遇中找到恰当的自足的位置。无论是九死一生的阵前还是孤灯冷雨的客栈,波澜里守得住本心,平凡处见得了传奇,无所愧怍,无所忧惧。再颠簸的时运到他这儿也讨了个没趣。
素位而行,不愿乎外,无往而不自得。即使身处黑暗,也因为即将亮起的天光而满足。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
另一面,他又始终没有失去感受的能力和心灵的温度。虽然相见无期,却仍想着哄小美人儿高兴。虽然不再一门心思的想要在金戈铁马中回复旧都,却始终未能忘情。虽然命悬一线,却仍记着交代。
热肠挂住,感慨万端。


每个人走到今天都经历了选择,放弃,偶然的获得和不得已的错过。
小谢虽然也有“诗万首,酒千觞”的心性,但他和“几曾着眼看侯王”的希真等人到底不相同。


江湖之人可以一边不在乎将相王侯,一边挂心江山社稷。但是小谢不可以。
生为皇子,生而有位,就规定了他有必须面对的责任。加上万恨触目、九泉伤心的疮痍天下,不管这责任是生是死,所为是善是恶,他都必须承担起来。不论身在何处,都尽己所能减少伤害。


在小谢心里,这是只要他活着就背负的,对国对家对天下对烝民对身边每一个人的交代。


道路看似万千,选择只有一个。


在别无选择的路途上,承受着接踵而来的陷落和错过,死别和生离,求而不得,放之不下。


只能相信,天命靡常,却必将赏善罚淫。人生匆遽,也能刻骨铭心。
这样的人,这样的有匪君子,值得周遭的欢喜与命运的善待。



——2016.4.25
1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有匪(全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有匪(全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