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七八糟的一点感想

初见
2017-12-02 看过
读这本书时我整个人的状态都很糟糕,因此对主人公的境遇不免一边对照自怜,一边又刻薄地冷眼哂之。
我理解莫里斯泄洪一样的不安全感,但无法理解萨拉为何会祈祷“只要他活着,我愿意放弃他。”正常爱着的人难道不应该祈祷“只要他活着,我立刻离开亨利永远和他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吗?尤其萨拉这样自诩为婊子和骗子的无宗教信仰的人,怎么会宁可把苦难引降在自己身上,用可预见的自己一生的痛苦去换取对方的并不见得幸福的失去灵魂的下半生?
我曾见过一个不该有宗教信仰的人,用一种极其虔诚的方式去祈祷。我想他心中是有多苦、多挣扎,对那不得的事或人有多么向往,以至于祈祷的姿势都让人看起来感到绝望?
万人迷萨拉生活得很压抑,她对自己的掌控力和对生活的掌控力一样地不足。吸引再多爱她的人,于她的生活也并无益处。
亨利算一个可怜人吗?其实他在某种程度上也一直享受着萨拉的爱,以一种畸形古怪的方式。
萨拉死得太突然,对于活着的人来说,不知该算是一个解脱的开始,还是一个梦魇的开始。
莫里斯那天晚上梦见了萨拉,梦见他们一起逛街。那个雾蒙蒙的梦境中,他心里揣着事,梦里即使有萨拉也未能把他长久留住。所有未能好好告别的人,被突然分手或是突然听闻噩耗,可能在一段时间内都会反反复复做这样的梦吧。
无数个或模糊或清明的梦境,是做梦的人自己给自己的安慰,自己给自己的告别。
对于萨拉那个荒谬的誓言,莫里斯和我一样无法接受。作为同样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信徒在宗教上所寄予的精神寄托是我无法想象的,甚至于书中对于天主教的描写我都无法很好地去感知。
但是对于祈祷和精神寄托,我是抱有一种复杂的看法的。我曾和别人一起去雍和宫祈愿,我的愿望里有对方,而对方的愿望里并没有我。
而这种事发生过两次。
我只是一个俗人,专注于世俗生活。我不会去宽慰自己,爱人在死去之后可以依旧存在、依旧爱我。
但是,他死去是迫不得已啊,虽然他死了,但他不再会离开了。

如果选一个和自己比较像的角色的话,我想我是亨利吧。“谨小慎微”的我,即使是很努力了,也无法给予对方想要的爱的感觉。
那些炽热的爱情,永远只是我眼中的别人的故事。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恋情的终结的更多书评

推荐恋情的终结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