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 8.2分

断言、重复与传染的抛给我许多直击心灵的论点

李礼鲤
2017-12-01 21:24:09

迷上了心理学的我又读了这本大众心理学研究《乌合之众》。作者的很多论点倒是采用了他所谓领袖动员的断言、重复与传染三种方法,简单粗暴的给出了让人难以接受却无比真实的结论。

作者真的是洞穿了人性啊,在群体之中人就是有了不一样的思维与行为,他们巨大的数量又似乎证明他们所做的事情是非常合乎正义的。所以还是应该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能太从众了,但有时候又难免被群体的行为所裹挟,做一个超然独立的智者又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成书百年以来,很多事件依旧没有跳出书中所言的窠臼,似乎人性就是如此,群体就是缺少理性与无比愚蠢。

关于领袖的那部分也十分发人深省,群体就是需要一个强权人物,需要一个他们心目中的英雄与王者,需要杜撰出来这么一个形象满足人们奴性的需求吧。这又似乎能解释很多历史上的很多事件了,一个领袖振臂一呼,群体赢粮景从,做出了一些难以想象的事情,这便是群体的一种无意识吧,一些所谓的神化权威化未尝不是一个双向选择的结果。

总而言之,这本书真的是直击心灵啊,当然有的论点还是有一些武断与片面的,自己还是应当辩证的看。

读书摘抄:

当他们成为群体中一员的时候,他们的感情、思维和行为与他们单独一个人的时候迥然不同。

群体没有负罪意识,群体天然合理,他们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是合乎正义的,他们的数量决定了这一点。

他们的生平对于群众来说无关紧要,群众想要的只是满足他们需要的、打动他们心灵的伟人。

这些所谓的英雄或暴君,从来就没有真实地存在过,他们只是人们为了满足心理需要而杜撰出来的产物。

夸大其词、言之凿凿、不断重复、绝对不以说理的方式证明任何事情——这些都是公众集会上的演说家惯用的论说技巧,也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打动群体的手段。

群体总是对强权俯首帖耳,却很少为仁慈心肠所动。因为在他们看来,仁慈心肠只不过是软弱可欺的代名词。

制度是观念、感情和习俗的产物。观念、感情和习俗是相当稳定的东西,绝不随着法典改写而被一并改写。这样一来,对一个民族来说,它就无法随意选择自己的制度。

决定制度是否完善的因素,除了实用和时间之外,别无他物。

制度与一个民族的伟大以及另一个民族的衰败都是毫不相干的,各民族都是受自己的性格支配得,凡是与这种性格不合的模式,都不过是一件借来的外套,一种暂时的伪装。

群众从来就没有渴望过真理,面对这些不合口味的证据,他们会拂袖而去。假如谬论对他们有诱惑力,他们更愿意崇拜谬论。

尽管理性永远存在,但文明的动力仍然是各种感情,就像尊严、自我牺牲、宗教信仰、爱国主义以及对荣誉的爱这些东西。

在过去的时代里,作为一个社会的精英阶层,媒体掌握着丰富的信息来源,同时也以其学识和理性,担负着引导意见的作用,然而,它却正在逐步丧失自己的影响力。

表面自由的增加必然伴随着真正自由的减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乌合之众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合之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