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友 江湖老友 7.3分

谈笑未必鸿儒,往来也有白丁

林清明
2017-12-01 17:46:42
蔡澜给倪匡刻过一方印:余有四好,酒色财气。
是倪匡,也是蔡澜自己。
香港四大才子,金庸写武侠,倪匡写科幻,黄霑写歌曲,蔡澜提菜篮。
蔡澜这人很不正经,颇有金庸笔下老顽童的风范。
蔡澜对吃很有研究,曾任《舌尖上的中国》总顾问,他自己也做过几档美食节目。
看过《蔡澜谈名菜》,搭配两位美女主持,一路走,一路吃,一路玩。
那时的蔡澜已近古稀,一头白发,但面色红润,有福相但不算胖,穿黑色中山装,打领带,穿得很正经,但左肩却一直挎着个和尚袋,喝酒吃肉,调戏美女,全无顾忌。
像南宋高僧,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中国的文人是要得道升仙的,吞梅嚼雪,吸风饮露,不沾人间半点尘。
酒是穿肠药,色是惹祸根,财是下山猛虎,气是剐骨钢刀。
常人避之不及,蔡澜却是笑眯眯地自发迎上前去。
蔡澜好酒嗜吃,尤好猪油,认为人间美味少了猪油是为不美。 在全世界都鼓吹低脂低糖少吃动物油时,他却说最无聊的一条健康意见就是“不吃猪油”,还曾杜撰了一条养生秘诀: 健康秘诀七个字,抽烟喝酒不运动。

1983年香港金像奖颁奖典礼上,众人为金像奖最终花落谁家而心惊肉跳,他和倪匡、大岛渚一起,坐在席下,忙里偷闲共分一












...
显示全文
蔡澜给倪匡刻过一方印:余有四好,酒色财气。
是倪匡,也是蔡澜自己。
香港四大才子,金庸写武侠,倪匡写科幻,黄霑写歌曲,蔡澜提菜篮。
蔡澜这人很不正经,颇有金庸笔下老顽童的风范。
蔡澜对吃很有研究,曾任《舌尖上的中国》总顾问,他自己也做过几档美食节目。
看过《蔡澜谈名菜》,搭配两位美女主持,一路走,一路吃,一路玩。
那时的蔡澜已近古稀,一头白发,但面色红润,有福相但不算胖,穿黑色中山装,打领带,穿得很正经,但左肩却一直挎着个和尚袋,喝酒吃肉,调戏美女,全无顾忌。
像南宋高僧,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中国的文人是要得道升仙的,吞梅嚼雪,吸风饮露,不沾人间半点尘。
酒是穿肠药,色是惹祸根,财是下山猛虎,气是剐骨钢刀。
常人避之不及,蔡澜却是笑眯眯地自发迎上前去。
蔡澜好酒嗜吃,尤好猪油,认为人间美味少了猪油是为不美。 在全世界都鼓吹低脂低糖少吃动物油时,他却说最无聊的一条健康意见就是“不吃猪油”,还曾杜撰了一条养生秘诀: 健康秘诀七个字,抽烟喝酒不运动。

1983年香港金像奖颁奖典礼上,众人为金像奖最终花落谁家而心惊肉跳,他和倪匡、大岛渚一起,坐在席下,忙里偷闲共分一瓶白兰地。
蔡澜好色,1989年,蔡澜、倪匡和黄霑一起办了一个节目--《今夜不设防》,邀请的都是香港数一数二的俊男靓女,王祖贤、张国荣、林青霞等等,虽然请的都是大牌,聊天的内容却是各种性爱、情感八卦、吐槽粗口、咸湿段子。而办节目的初衷却只是因为,倪匡爱上了夜总会的一位妈妈桑,经常邀请蔡澜和黄霑到夜总会去玩,三人妙语如珠,逗得夜总会的妈妈桑和小姐们乐不可支,三人一合计,与其花钱娱乐别人,不如把这些东西搬到电视节目上, 请些大明星来,又可以喝酒,又可以看美女,还可以赚钱。 。
蔡澜爱钱却不贪钱。14岁写稿挖到第一桶金,钱一到手,转头就邀请朋友们上夜总会。金庸请客也能安然受之,理由是,他最有钱。
蔡澜还曾在寄给亦舒的书信中抱怨:“我们的专栏在星马被报纸转载,从前是没有稿费收的。当然,你和倪匡兄除外。后来我会新加坡,报馆的总编辑请我到他家吃饭。我忘恩负义地吃饭后递律师信给他,结果才在和谈协议下得道零碎的稿酬。吃过甜头后我到马来西亚去,想用同一个办法去对付各报老总。”
老先生当真好玩。

蔡澜是个名人,他的好友也都是是个顶个的名人。
翻翻《江湖老友》目录,金庸、亦舒、黄霑、古龙、黄永玉、冯康侯、丁雄泉、蔡志忠、黄春明、甘建成、张彻、成龙、洪金宝、曾江等等。
好友之多,名气之大,令人叹服且艳羡。
更难能可贵的是,蔡澜写友,亦褒亦贬,不缀浮华,不多粉饰,经常笔锋一转,就开始吐槽好友身上的毛病来。
金庸
金庸在香港四公子中年龄最长,名气也最大,蔡澜敬重他,称他为查先生,对他的文字赞不绝口,自诩是个“金庸迷”,却总是明里暗里地夸自己是个“一等的金庸迷”,和“镛记”老板甘建成共办“射雕英雄宴”的事写了又写,字里行间都是自得,话里话外都是自夸。
金庸先生写武侠,古意盎然,有大家之风。私底下却是一个顶好玩的人,只有同样古灵精怪的作家,笔下才能写出那么古灵精怪的黄蓉来。
金庸作品学术研讨会上,有学者用比较文学的观点来讨论老先生的作品,引述的都是一些偏门的外国作家理论,气氛沉闷,老先生和蔡澜吐槽道:“上次去美国科罗拉多开的学术研讨会也有许多是比较文学的讲者。留个女生出来讲,个个都比较漂亮,所以不闷。”
老先生身体不好,医生不许吃甜的,查太对查老先生管得很严老先生就和查太斗智斗勇。老先生想了个妙招,把一条长巧克力不知不觉地藏在女护士的围裙袋里面,自己又放了另一条在睡衣口袋里,露出一截。查太没收了他睡衣口袋中的巧克力心满意足地上楼休息,查先生再从护士围裙里扒出巧克力来偷吃。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神不知鬼不觉。
亦舒
亦舒,人称师太,文风犀利冷辣,有张爱玲之风,金句甚多。
有很多好的女孩子是不可以娶来做老婆的,有很多好书是不适合睡前阅读的,解决了日常生活问题之后,采可以有心情去买古董,坐靓车,穿皮衣,现在有人送一套水晶杯给你,你有什么用呢?你急需的是一只电饭煲。
当一个人不再爱他的爱人,她哭闹是错,静默也是错,活着呼吸是错,死了都是错。
人的天性便是这般凉薄,只要拿更好的来换,一定舍得
做一个女人要做得像一副画,不要做一件衣裳,被男人试完了又试,却没人买,试残了旧了,五折抛售还有困难。
我知道金钱只可以买到床而不是睡眠,但躺在床上失眠,总比躺在大街上失眠好。
亦舒这一章,蔡澜没有另写随笔,放上了近二十多封写给亦舒的信,温馨而平淡,都是一些家常话,可惜没有登上亦舒的回文,甚是失望。
正面写到亦舒的也只是《方块佳人》中的寥寥几笔。
亦舒爱骂人,专栏上,男人骂,女人也骂,演员骂,导演也骂。
有个时代,她棱角尖锐,编辑先生吩咐属下不要得罪她,说,她未够年龄,杀人不偿命。
可惜不知何故,两人绝交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一声叹息。
黄霑
也许有人不知道黄霑,但你一定听过《沧海一声笑》《上海滩》《倩女幽魂》《男儿当自强》。
他是三口不离黄腔的鬼才,代表了香港最辉煌的电影配乐。
尽管音乐上的已被封神,但黄霑现实生活中是一个极能闹腾的人。
学生时代他和李小龙打过架,理所当然被一招撂倒,但他以此为荣,和李小龙过招的机会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工作之时,他在专栏上连批刘德华三年,大骂:“没有看过,写歌写得那么笨的作词人。”
填词作曲之余,黄霑有心创作色情小说,刚好遇上周星驰,星爷说:“黄伯,你好好写啊,我妈妈很喜欢你的小说。”向来不以荤段子为耻的黄霑第一次感到尴尬,计划就此搁置。
黄霑尤喜帅哥靓女,每位上《今夜不设防》的嘉宾,他都要亲亲抱抱。
晚年黄霑患上癌症,治疗过程不断掉发,黄霑索性全部剃光,邀请麦嘉、罗家英做了一个新节目--《三个光头佬》。
黄霑活得潇洒,酷似古龙笔下的浪子。
风流多情,痴爱美人,放荡不羁,挥金买笑。
蔡澜就在书里爆料了黄霑发生在中学时代的一件风流韵事。
黄霑中学时迷上了一位很红的舞女,但过夜费很贵,要两千块钱。于是他想了个办法,召集了一百多个同学,大家约好每人出二十,凑齐两千块,然后抽签,抽到谁,就谁代表所有人拿这两千块和舞女春宵一夜。
同学们都举双手赞成,最后抽签,中奖的当然是黄霑--他是耍老千的好手。
古龙
古龙和金庸,同写武侠,文风却大相径庭。一个是“落拓江湖载酒行”的天涯浪子,一个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侠客义士。
一个像李白,一个像杜甫。
古龙喜欢喝酒,蔡澜写他喝酒,一杯杯往喉咙中倒进去,是名副其实的倒。不经口腔,直入肠胃。这就是名副其实的酒徒酒鬼了。
当然,喝酒伤身,这样喝当然容易出事。1985年9月21日,因肝硬化、静脉出血,古龙于台湾去世,终年48岁。
古龙和林清玄是好友,古龙临终前一个星期,他曾手书一副字赠给来探望他的林清玄: 陌上花发可以缓缓醉矣。
葬礼上,古龙的生前好友倪匡、蔡澜等人买了48瓶XO陪葬,又担心酒名贵引来盗墓贼,于是开了盖,每人啜饮几口。
不像葬礼,热闹的像是一场party。
黄永玉
黄永玉祖籍湘西凤凰,凤凰还出过一位文人--沈从文,而沈从文是他表叔。
老先生个子小小,但画画时眉目紧缩,挥毫泼墨间有龙虎之势。
老先生擅长画彩墨水墨画,融贯中西,不拘礼法,墨块粗犷虬节,色彩斑驳明烈,线条丰富多变,但笔触却是地地道道的中国文人画。
除了画画,老先生的文字功底也是深厚,他的跋也是一绝。
世上写历史的永远是两个人:秦始皇写一部,孟姜女写一部。
郑板桥提倡难得糊涂,其实,真糊涂是天生的,学也学不会.假糊涂却是很费神,还不如别法为好.
明月几时有。东坡名句,喝醉了酒,哪里还顾得看月亮。
真有意思。
老先生在《我是黄永玉》一文中自述:
余年过七十,称雄板犟,撒恶霸腰,双眼茫茫,早就歇手;喊号吹哨,顶书过河,气力既衰,自觉下台。残年已到,板烟酽茶不断,不咳嗽,不失眠数十年。
嗜啖多加蒜辣之猪大肠,猪脚,及带板筋之牛肉,洋藿、苦瓜、蕨菜、浏阳豆豉加猪油渣炒青辣子,豆腐干、霉豆豉、水豆豉无一不爱。
爱喝酒朋友,爱摆龙门阵,爱本地戏,爱好音乐,好书。
讨厌失礼放肆老少,尤其讨厌油皮涎脸登门求画者,逢此辈必带其到险峻乱木山上乱爬,使其累成孙子,口吐白沫说不成话,直至狼狈逃窜,不见踪影。
不喝酒,不听卡拉OK,不打麻将及各类纸牌。 不喜欢向屋内及窗外扔垃圾吐痰。此屋亦不让人拍电影及旅游参观。
此屋即是书中蔡澜提到的“万荷堂”。
冯康侯
本人才疏学浅,寡见少闻,对老先生一无所知,只能通过百度百科了解一二。
曾任黄埔军校校长办公厅秘书,中华书局编辑。书法家,篆刻家。善绘事,凡甲骨铜铭、秦篆汉隶、魏晋碑版无所不精,是为大家。
蔡澜师从冯康侯学书法和篆刻,两人亦师亦友,情谊浓厚。
冯老先生教书法,也教做人,一字一句都有禅意。
老先生学的都是古物,为人却很有新意。
教学之余,私底下也爱讲俏皮话。
觉得蔡澜二字字形少,刻印刻不出花样,就想替蔡澜改字。
老先生一本正经地说:“澜者,大波也,就叫大波好不好?”
蔡澜发窘,其他师兄弟吃吃笑出声。
老先生又改:“大波不行,大浪如何?”
蔡澜更窘,一群师兄弟笑得更开。
最后,老先生道:“蔡澜就菜篮吧。”

《江湖老友》除了这些名人,三言两语带过的那些小人物也好玩。
黄霑去嫖的那名舞女,人长得漂亮,脑子也漂亮,难怪能成为头牌。对自己认得清,对钱也拎得清。
黄霑凑了两千块来嫖。
舞女把钱放进皮包后,好奇地问他:“两千块钱不少,你这个小鬼哪来那么多钱?”
黄霑托盘而出,舞女听了很感动,说:“你那么看得起我,我一定要好好报答你,我要为你做一件我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我不收你的钱。”
黄霑高兴死了,和当红的舞女一夜春宵,不但不用花钱还倒赚了1980块(舞女要是把两千块钱退了,黄霑一定不会还给他的同学,他可能就借花献佛拿这笔钱请客吃饭去了)黄霑觉得自己好运气,竟是遇到了李香君、杜十娘这样的义妓。
春风一度,第二天舞女真的把钱还给了黄霑。
舞女退给他二十块钱。
古龙先生爱喝也爱吃,偶尔也会吃吃咖喱饭,有一家大排档的老板赚了钱就跑舞厅,遇到古龙。古龙去吃的时候,老板故作神秘偷偷一笑,意示彼此守秘,但也不会在饭上多浇一勺咖喱。
《江湖老友》
有庙堂之高,也有江湖之远,更有俗世烟火。
妙哉妙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江湖老友的更多书评

推荐江湖老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