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 娱乐至死 8.6分

你想用力握紧的当下,早已从指缝间悄悄溜走

五号航星
2017-12-01 12:29:49

手机是你的“任意门”,你用它穿越一个个信息的时空中,以失去此时此地此身的代价,以一种娱乐的姿态捕捉“当下”。你有没有想过,你想用力握紧的当下,早已从指缝间悄悄溜走。

21世纪是一个快节奏生活的时代,繁忙的城市日新月异,新异的理念层出不穷,浪潮之巅的网红快速迭代。为了成为一个称职的现代都市人,你用拇指在闪烁的手机屏幕上追赶着、捕捉着当下发生的一切。

你还记得在上司酒后模模糊糊的话语里头,在长辈一本正经的朋友圈上,在心灵鸡汤的残渣里,常常看到这样一个词:活在当下

你心想,我这样算是“活在当下”了吧?无论是近在眼前的闺蜜口红换了色号、还是远在天边的大咖上了最新一期TED、甚至救助所里的流浪狗大黄又生了一窝小黄。我统统都知道!

这个“活在当下”的“当下”其实指的是此时此地此身感知的一切。也就是这一地点,这一时刻,

...
显示全文

手机是你的“任意门”,你用它穿越一个个信息的时空中,以失去此时此地此身的代价,以一种娱乐的姿态捕捉“当下”。你有没有想过,你想用力握紧的当下,早已从指缝间悄悄溜走。

21世纪是一个快节奏生活的时代,繁忙的城市日新月异,新异的理念层出不穷,浪潮之巅的网红快速迭代。为了成为一个称职的现代都市人,你用拇指在闪烁的手机屏幕上追赶着、捕捉着当下发生的一切。

你还记得在上司酒后模模糊糊的话语里头,在长辈一本正经的朋友圈上,在心灵鸡汤的残渣里,常常看到这样一个词:活在当下

你心想,我这样算是“活在当下”了吧?无论是近在眼前的闺蜜口红换了色号、还是远在天边的大咖上了最新一期TED、甚至救助所里的流浪狗大黄又生了一窝小黄。我统统都知道!

这个“活在当下”的“当下”其实指的是此时此地此身感知的一切。也就是这一地点,这一时刻,正在进行的事。简单来说就像英语里的“现在进行时”。

问题是,你是在TED的观众席上翻着手机照片,才发现闺蜜的口号换了色号;你是在和闺蜜逛街喝茶共度周末的时候翻着手机日历,才发现错过了你曾救助过的大黄的重要狗生时刻;你是在救助所当志愿者时回忆起TED脑海一片空白急忙打开网络视频补课,才了解那一场演讲的核心内容。

手机是你的“任意门”,你用它穿越一个个信息的时空中,以失去此时此地此身的代价,以一种娱乐的姿态捕捉“当下”。你有没有想过,你想用力握紧的当下,早已从指缝间悄悄溜走。


这一切,并非只发生在21世界网络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在20世纪后半叶的美国文化里,就已经出现了这种活在“当下”的娱乐姿态。不同的是,那个时代的“任意门”是电视。甚至在更早之前,“电报”也曾经成为“任意门”。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里,就深刻探讨过这一现象。

这种活在“当下”的娱乐姿态,对当时的人们有着怎样的影响?在娱乐至死的氛围里,人们应该怎么做是好?今时今日的我们,又是否能从中得到一些启发呢?一起来看看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是怎么说的。

尼尔・波兹曼是世界著名的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生前一直在纽约大学任教。他在纽约大学首创了媒体生态学专业。直到2003年,他一直是文化传播系的系主任。2003年10月波兹曼去世后,美国各大媒体发表多篇评论,高度评价波兹曼对后现代工业社会的深刻预见和尖锐批评。

尼尔・波兹曼出版过20余部著作,主要著作包括《娱乐至死》、《童年的消逝》、《技术垄断》、《教学:一种颠覆性的活动》(合作者:查尔斯・韦恩加特纳)、《教学:一种保存性的活动》、《诚心诚意的反对》、《疯狂的谈话,愚蠢的谈话》、《如何看电视》、《建造通向18世纪的桥梁:过去怎样改变未来》。其中,《娱乐至死》是译成多种文字在许多国家出版的作品之一。

尼尔・波兹曼指出,我们创造的每一种工具都蕴涵着超越其自身的意义,不管我们是通过言语还是印刷的文字或是电视摄影机来 感受这个世界,这种媒介-隐喻的关系为我们将这个世界进行着分类、排序、构建、放 大、缩小、着色,并且证明一切存在的理由。媒介的独特之处在于,虽然它指导着我们看待和了解事物的方式,但它的这种介入却往不为人所注意。

这本书是尼尔・波兹曼对 20 世纪后半叶美国文化中最重大变化——印刷术时代步入没落,而电视时代蒸蒸日上——的探究和哀悼。

首先,尼尔・波兹曼探索了印刷机作为一种象征和认识论是怎样使公众 对话变得严肃而理性的,而今日的美国又是怎样远远背离这一切的。

其次,尼尔・波兹曼想论证,在电视的统治下的话语是怎样变得无能而荒唐的。

最后,尼尔・波兹曼指出,问题不在于我们看什么电视,问题在于我们在看电视。要想解决问题,我们必须找到我们怎样看电视的方法。虽然希望渺茫,但这是我们仅有的办法,我们还是有理由不失去信心。


有力、理性的语言

作者为我们介绍了一个以铅字为中心的文化的美国,当然,那是发生在18 世纪和 19 世纪的事情。

在这两个世纪中,人们没有其他的娱乐,也没有多余的时间,铅字垄断着人们的注意力和智力。人们通过阅读和外部世界的联系提供了纽带,形成对 于世界的认识。在书本里,这个世界是严肃的,人们依据理性生活,通过富有逻辑的批评和其他方式不断地完善自己。当时的人们富有逻辑的复杂思维,高度的理性和秩序,对于自相矛 盾的憎恶,超常的冷静和客观以及等待受众反应的耐心。

美国人用白纸黑字来表明态度、表达思想、制定法律、销售商品、创造文学 和宣扬宗教。这一切都是通过印刷术实现的,作者认为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美国才得以跻身 于世界优秀文明之林。

一切话语清晰易懂,严肃而有理性。这是否令你想起智能手机尚未普及时,提笔写下的日记里字里行间流淌着的潺潺心灵溪流,周末一整个下午在书店站着翻阅完一本书的满足,收到笔友国外寄来明信片时内心的欣慰与隐隐羡慕。

同样的,作者认为400 年来占据绝对统治地位的印刷术利大于弊。随后作者在书中详细描写了随着印刷术退至美国人文化的边缘电视机统治下的美国人公众话语的严肃性、明确性和价值都出现了的种种危险退步。而对于今天的我们,这些退步早已成为被忽略、不再提及的一部分。


无能、荒唐的语言

在 20 世纪人们对于真理的看法和 对智力的定义随着新旧媒介的更替发生了很大变化。在当时的文化里,信息、思想和认识论是由电视、而不是铅字决定的。电子媒介决定性地、不可逆转地改变了符号环境 的性质。这一切使公众的话语变得无能而荒唐。

无能

人们“了解” 事实,但并不“理解”事实。思考无法在只需要的是表演艺术而不是表达思想的电视上得到很好 的表现。电视本身的这种性质决定了它必须舍弃思想,来迎合人们对视觉快感的需求, 来适应娱乐业的发展。我们已经彻底地适应了电视中“好……现在”的世界——所有的事件都是独立存在的, 被剥夺了与过去、未来或其他任何事件的关联——连贯性消失了,自相矛盾存在的条件 也随之消失了。在没有语境的语境中,它只能消失。海量的信息后浪推前浪地进出于人们的意识,人们“了解” 事实,但并不“理解”事实。

大部分资讯至多是为我们提供一点谈资,却不能引导我们采取有益的行动。就像我们常说的:知道那么多大道理,依旧过不好这一生。

但作者认为问题并不在于电视为我们展示具有娱乐性的内容,而在于所有的内容都以娱乐 的方式表现出来。电视屏幕希望你记住的是,它的图像是你娱乐的源泉。电视最大的长处是它让具体的形象进入我们的心里,而不是让抽象的概念留在在我们脑中。

荒唐

通过翻译的诗歌,已经成为另一首诗歌。写在卡片上的安慰,无法传达出我们当面哽咽着说出的话的相同意思。计算机可以复制知识,但无法替代老师;因为在媒介的改变中,不仅我们要说的话被改变了,赋予这些话意义的语境也被改变了。在这复制过程中会丢失什么?答案可能是:一切赋予教育重要性的东西。

很多宗教都努力通过艺术、 音乐、神像和令人敬畏的仪式来表现自己的吸引力。我们在真正的宗教中看到的图像 是以施展魔力为目的的,而不是为了娱乐。这当中的区别具有决定性的意义,通过赋予 事物魔力,我们可以获得神性。被改造成具有娱乐性的宗教,也许可以讨得人们欢心,但是作者怀疑,通过这样的改造,我们是不是把这种“文化中真 实可信的东西”毁灭了呢?

作者相信电视创造出来的认识论不 仅劣于以铅字为基础的认识论,而且是危险和荒诞的。作者认为,我们不是拒绝记忆,我们也没有认为历史不值得记 忆,问题的症结在于我们已经被改造得不会记忆了。如果记忆不仅仅是怀旧,那么语境 就应该成为记忆的基本条件——理论、洞察力、比喻——某种可以组织和明辨事实的东 西。但是,图像和瞬间即逝的新闻无法提供给我们语境。镜子只能照出你今天穿什么衣 服,它无法告诉我们昨天的情况。因为有了电视,我们便纵身跃入了一个与过去毫无关联的现时世界

今天的我们,看完讯息之后大多不会深入思考,最多泛起一点情绪的涟漪,然后快速开始阅读下一条推送的信息。为了快速跟上时代的步伐,抓住当下,不被打上“OUT”的记号,一切理解方式停留在浅尝即止。

你知道我们对每一次网络热点、事件关注的热情能持续多久吗?有人做过调查,答案是:一周。我们的历史不是一匹完整的布,而是被撕裂成无数的碎布头。

“知识爆炸”,指人类创造的知识,主要是自然科学知识,在短时期内以极高的速度增长起来。这个词曾经深深引发了人们的焦虑与讨论,而现在,我们不再提及。因为在网络时代,海量的资讯泛滥已经成了家常便饭。网络时代里的话语,无能与荒唐程度过犹不及。


一切皆娱乐?

20世纪的人们不再认为教育只能通过铅字进行,还能在快速变化的电子图像上进行。电视通过控制人们的时间、注意力和认知习惯获得了控制人们教育的权力。

电视的最大好处,是为人们提供娱乐。但如果它企图涉足新闻、教育、科学等严肃的话语模式,并给它们换上娱乐的包装,问题就出现了。学习是一件艰苦的事情,必然耗费足够多的脑力与体力。人们在漫天盖地的娱乐与资讯上花费大量的时间,企图以便捷肤浅的方式了解世界真谛,这种蒙昧或者懒惰使人们远离深层次的思考与真正值得付出的努力。

不过作者说,问题不在于我们看什么电视,问题在于我们在看电视。要想解决问题,我们必须找到我们怎样看电视的方法。

因此,作者在《娱乐至死》这本书中提出这些问题:

什么是信息?它有哪些不同形式?不同的形式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不同的知识、智慧和学 习方法?每一种形式会产生怎样的精神作用?信息和理性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什么样 的信息最有利于思维?不同的信息形式是否有不同的道德倾向?信息过剩是什么意思? 我们怎么知道存在信息过剩?崭新的信息来源、传播速度、背景和形式要求怎样重新定 义重要的文化意义……

作者告诉人们,当我们开始思考问题、提出问题,这意味着我们开始对电视获得某种程度的控制。在思考中,电视的的神秘感也就随之消逝。学会怎样疏远某些信息形式的任务,值得纳入课程之中,甚至成为教育的中心。

今时今日的娱乐氛围较之书中的情况,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这种娱乐性的媒介已经嵌入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在工作上的电脑,社交上的手机。失去它们,就失去了工作的工具、隔离了人际的社交。让人们就这么放弃娱乐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可以借鉴作者在《娱乐至死》中给出的思路,注意其中价值的权衡、精力的分配。

网络时代,信息万千,那些“当下”真的是你需要去了解的吗?我们应该提醒自己:什么样的“当下”才是真正值得去抓住的?

我们要意识到,我们需要掌握主观能动性去打开一扇扇“任意门”,同时保持警惕,培养独立的思考能力。提醒自己应该用深层次的思考,去构建自己的思维体系;提醒自己花费时间去陪伴你关心的人,是比从一块冰冷屏幕上了解其动态更加值得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娱乐至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娱乐至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