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张岱

周旋久
2017-11-30 17:41:09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周旋久(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27765447/

《夜航船》序中讲道“昔有一僧人,与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谈阔论,僧畏慑,拳足而寝。僧人听其语有破绽,乃曰:“请问相公,澹台灭明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是两个人。”僧曰:“这等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自然是一个人!”僧乃笑曰:“这等说起来,且待小僧伸伸脚。””
我读张岱,《夜航船》只得一序,观其全篇,条目众多,畏其文字生涩、内容深奥,遂弃。《陶庵梦忆》草草略过,通览之后,已忘大半,只记得《湖心亭看雪》、《金山夜戏》、《柳敬亭说书》、《曲中妓王月生》、《西湖七月半》等,外加两开篇自序,一则墓志铭。千百字里,便爱极了他的深情,爱死了他的真气。因此作一小篇,聊表被其折服之意。无奈对其生平知之甚浅,又无翻阅史料去诸多考证之耐心。胡言乱语一番,因此有言在先,若行文有所差池,言语有所背离。莫让在下做了那高谈阔论一士子,惹得宗子铁粉嗤笑。
张石公性情之通彻洒脱,可比王徽之兴起则披蓑泛舟过剡溪





...
显示全文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周旋久(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27765447/

《夜航船》序中讲道“昔有一僧人,与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谈阔论,僧畏慑,拳足而寝。僧人听其语有破绽,乃曰:“请问相公,澹台灭明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是两个人。”僧曰:“这等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自然是一个人!”僧乃笑曰:“这等说起来,且待小僧伸伸脚。””
我读张岱,《夜航船》只得一序,观其全篇,条目众多,畏其文字生涩、内容深奥,遂弃。《陶庵梦忆》草草略过,通览之后,已忘大半,只记得《湖心亭看雪》、《金山夜戏》、《柳敬亭说书》、《曲中妓王月生》、《西湖七月半》等,外加两开篇自序,一则墓志铭。千百字里,便爱极了他的深情,爱死了他的真气。因此作一小篇,聊表被其折服之意。无奈对其生平知之甚浅,又无翻阅史料去诸多考证之耐心。胡言乱语一番,因此有言在先,若行文有所差池,言语有所背离。莫让在下做了那高谈阔论一士子,惹得宗子铁粉嗤笑。
张石公性情之通彻洒脱,可比王徽之兴起则披蓑泛舟过剡溪,兴尽便得门不叩转身还。见月光倒囊入水,噀天为白。顿时兴致大起,不舒不快。过金山寺,经龙王堂,入大殿,携戏具盛张灯,锣鼓喧天。管他夜已深更,管他寺中诸僧,我自把酒看戏,尽我之兴。
兴之所起,不为雪阻,不为寒迫。拥毳衣炉火,挐小舟,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见此美景,张石公此刻心中广阔豁达舒畅之意难以言表,此中意味只亲历者方可体会。那羁绊在心间的烦琐杂事,定然也烟消云散了。
到得亭上,见两人铺毡对坐,有童烧酒。想必石公心里也是大喜,这般光景遇得兴致相投之人,能有几回。及下船,不禁感叹:“若畏雪畏寒,也饮不下这些酒呀!”
张宗子少为纨绔子弟,家财殷厚,见识非凡,三教九流,阅人也算无数了。自身也是清冷孤傲之人,所能入眼者必少之又少。然被南京王月生深深折服,赞其如茗茶、如建兰初开、如孤梅冷月,含冰傲霜。“王月生若天降仙子,不喜与俗子交接。”宗子喃喃说道“我也怕成为她眼中的俗子呀!”语气卑谦。大概每个男子,心中都有一个这般的人吧,纯洁如莲,不参瑕疵,无关出身地位。
也曾鲜衣怒马,踏歌纵酒;茶艺古玩、花鸟书诗,无所不通。谁曾想山河零落国破家亡,年至五十竟落得流落山中,残物为伴;到老来,需得自己开地垦田,自力更生。可怜那赢赢弱弱之手臂,少来养尊处优惯了,常常力不能提锄,致三餐不继,不得一满碗麦饭。天色昏暗,夜色袭来,一天劳累,卧于床上,想那少年锦时意气风发,繁华靡丽,恍如隔世。
昔日之清冷孤傲,奢靡恣意,今日之披头散发,故旧视为毒药猛兽,昔日之意气少年,今日世人称作钝秀才、瞌睡汉、死老头。此中落差,真是让人如何消受呀。到日久习惯,内心也能豁然开朗些吧。
荷花盛放,人群熙熙攘攘,曾唤朋引友,泛游西湖,酣睡于十里荷花之中;大雪三日,人鸟迹绝无声,曾挐一小舟,独往看雪,得饮于湖中小亭之上。西湖呀西湖,一个回不去的梦。
往日不可追,皆成蹉跎事。曾得眉公一句美赞,今日不料,竟一事无成,沦落至此,也是痴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陶庵梦忆 西湖梦寻的更多书评

推荐陶庵梦忆 西湖梦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