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我走 别让我走 8.2分

世界别让我走

花芝
2017-11-30 03:54:34

真的很致郁。 小说中的主人公是一群在一座叫黑尔舍姆的机构中长大,从小被潜意识灌输了所谓“捐献”的意识。然而他们并不真正懂得捐献、看护员这些概念的真正含义,他们只是像那些青春期的孩子一样把它当作笑谈。他们一开始依然怀抱着正常人拥有的那些梦想,五个人去寻找露丝可能的原型正是追逐梦想的一次尝试。后来随着现实越来越咄咄逼人,梦想也渐渐萎缩,他们之间开始谣传一种名为“推迟捐献”的梦想。传说只要是黑尔舍姆的学生,一对真正的恋人并且能够证明他们彼此相爱,就能推迟捐献三年。这样看似微不足道的梦想成为了凯丝、汤米、露丝等人心中唯一的希望。有没有一种能逃避捐献的生活。有没有一种能逃避不断地捐献器官修复身体最后被人关上身体的生活。他们最终找到了答案,他们也只能遵循着现实的答案了结一生。

克隆人有没有灵魂这种问题,在现在的确是有争议的问题。小说与现实在这点上贴合,不禁令人毛骨悚然。克隆人的灵魂即使被一些小型社会运动团体(如建设黑尔舍姆的那群人)用画作、诗歌、雕塑等人类感性的创造力诞生出来的艺术所证明,但还是可以消灭于人类恐惧的大潮之中。即使是可被证明的事实,只要人们不愿意相信,就可以一直生活在自私编造的

...
显示全文

真的很致郁。 小说中的主人公是一群在一座叫黑尔舍姆的机构中长大,从小被潜意识灌输了所谓“捐献”的意识。然而他们并不真正懂得捐献、看护员这些概念的真正含义,他们只是像那些青春期的孩子一样把它当作笑谈。他们一开始依然怀抱着正常人拥有的那些梦想,五个人去寻找露丝可能的原型正是追逐梦想的一次尝试。后来随着现实越来越咄咄逼人,梦想也渐渐萎缩,他们之间开始谣传一种名为“推迟捐献”的梦想。传说只要是黑尔舍姆的学生,一对真正的恋人并且能够证明他们彼此相爱,就能推迟捐献三年。这样看似微不足道的梦想成为了凯丝、汤米、露丝等人心中唯一的希望。有没有一种能逃避捐献的生活。有没有一种能逃避不断地捐献器官修复身体最后被人关上身体的生活。他们最终找到了答案,他们也只能遵循着现实的答案了结一生。

克隆人有没有灵魂这种问题,在现在的确是有争议的问题。小说与现实在这点上贴合,不禁令人毛骨悚然。克隆人的灵魂即使被一些小型社会运动团体(如建设黑尔舍姆的那群人)用画作、诗歌、雕塑等人类感性的创造力诞生出来的艺术所证明,但还是可以消灭于人类恐惧的大潮之中。即使是可被证明的事实,只要人们不愿意相信,就可以一直生活在自私编造的谎言之中。

正是一群看似坏人的监护人,却对克隆人“学生”施与了世界最大的善意。对克隆人感到恐惧的夫人,还是付出了一生的努力争取他们的人权,让他们最大限度地过上好的生活,至少给予了他们美好的童年。“宝贝,宝贝,别让我走……”夫人看到凯丝抱着玩偶跳舞时泪流不止,后来她在凯丝和汤米面前坦白当时她的想法:“我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她紧闭双眼,胸前怀抱着那个仁慈的旧世界,一个她的内心知道无法挽留的世界,而她正抱着这个世界恳求着:别让我走。”

别让我走,是克隆人捐献者对这个世界最绝望的呐喊。每一次捐献,就有一部分身体死亡,离开了这个世界。别让我走,是在被世界驱赶时的乞求。然而这个世界的残酷在于不会挽留被认定为没有权利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生物,个体的冷漠汇聚成集体的盲目,便可对他者生杀予夺。人以最大的自负赋予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力,能决定其他生物在世界上的生存状况。即使是生理上具有相同构造的克隆人,依然会被不认可、不被允许成为社会上的人类。然而人实际上正在酿造着一个又一个巨大无力的悲剧,以自身的欲望为核心,源源不断地摧毁着世界美好的平衡,还要持续假扮着上帝的角色自欺欺人。

当所有的肮脏都被踏在脚下,所有的荣誉都被抬上桌面,人成为了世间最大的毒瘤。以一个人类群体的幸福为圭臬,或许能创造出狭隘的大同,但是我们知道那不会是存在于理想中的真的大同。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别让我走的更多书评

推荐别让我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