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梁庄记 出梁庄记 8.6分

残忍的消解掉亲笔写下的“呼愁”

胡博文同学
2017-11-29 17:49:36

梁鸿的《出梁庄记》是应时而生的一本沉痛之书,作者用人类本真的良心来凝视今天的所谓盛世,来凝视被天罗地网的核心价值观所掩盖的真实人间,揭掉现代性和国家话语这层皇帝的新装,为理直气壮去遗弃故乡的中华民族招魂。

梁鸿对这本书书写模式的处理恰到好处,攫取的对象是被主流话语强行疏离并定性的边缘人群中各色生存方式的典型,在看似无意的复述中揭示这种所谓主流的自以为是和所谓边缘的并不边缘。各类典型的凝视并不会让人起腻,心中生腻的读者应该反思的是自己心中那道从小被阶级斗争教育砌起来的柏林墙,以及对自己到底归属于墙里墙外的模糊身份认知。这本书在典型凝视后的思考点到为止,愤怒哀痛无奈等等情绪都只有冰山一角,冰山一角的种种情绪中唯独期待缺席。

作者极度克制以至于被部分眼翳读者批评不深刻的原因我们是大体可以想见的,这类问题根本无法言说,内在因素太过复杂深奥,不仅仅是历史人性和文明的问题,再加上权力黑手和资本阴谋种种利益交织博弈,体制的遮羞布连碰也碰不到,所以梁鸿的种种表露中唯独没有期待。也正是在这种考量上,这本书的书写模式在可能的限度内达到了感染力的效益最大化,如施战军所言

...
显示全文

梁鸿的《出梁庄记》是应时而生的一本沉痛之书,作者用人类本真的良心来凝视今天的所谓盛世,来凝视被天罗地网的核心价值观所掩盖的真实人间,揭掉现代性和国家话语这层皇帝的新装,为理直气壮去遗弃故乡的中华民族招魂。

梁鸿对这本书书写模式的处理恰到好处,攫取的对象是被主流话语强行疏离并定性的边缘人群中各色生存方式的典型,在看似无意的复述中揭示这种所谓主流的自以为是和所谓边缘的并不边缘。各类典型的凝视并不会让人起腻,心中生腻的读者应该反思的是自己心中那道从小被阶级斗争教育砌起来的柏林墙,以及对自己到底归属于墙里墙外的模糊身份认知。这本书在典型凝视后的思考点到为止,愤怒哀痛无奈等等情绪都只有冰山一角,冰山一角的种种情绪中唯独期待缺席。

作者极度克制以至于被部分眼翳读者批评不深刻的原因我们是大体可以想见的,这类问题根本无法言说,内在因素太过复杂深奥,不仅仅是历史人性和文明的问题,再加上权力黑手和资本阴谋种种利益交织博弈,体制的遮羞布连碰也碰不到,所以梁鸿的种种表露中唯独没有期待。也正是在这种考量上,这本书的书写模式在可能的限度内达到了感染力的效益最大化,如施战军所言,因其凝视的着眼点有足够强大的辐射性,所以不必借助刻意显露的人性思量民生关切家国情怀便足具震动人心的力量。

除却借凝视性辐射叙述以记录时代废墟中群体“呼愁”的立意,这本书更高一层的水准在于作者又以极其绝望悲哀的方式消解了自己记录下的这种“呼愁”,然后再一次极度悲哀的重新呼唤它的归来!作者大义凛然的把自己送上了解剖台,把自己内心中的卑劣和羞耻赤裸裸的解剖给读者看,要读者知道我们亲笔记录下的“呼愁”多么虚伪,我们所有的凝视是多么做作。我们要的绝不是这种虚伪,我们需要的是真正的“呼愁”!刘瑜便是在这个基准上评论道:令人疼痛的不是其中的残酷,而是整个社会——甚至包括承受者本身——在这些残酷面前的无动于衷。如此呼唤“呼愁”有希望么?反正梁鸿没有流露丝毫期待,现在看来她是对的。

就在我阅读这本书的过程中,北京传来了驱逐“DDRK”,万人QJDC流落街头的消息。这本《出梁庄记》出版在2016年9月,梁鸿写她2012年最开始接触“DDRK”走进城中村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是政府为什么不规范化为什么不取缔,而当采访结束时,她完全变成了和“DDRK”一样的心态,无比庆幸还有这一方天地可以存活,不论这方天地多么肮脏混乱危险,都是劫后余生。——而可能梁鸿自己都没有想到,就在这本书出版短短一年之后,她的庆幸就完全破灭了,并且是这样残暴的方式。每想到这位满怀失乡哀愁失魂苦痛的学者,想到她劫后余生的庆幸存活不过一年,我就无比痛心。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出梁庄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出梁庄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