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岸耕耘,彼岸花开

齐战疾
2017-11-29 17:12:35

将西方基督教传统和心理学情感意志方面的结合,并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心理学提供给人类的功能和价值部分是由宗教来实现的,所以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在启蒙运动之后,理性和科学的大行其道,宗教本身从主导型的地位到一定程度的边缘性的角色,也是一个必然过程;再后来,随着两次世界大战对人类的伤害,理性本身遭到反思、批判和解构;宗教某种程度上再一次获得了填补虚无的机会。

自律、爱、信仰、恩典。这本书的四大主题。

这四个主题围绕着人生的一个目标:心智成熟。

很多人其实不以为然,认为人长大了自然而然就心智成熟,有必要写一本书来说明这个问题吗?心理学作为一门探究人类心理奥秘的学问,难道就研究这个所有人都能做到的事情吗?

答案还真是这样的。

那么心智成熟这个话题,为什么那么重要?


心理学的流派在给人生的发展分阶段的时候,虽然细节各不相同,大致可以分为早期婴幼儿时期,无法与父母、尤其母亲分离;幼童、儿童期,逐渐与父母分离,逐渐获得一些社会性基础认识;青春早期到成年早期,通过学校教育获得更为完整的世界认知

...
显示全文

将西方基督教传统和心理学情感意志方面的结合,并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心理学提供给人类的功能和价值部分是由宗教来实现的,所以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在启蒙运动之后,理性和科学的大行其道,宗教本身从主导型的地位到一定程度的边缘性的角色,也是一个必然过程;再后来,随着两次世界大战对人类的伤害,理性本身遭到反思、批判和解构;宗教某种程度上再一次获得了填补虚无的机会。

自律、爱、信仰、恩典。这本书的四大主题。

这四个主题围绕着人生的一个目标:心智成熟。

很多人其实不以为然,认为人长大了自然而然就心智成熟,有必要写一本书来说明这个问题吗?心理学作为一门探究人类心理奥秘的学问,难道就研究这个所有人都能做到的事情吗?

答案还真是这样的。

那么心智成熟这个话题,为什么那么重要?


心理学的流派在给人生的发展分阶段的时候,虽然细节各不相同,大致可以分为早期婴幼儿时期,无法与父母、尤其母亲分离;幼童、儿童期,逐渐与父母分离,逐渐获得一些社会性基础认识;青春早期到成年早期,通过学校教育获得更为完整的世界认知;成年及以后,脱离辅助性客体,逐渐成熟为单独个体。

在这个过程中,每个时期都是个体在这个世界的冒险之旅;早期有非常重要的客体母亲、父亲;随之而来的社会化(包括父母),带来了大量的现实的和历史的语境;接触到文化知识的教育之后,还有世界观和价值观的架构;等等一系列的事件。在每一次的冒险活动中,个体都极有可能受到伤害。

这个伤害就是一般意义上心理问题的来源。

而伤害本身会造成的后果之一是,个体只愿意把自己封闭在个体发展历史中最安全的领域。

人在冒险活动中退却了,寻求来自早期客体的慰藉;如果客体无法在场,就寻找替代性客体;如果找不到可以替代的人,那就找反向寻找或者寻找替代物。

于是心智停下了脚步,不愿走出自己的界限和领域——因为外面太危险了。


对于自律的需求,就是因为我们滥用了对本能欲望的满足;这是早期父母无偿提供给我们的。我们视之理所当然,并向新的客体、新的环境所求这种无条件的欲望满足。

毫无疑问,这种欲望必然受挫。

对于爱的需求,在我们逐渐认识到客体的异我性存在之后,我们要么寻求互补,要么寻求认同;而作为父母客体给予了大量的认同,也错误的让我们认为这个世界的其他客体也会同样的认同。

毫无疑问,这种爱必然受挫。

对于信仰的需求,在“上帝死了”之后的精神废墟中,对信仰的非理性(情感、意志)的处理让我们的价值观拥有了更加正当的空间;自由的追求,科学的探索,文明光辉的闪烁一定程度上也让精神废墟熠熠发光。信仰成为价值观的有效粘合剂。错位的献身和摈弃,都是信仰不合理内化的后果。

毫无疑问,这种信仰必然受挫。

对于恩典,我却不能说些什么。在精神废墟中踽踽而行时,它让我们随时补充力量,以面对无法忍受的痛苦、挫折和厄运;它似乎是宇宙泛灵意志的一种体现,或许它本身就是孕育在我们体内的宇宙的意志本身。

而我们却拒绝了恩典。


“人生苦难重重”,当我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我们的历史与现实、自我与环境、个体与关系产生了剧烈的冲突;让我们身心痛苦,筋疲力竭,百般折磨。

于是我们想要退回到自我安全的界限之内。

而人最安全的港湾是父母的怀抱,最没有烦恼痛苦的阶段是孩童时代、甚至婴儿时期、甚至是胎儿时期——在羊水温暖的包围中,是多么惬意啊!

神经症、人格障碍、精神分裂,随之而来。


上帝,与我们同在。

因为恩典,所以我们可以成为“人”这种个体,这种上帝(宇宙、神)所赐予虽不可思议的力量,让人类成为这个星球最为神奇的物种——我们每个个体都成为与我们生育者最不相像的个体。

每个个体可以拥有与父母不同的想法、价值观、理想、人格特征、生活习惯和人生旅途;而他(她)也必然会这么做。

当我们与父母分离、与早期的自我分离、与幼稚的自我分离、与青葱的自我分离一步步分离时,是遍地荆棘、飞沙走石、泥泞崎岖的一条条坎坷之路、苦难之路。

Pain is inevitable,suffering is optional.

苦难不可避免,我们逃避的苦难,会成为新的苦难的来源;有时候在我们的物理世界实现,有时在我们的内心世界肆虐。

惟有信仰,惟有彼岸,惟有自由王国,可以引导我们前行。


人,终究要成为他(她)自己的最大可能性。

这样才能不虚此生。

每个人的彼岸,就是自己的最大的自由和解放。

我成为我自己了,不是那个畏畏缩缩、残缺不堪、同化异化的可怜虫。

这个旅途中,我们会遇到爱。

爱,让我们打开自我的界限,让那个人与自己一起面对这段苦难重重的人生之路。

于是,我们学会了自律,学会了放弃自己的欲望;

因为还有更为重要的人和事需要我们付出。

这一天的到来,没有征兆;

但是当我们学会放弃的时候,伴随着一声叹息,还有欣慰之感。

我们最终获得了从未有过的力量,来面对将来。


此岸的耕耘,彼岸的花会开。

这条路少有人走,

但是,你值得拥有。


齐战疾

2017.11.29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少有人走的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少有人走的路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