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到底需要什么

睿伯斯
2017-11-29 看过
亦舒的文其实看的不多,大火的《前半生》是我有意识看的第一篇,是有失望的,觉得她够不上“女性独立”师奶的位置。但是,熬夜看完这篇之后,我汗颜了。衷心钦佩她。

首先清楚一件事,这是部几十年前的旧书,但仍是今天许多女性生活的写照,泱泱中华半数女性,有多少能成为书中上不得台面的姚晶姐姐那样不愁吃喝的女性?怕是很少。大多是物质精神双匮乏,更遑论所谓的精神完全自由,这脱离现实。
年轻一代的女性,家庭物质条件较好的,精神比较自由,在一定的范围内可以挑选合心意的、能携手组合幸福家庭的另一半,无论是金丝雀或轻熟女如徐佐子,她们都拥有一定的选择余地并要付出一定的牺牲,然后成全一段外人看来的美满姻缘,其内甘苦自知。金丝雀如早期的娜拉,压制自己的想法而附和对方,只要另一方责任心强也是一段美好姻缘。最大的威胁来自外界,一旦成为男人的所有品,大难临头必定会被丢车保帅,任你美若天仙也无用。
轻熟女如徐佐子,步入社会一段时间,明悉丈夫对妻子角色的禁锢以及婚姻之不幸所在,她们选择婚姻是对感情和自身软弱的妥协。我们身边这样的女子狠多,为了衣食住行风俗习惯而勉强,比比皆是。难说好赖,得到一些就要失去一些罢了,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比较惨的是像姚晶这样了,出身和教育原因使她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绕了一圈最后把自己逼到香消玉殒。其实她身边环绕的男人最多品质也高,个个为她费神流泪,以世俗标准而言标准的人生赢家。问题在于,她在他们眼中首先是一个女人,而不是一个有独立思想的人。她自己既遵从社会道德做女人,又无法彻底舍弃独立思想,矛盾纠结不可收拾。没有人在有关她的事情上真正快乐,别人尚可转移目标,唯余她自己最痛苦。
马东生是真爱她,而且一爱许多年,满足她所有愿望,配合所有演出,然而不久就被遗弃。正如徐佐子(或编姐)所说,这是一个好父亲该做的,不是丈夫。他把姚晶当做女儿宠却忘了女儿早晚要嫁人,两人关系非独立平等的夫妻关系。马作为长辈不理解姚晶在想什么,补不上她心里的缺口。
后来遇到张煦这个望族高材生,婚姻的甜蜜也异常短暂,香港的海尔茂很快露出真面目,将美丽爱情的谎言明明白白拆穿。姚晶不是娜拉,她顾虑太多没有勇气出走,是以结局凄凉。

读完结局令我感到憋闷的是,每一个人都认为女人必须拥有家庭、应该为了婚姻牺牲,包括所谓独立“师奶”亦舒、《欢乐颂》作者阿耐,女人的最好结局一定是嫁个好人,否则就是不完美,甚至是舆论争相讨伐的失败者。在我们的文化里,没有“女性”,只有“第二性”,所以欧美的未成年都比我们的大妈更明白什么是为自己负责,知道自己想要的得通过努力获取,而不是渴求男人帮忙(例如婚姻换房子车子、性爱换美酒华服)。我们的女性在两性关系中更像巨婴,是天然的被保护者、无法独立,必须依附而存在。(是不是很像恋父情结?这一类女性在两性关系中无法和另一方平等也是自然的了。)这恰恰是我们的社会常态,区别只在于程度深浅罢了。就像人精一样的樊胜美遇到婚恋问题也是惯性的车房存款养我父母明码标价,这是我们的社会潜规则,大家都默默遵守罢了(只有成为规则中的弱者的时候才会跳出来说一句“这不对”,一旦自己成为规则中的获利者则无所谓了)。樊胜美胜在脑瓜子好,名牌大学毕业,起码自己的薪水不用愁饿死,努力拼职场也有一丝机会。那些出身不好没受过教育的人呢?别说独立负担原生家庭和瘫痪父亲了,吃饱都成问题,谈何独立。

娜拉出走后怎样?首先不要拘在必须要结婚的框架里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她比烟花寂寞的更多书评

推荐她比烟花寂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