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中最少被谈及的善良天使--理性

善良的境外势力
2017-11-29 16:52:01

关于本书的赞誉很多,就不多说了,谈谈个人觉得最有趣的部分。 这本书不仅仅谈论暴力的下降,它还讲了很多权力革命的来龙去脉和所有的推动因素,所以每当那些还嫌权力革命进程速度不够快怎么办的性情急躁的朋友们,问我以往的民权运动是怎么发生的,我都强烈地推荐人性中的善良天使。 除了教育水平,生产效率,传播途径等“外在”因素,平克,一位神经科学家,着重谈到了人类天性本身中的四位善良天使,也是本书最精华的部分,这四位天使分别是: 移情 自制 道德和禁忌 理性 如果这些急躁的朋友们不想读这么厚一本书,也不想读这么长的一章,我尝试用最简练清晰的语言讲清楚平克(和我自己的思考)认为理性是怎么阻止暴力并推进各项民权运动的。 平克在书中说:“我将理性排在人类天性中善良天使的最后一位是有道理的。当一个社会达到一定的文明程度后,理性是人类得以进一步抑制暴力的最大希望。从我们称为人的那一天起,其他三位天使就和我们形影相随,但是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她们既未能防止战争,也未能阻止奴隶制,专制,制度化的施虐和压迫妇女。移情,自制和道德感的重要性毋庸赘言,但是就推动近几十年和近几百年来的人类进步而言,她们自己也没有多大的自由

...
显示全文

关于本书的赞誉很多,就不多说了,谈谈个人觉得最有趣的部分。 这本书不仅仅谈论暴力的下降,它还讲了很多权力革命的来龙去脉和所有的推动因素,所以每当那些还嫌权力革命进程速度不够快怎么办的性情急躁的朋友们,问我以往的民权运动是怎么发生的,我都强烈地推荐人性中的善良天使。 除了教育水平,生产效率,传播途径等“外在”因素,平克,一位神经科学家,着重谈到了人类天性本身中的四位善良天使,也是本书最精华的部分,这四位天使分别是: 移情 自制 道德和禁忌 理性 如果这些急躁的朋友们不想读这么厚一本书,也不想读这么长的一章,我尝试用最简练清晰的语言讲清楚平克(和我自己的思考)认为理性是怎么阻止暴力并推进各项民权运动的。 平克在书中说:“我将理性排在人类天性中善良天使的最后一位是有道理的。当一个社会达到一定的文明程度后,理性是人类得以进一步抑制暴力的最大希望。从我们称为人的那一天起,其他三位天使就和我们形影相随,但是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她们既未能防止战争,也未能阻止奴隶制,专制,制度化的施虐和压迫妇女。移情,自制和道德感的重要性毋庸赘言,但是就推动近几十年和近几百年来的人类进步而言,她们自己也没有多大的自由度,行动的范围非常有限。 ” 在复杂的现实世界中,理性在民权革命中起了多大作用,甚至是否起了作用,都是可以有争议的。但是它理论上非常优美,是可以脱离我们尚未确知的人类是否共有,以及到什么程度的利他主义,而靠利己将人类引向和平。 理性是一种抽象推理的能力,抽象能力的进步离不开智商进步,无论人们是否愿意相信,人类在过去一百年内智商一直在进步。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人们开始进行大规模智商测试以来,30个国家,其中包括发展中国家,人们的智力都在提升,该效应叫“弗林效应”。人们将100设为智商的平均值,一旦所有人智商水平都增加了,公式就需要调整。今天平均智商100的十几岁的少年,如果回到五十年代,他们的平均智商将是118,如果回到1910年,他们的平均智商将是130,高于当时98%的人。而如果将1910年的人送到今天,他们的平均智商是70,处于智障边缘。如果使用测试一般智力的“瑞文推理测试”,他们的智商会是50,介于中度和轻度智障之间。 美国学生在四十年代和千禧年过后,知识算数和词汇测验这种事实性知识得分几乎没有增长,但是和把握抽象推理有关的试题增长非常大,皆在20分以上。 这里不讨论抽象能力提升的原因,书中有详述,而特别讨论抽象能力的提升怎样帮助了民权革命。 首先我们对大部分人类做两个假设,也来自书中: 一。思考者关心自己的福祉,他们想活下去,而不是去死;他们想自己肢体健全,而不是残缺;他们想生活舒适,而不是生活在痛苦中。仅逻辑本身不足以让人们拥有这些偏好,这些偏好是自然选择的结果。 二。思考者是其他意识主体共同组成的社区中的一员,这些其他主体可以影响自己的福祉。他们之间可以交换意见,并且能够理解对方的理性。这一假设同样没有逻辑上的必然性,但同样地,自然选择导致人类成为社会动物和语言动物。 暴力是囚徒博弈,细节一般人都很熟悉,不赘述。在博弈论对囚徒困境进行定义的时候,说明不允许双方交谈,二即使他们能够交谈,他们也没有互相信任的基础。 但现实世界并非如此,在一个社会中,人们可以协商,并通过情感,社会,法律,声誉(尤其是互联网时代),担保约束彼此的承诺。当一方试图说服另一方不要实施伤害时,他首先必须自己承诺不伤害对方。一旦他提出“你伤害我是不对的”,也等于是说“我伤害你也是不对的”,因为在“伤害不对”的逻辑上,你和我没有区别。同样,你我以外的他人也没有区别。当你开口试图劝说某人不要伤害你,其实是说,伤害本身是不对的。

如果一个人要求自己不被伤害,转而又去伤害别人,就会使他成为一个hypocrite(伪君子),而削弱其声誉,降低他说“如果你不伤害我,我就不会伤害你”的可信度,造成他在博弈中的失利。因此一个爱惜声誉的博弈者,不会公开伤害别人,甚至也会广泛地反对伤害行为本身,甚至劝服他人一起避免暴力。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当越来越多的人们在博弈中运用这种理性推理,就会表现出个体成员追求公众利益。甚至形成各种人权革命浪潮。

只要有任何人“伤害他人而不被惩罚”的能力,那么理论上来说,无论可能性多么微小,自己都有可能成为被伤害的一方。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 。”)那么如果自己要将伤害的可能性最小化,伤害造成的负面后果最小化,不如靠社会运动,推动立法避免伤害行为本身。 一个有趣的例子,成立于二十年代的律师组织美国民盟ACLU,这个组织在历史上对推动言论自由,少数族裔权利,堕胎避孕等女性权益,同性恋权益等等民权运动居功至伟,不赘述。他们的律师大多是自由主义者或者左派。 但他们也为以下他们自己完全不同意的族群成员辩护过:美版纳粹,3K党,伊斯兰国,新右派alt-right运动。历史上,他们自己的不少成员都因为接受不了而脱离组织过,但近一百年来,他们一直时不时为这些和他们意见相左的人群辩护。 我有一个朋友尊称他们为“言论自由原教旨主义者”。 ACLU的逻辑是这样的,他们支持的民权运动之所以能成功,少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当政府侵害一个族群的宪法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权利时,会给所有人带来威胁,所以不管这个族群是谁,无论他们想表达什么,ACLU都要保障他们的言论自由不受政府侵害的权利。 最近,当我看到在中国,一些人的人权被侵害时,很多人居然谈起了阶级。讲我们这个阶级,怎样怎样,喝得起红酒吃得起牛排,为什么我们还是没有尊严(人权)? 就感觉,中国的各项民权运动,还有好长的路要走。

1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5)

添加回应

人性中的善良天使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性中的善良天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