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秘密 7.7分

看完了《秘密》,依然地感到背后一凉……

容缘之止
2017-11-29 14:35:23

看完了《秘密》,依然地感到背后一凉,心中一阵阵发冷,对于直子的背叛感到最初的愤怒,其次的悲凉,最后的悲哀。 两人之间越走越远,这也是无可奈何、必定发生的一件事。直子的灵魂和藻奈美的肉体的结合是一个精巧的设计,在这之中,直子和平介都无所适从,直子选择重活第二次,她决心为了女儿好好地活下去,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女儿就变成了她,她就变成了女儿,于是所谓的为女儿活也就变成了为自己活。当不同的身体和灵魂结合,究竟是身体更胜一筹,还是灵魂更胜一筹?作者给出的答案是前者。第一,在遇到数学难题时,明明数学很弱的直子却能够听懂;第二,直子在日渐长大的过程中,不由自主地厌恶身体上作为父亲的平介,并且自身也感到好像有什么在重新生长着。 直子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日渐年轻,平介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日渐衰老。 这能说是任何人的错吗?这只是由于不同灵魂和肉体的强行结合(第一重矛盾)而衍生出的第二重矛盾。 平介逐渐不知该如何对待直子,是他分明看到属于藻奈美的肉体和青春在肉体和灵魂的角逐中逐渐占据了上风,直子原本老化的灵魂一点点地被蚕食、改变着。或许一开始直子还不为这种改变所影响,慢慢的,这种影响随着年龄的增大而增大。平

...
显示全文

看完了《秘密》,依然地感到背后一凉,心中一阵阵发冷,对于直子的背叛感到最初的愤怒,其次的悲凉,最后的悲哀。 两人之间越走越远,这也是无可奈何、必定发生的一件事。直子的灵魂和藻奈美的肉体的结合是一个精巧的设计,在这之中,直子和平介都无所适从,直子选择重活第二次,她决心为了女儿好好地活下去,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女儿就变成了她,她就变成了女儿,于是所谓的为女儿活也就变成了为自己活。当不同的身体和灵魂结合,究竟是身体更胜一筹,还是灵魂更胜一筹?作者给出的答案是前者。第一,在遇到数学难题时,明明数学很弱的直子却能够听懂;第二,直子在日渐长大的过程中,不由自主地厌恶身体上作为父亲的平介,并且自身也感到好像有什么在重新生长着。 直子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日渐年轻,平介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日渐衰老。 这能说是任何人的错吗?这只是由于不同灵魂和肉体的强行结合(第一重矛盾)而衍生出的第二重矛盾。 平介逐渐不知该如何对待直子,是他分明看到属于藻奈美的肉体和青春在肉体和灵魂的角逐中逐渐占据了上风,直子原本老化的灵魂一点点地被蚕食、改变着。或许一开始直子还不为这种改变所影响,慢慢的,这种影响随着年龄的增大而增大。平介分明看到了这一点,想要改变,最终却无力改变。他该愤怒,却无可奈何。因为是属于藻奈美的肉体与属于直子的灵魂在做斗争,两者都是他的至亲至爱,他又该对谁表示愤怒?直子的灵魂占据上风,为社会异样,藻奈美的肉体占据上风,为平介异样。然而终究平介的个人力量抵挡不过社会的力量。 在直子急遽改变的时候,平介却还抱着老一套:她是我的妻子,我不能背叛她。他以这样不背叛的态度对待直子,也希望直子以这样的态度对待他,然而从社会上的视角看来,直子的不背叛才是奇怪的,因为以社会的视角根本没有背叛一说,这是属于两人之间的秘密。直子为了适应社会,做出了很大改变,很大牺牲,到了此时,社会的要求和平介的要求发生了冲突,直子便很痛苦。 作为女儿,两人必须保持物理上的距离;作为妻子,两人可以消除心理上的距离。这种不同距离的矛盾性和不统一性是由根本矛盾带来的。消除物理上的距离,相当于将女儿完全抹杀掉,平介无论如何都做不到;消除心理上的距离,越来越难以做到,两辆往不同方面行驶的列车如何能够同步?说来讽刺,或许是当意识到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同步的那一刻吧……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直子为了适应女儿的身体,不得不做出很多改变,其中也有很多改变是她追求而来的,而平介却一直作为组长不愿往上升,他一直留在原地。两人的这种差距表现在生活方式上无可厚非,但表现在两人的关系上却耐人寻味,让人感到直子的薄情。 她最终嫁给了文也。文也这条线引出来的目的无非是一句话——“究竟是知道他不是亲生父亲活得更幸福呢,还是不知道他不是亲生父亲活得更幸福呢。” 放在平介身上,就是“究竟是知道她是妻子感到更幸福呢,还是不知道她是妻子感到更幸福呢。”自然是不知道。无知的人最幸福,也很可怜。 在平介去寻找灵异事件的时候,找到了一个案例,其实就给了人一种心理预期,那就是藻奈美总有一天会回来的。藻奈美也终于不负所托地回来了,却是以出乎意料的方式回来的,很难说是直子杀死了藻奈美还是藻奈美杀死了直子。因为她们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便不分彼此了。纯粹的直子、纯粹的藻奈美根本就不存在了。 在直子和藻奈美交互出现的过程中,直子和藻奈美都似模似样地发出了一些属于各自身份的牢骚,回头看来,真是十分做作与恶心。 直子也从此完成了大转变,从欺骗社会到欺骗丈夫。 但她最终还是无法欺骗自己。 她拿出了只有平介和自己知道的戒指,她其实根本没必要这么做,这件事有可能暴露她的身份,但她还是这么做了,这只能说明她其实不能完全地欺骗自己。 透过这么一个线索,看清了她的真面目,也透过这么一个线索,看到了她到底还是未能完全摆脱过去,存了一丝眷恋。她的善与恶,全都透过一个戒指表现了出来。 至于直子嫁给文也,在我看来,她嫁给什么人是不重要的,嫁这个动作才是重要的。但这让我想起了文也第一次去家里的时候,直子又是亲自做饭,又是请教数学问题,后者让我感到十分地做作,让我觉得她是存心如此,早有预谋,她在那时就已经选好了自己未来的夫婿。至于直子对文也是否存在恨,或许一开始有过,直子失去了女儿,却重获了青春,在她越来越享受青春带给她的快乐时,她对当初的那次肇事究竟是恨多一些还是庆幸多一些谁也说不清。 其实说到头,时间才是最大的凶手。没有人能在时间面前保持不变,如果一直能够维持着直子和藻奈美同时存在的状态,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然而人们在时间面前或主动或被动地发生了改变,日积月累终于成了一道鸿沟,这真是最无可奈何的事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秘密的更多书评

推荐秘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