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骏马 天下骏马 8.4分

《天下骏马》摘录

迷宫中的站起来
2017-11-28 18:02:46

第一章

约翰·格雷迪平躺在毛毯里,遥望着一弯弦月有如镰刀吊在山边。在这幽蓝的夜空里,金牛座七星像灯盏升上夜空,一时使其他的星星都黯然失色了。猎户座和五车二连在一起,仿佛钻石模样,它们与仙后座一起穿过磷光闪闪的夜幕款款登场,织成一张大大的渔网。他躺着,半天睡不着,听着两个伙伴酣睡的鼻息声,思索着四周那不开化的蛮荒之地,也思索着自己体内的那种野性。

第二章

最后老人说,他曾经看见过马的灵魂。那可是十分可怕的东西。他说,这灵魂只有在马死的特定时刻才能看到。因为马类共有一个灵魂,而它们各自的生命乃是由全体马使之成形,最终难免一死。他说,如果一个人能认识马类的灵魂,那么他就能理解所有的马了。

她把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望着西边天上的月亮。别跟她说话,也别叫她。她又慢慢地把脸转向他。一切都因为偷来的时间和肉体而变得更甜美,一切都因为背叛而变得更甜美。

第四章

在我看来,这世界更像一场木偶戏。你到舞台大幕后面,循着一串串木偶牵线去找时,就会发现,这些牵线的末端握在另一些木偶的手里,而这些木偶自己的牵线又由更上一层的木偶掌控着,如此类推。

...
显示全文

第一章

约翰·格雷迪平躺在毛毯里,遥望着一弯弦月有如镰刀吊在山边。在这幽蓝的夜空里,金牛座七星像灯盏升上夜空,一时使其他的星星都黯然失色了。猎户座和五车二连在一起,仿佛钻石模样,它们与仙后座一起穿过磷光闪闪的夜幕款款登场,织成一张大大的渔网。他躺着,半天睡不着,听着两个伙伴酣睡的鼻息声,思索着四周那不开化的蛮荒之地,也思索着自己体内的那种野性。

第二章

最后老人说,他曾经看见过马的灵魂。那可是十分可怕的东西。他说,这灵魂只有在马死的特定时刻才能看到。因为马类共有一个灵魂,而它们各自的生命乃是由全体马使之成形,最终难免一死。他说,如果一个人能认识马类的灵魂,那么他就能理解所有的马了。

她把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望着西边天上的月亮。别跟她说话,也别叫她。她又慢慢地把脸转向他。一切都因为偷来的时间和肉体而变得更甜美,一切都因为背叛而变得更甜美。

第四章

在我看来,这世界更像一场木偶戏。你到舞台大幕后面,循着一串串木偶牵线去找时,就会发现,这些牵线的末端握在另一些木偶的手里,而这些木偶自己的牵线又由更上一层的木偶掌控着,如此类推。

在正门入口处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他开始呜咽起来。我知道他是为我而哭泣,我还从来没有像这样受人尊崇过。一个男人将自己置于这样的地位来对待我,我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那天夜里,我辗转反侧,想了好久,感到自己的前途未卜,不由得满怀绝望。我渴望将来能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然而,我又扪心自问,一个人在一生中,如果没有灵魂的主宰或者精神的支柱,怎么能经受不幸的挑战,或身体致残的考验呢?这样的渴望又怎能变成现实?如果人要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这个价值不能为无常的命运所左右。它应该是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能保持不变的一种品质。

在人类历史上,并不存在什么控制组之类的东西。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原本应该是什么状况。我们为原本应该是什么状况而流泪,但根本没有所谓原本应该是什么状况。一般说来,那些不懂得历史的人注定会重蹈历史的覆辙。但我认为,即使懂得历史也不能挽救我们。实际上历史总是不断重演,人类社会充斥着贪得无厌、愚蠢无知和嗜血残杀,这是人类的痼疾,就连全能的无所不知的上帝对此也无回天之力。

他躺着倾听空旷田野中的风声,注视着群星在漫无边际的苍穹中徐徐移动,最后沉没在受火刑的煎熬。他联想到人世间的苦痛如同一种无形的寄生虫一样,在人类灵魂深处竭力寻找一片温暖之地,以便在那里产卵。他觉得他了解人们何以容易受到这种寄生虫的光顾,可是令他不解的是,这种寄生虫并无头脑,因此无从知道人类灵魂的极限,而他所担心的则是人类灵魂可能根本没有极限可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下骏马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下骏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