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本来我们应该跳舞》原文喜欢的句子摘抄

君子怪兽
2017-11-27 15:04:58

1只要不看见彼此的眼睛,因为那会让人感到痛苦,更痛苦,跟看见太阳不一样。

3第二天,天更暗了,下起雨来。雨悄无声息地越下越密,仿佛并不是雨滴落在我们身上、黑色的沥青上、脚下嘎吱作响的碎石子上,而是细细的、不间断的线,就像从成千上万没有关紧的水龙头里流出来的一样。像这种雨,等人回过味儿来的时候全身就已经湿透了:突然停下来,往自己身上看看,然后又看看天,难以置信地摇摇头。

4呼吸声听上去不只是疲惫。它听上去还很平静。

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马路在慢慢消失,还有所有的一切,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这看作一种解脱。除了几根树干,再看不到对行走方向的任何限制。 岁月不饶人。我不知道这一切怎么会发生,我不清楚这是怎么在发生,发生的是什么,是什么物理过程造成的这种倾覆,这种摇摆和坍塌,从马上到现在,然后再然后再然后。 我们紧紧挤靠在一起,我们现在经常这样,因为不想现在就冻死,为什么,这个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我们既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也不知道像这样翻山越岭是要找什么,这样的长途跋涉无非是不断提醒自己,现在已经什么都不一样了。幸好我们也不再问自己什么。 我们痛恨的是走路。我们痛恨那些必须要从脚下经过,或者

...
显示全文

1只要不看见彼此的眼睛,因为那会让人感到痛苦,更痛苦,跟看见太阳不一样。

3第二天,天更暗了,下起雨来。雨悄无声息地越下越密,仿佛并不是雨滴落在我们身上、黑色的沥青上、脚下嘎吱作响的碎石子上,而是细细的、不间断的线,就像从成千上万没有关紧的水龙头里流出来的一样。像这种雨,等人回过味儿来的时候全身就已经湿透了:突然停下来,往自己身上看看,然后又看看天,难以置信地摇摇头。

4呼吸声听上去不只是疲惫。它听上去还很平静。

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马路在慢慢消失,还有所有的一切,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这看作一种解脱。除了几根树干,再看不到对行走方向的任何限制。 岁月不饶人。我不知道这一切怎么会发生,我不清楚这是怎么在发生,发生的是什么,是什么物理过程造成的这种倾覆,这种摇摆和坍塌,从马上到现在,然后再然后再然后。 我们紧紧挤靠在一起,我们现在经常这样,因为不想现在就冻死,为什么,这个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我们既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也不知道像这样翻山越岭是要找什么,这样的长途跋涉无非是不断提醒自己,现在已经什么都不一样了。幸好我们也不再问自己什么。 我们痛恨的是走路。我们痛恨那些必须要从脚下经过,或者停下时踩在脚下的土地。我们痛恨随着越来越浅、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一次次冲进肺里的冰冷纯净的空气,因为就是它让我们那些出汗的地方感到寒冷。我们痛恨光亮,因为它让我们看到前面、后面、左面、右面还有多少土地、森林和山坡,看到一切之上的空旷,看到我们还剩谁,少了谁,看到我们的样子是多么羸弱,多么潦倒,多么丑陋和愚蠢。总之,我们对这个世界不再有多少感情。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地一步接一步朝世界深处走下去。 自己的胡思乱想越是荒唐就越能让人感到安慰。仔细想象一些永远不可能出现的情况,是让这些情况永远不出现的最好办法。到达交通要隘前的最后一个急转弯。我怎么会相信那个?

28慢性疲劳综合征 群体抑郁

33我们只是一些长得过大的细菌而已。

49这是个不怎么管用的临时解决办法,使我们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应付不了现在的处境。

52我们,被我们的喊叫声稳妥地引导着。

58我还没睡着的时候,看着头顶上椴树新生的嫩绿色新叶,那绿色与树枝和树干的棕色融为一体,还有从这一切之上流过的那薄薄的一层水,这一切又与灰色的天空融为了一体,世界一片混沌,不但罩住了外在的一切,也罩住了我心里的词汇。

65雪或者不是雪。光或者不是光。躺着或者坐着或者站着,或者还是最好躺着,那样最好,既然除了站着和坐着没什么可做,除了雪没什么可看,或者那并不是雪,是光或者并不是光。

68我看见德吕加斯基站在我前面,站在那儿,最后一次看了这一切,这个永远静止的世界,然后,他朝外面的草地走了几步,往山坡上,跪下来,用左手去摸脖子上的大动脉,然后把右手的刀插进去,静静地,全神贯注地坚决地。然后,他放下刀子,慢慢朝前扑倒,随着他的身体倒下的是他对世界的认识,关于上和下,对与错,关于他周围那些事物的名称,所有这些都随着他一起朝山谷方向倒下去,从他脖子里汨汨流出的鲜血往山下流去,往下,朝着地球的中心。

69用不了几年,人们将无法从外部确定究竟是太阳制造了这个词,还是这个词制造了太阳。

封面
2016年度最佳外国小说名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本来我们应该跳舞的更多书评

推荐本来我们应该跳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