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我之味

loversophia
2017-11-27 14:13:27
在我的心目中,艺术大师和手作艺人都是有些难以接近的类型,因为他们的交流对象通常不是观众或顾客,而是手中的器物。他们可能不常说话,但说出的话语总是富于哲理,令人深思。正如手中的这本《无名的道路》,它是一位当代工艺大师沉淀四年,与自我展开的对话。

这本书写的是2007年到2011年间,发生在日本轮岛著名漆师赤木明登身边的小事。赤木先生讲述了很多关于器物的事,但正如他所言,他想要表达的并非器物本身,而是围绕器物内外的一些想法,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器物与万物的相通之处。这么说来可能有些难以理解,我们不妨将其看做是手工艺大师对自己所做之物的一种要求,一种追求极致表达的探索。

和很多人一样,赤木先生也曾对自己的人生选择有过迷茫。六年里,他反复问自己,究竟为什么来到轮岛,为什么选择漆艺,想要找到一个明确的答案。但这个问题别人并不能给予他回答,很长时间之后,他才想清楚,之所以选择到轮岛做漆,其实就是“为了全心全意地做自己,做好自己,就这么简单。”

对赤木先生来说,“做东西,就是想尽方法让‘自己’消失,让被执念束缚的小我消失殆尽。消除小我之后,进入无心状态,或者说,进入毫无人为造作之心的境界后,美





...
显示全文
在我的心目中,艺术大师和手作艺人都是有些难以接近的类型,因为他们的交流对象通常不是观众或顾客,而是手中的器物。他们可能不常说话,但说出的话语总是富于哲理,令人深思。正如手中的这本《无名的道路》,它是一位当代工艺大师沉淀四年,与自我展开的对话。

这本书写的是2007年到2011年间,发生在日本轮岛著名漆师赤木明登身边的小事。赤木先生讲述了很多关于器物的事,但正如他所言,他想要表达的并非器物本身,而是围绕器物内外的一些想法,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器物与万物的相通之处。这么说来可能有些难以理解,我们不妨将其看做是手工艺大师对自己所做之物的一种要求,一种追求极致表达的探索。

和很多人一样,赤木先生也曾对自己的人生选择有过迷茫。六年里,他反复问自己,究竟为什么来到轮岛,为什么选择漆艺,想要找到一个明确的答案。但这个问题别人并不能给予他回答,很长时间之后,他才想清楚,之所以选择到轮岛做漆,其实就是“为了全心全意地做自己,做好自己,就这么简单。”

对赤木先生来说,“做东西,就是想尽方法让‘自己’消失,让被执念束缚的小我消失殆尽。消除小我之后,进入无心状态,或者说,进入毫无人为造作之心的境界后,美才会翩然而至。”就和《犬马难画》中松田正平先生的画作一样,看似简单的线条和用色,透出的却是对生命的深切爱意和关注。但凡大师,都是把简单的小事都做到极致的人,所以松田先生才说自己不要追流行,不要成名,只是想要“埋下头踏踏实实练手艺,争取当个好手艺人。”赤木先生亦然。

作为一个对日本文学艺术有着浓厚兴趣的人,我也常常会问自己,中国也有着悠久的历史,本国的文化宝库甚至比日本还要庞大和丰富,为何独独喜欢看外来的和尚念经。细细思索,在日本文化之中,在日本的作家、艺术家、手工艺人身上,总有一种执着的精神。那是一种忘我的境界,是追求自身与所实践的事物融为一体的“相通”感,它通常与金钱、名利、时间、空间等等外在之物没有关系,而只是对自身的孜孜求索。这是一种难得的境界,也正因为达到太难才被珍视。

赤木明登的做漆之路也是如此。书中沿时间的绳索前行,去到卢浮宫观看宗教画,阐发关于“气韵”的感悟;通过回忆儿童时代对自然、自我和世界的感受,寻找与世界的连接;从皮肤的伤痕联想到人与混沌世界的入口;在社祭的仪式中悟出天人合一,主客逆转的奥义……赤木先生无时无刻不在思考自己正在从事的漆器工作,应该怎样去做才能寻找到“做”的意义,应该怎样做才能不在工业化的世界里被洪流淹没。当“小我”消失之后,往往才有“大我”出现,才有世界在面前展开。

虽然是关于美的随想集,但文章的中心始终没有偏离“作物即生活”的主题。赤木先生回忆儿时对世界的感受,谈论绘画、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也讲茶道、森林、海洋、山与神社,但是关于漆器的外形、颜色、肌理等内容,总是贯穿其中,在最后的部分,他甚至详细记录了熟漆的具体工艺,表达了对这种古老技艺的历史与人文思考。

《无名的道路》给人的感觉是谦逊、低调、踏实,却又丰富、细腻、深沉的。在赤木明登的文字里,丝毫没有任何大师的骄傲与专独。他似乎更希望成为普通人,用“做物”这件事去感受自身的存在与价值,把人生的领悟与生命的滋味都融进手中的漆器里,认真过好自己的生活。同时,也把这种认真无我的精神传递给更多还在寻找生活真谛的人们。

无我之味,才是真我之思,《无名的道路》又是人生的美好一课。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无名的道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名的道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