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克斯的爱情镜像和阴影魔障

猫腻鱼
2017-11-27 看过

“凡事幸福无法治愈的,任何药物也都无法治愈。”金句,唉,又是金句。 《爱情和其他魔鬼》,这本书除了书名起得太好之外,基本乏善可陈,倒可一窥马尔克斯的气虚短板。《百年孤独》和《霍乱时期的爱情》由于有几乎编年史式的庞大骨架做支撑,层层叠叠的花瓣缤纷堆积,目不暇接之下,读者是来不及翻捡出其中有诸多凋败灰暗的蕊叶。一旦剥离了时间长度,聚焦于事件本身的哀喜跌宕,就发现故事整个讲得匆忙而散沙,莫名其妙地转折、插叙、收煞,爱恨亲疏莫名其妙就发乎情止乎礼了。人物一个个塑造得太饱满,都开始自说自话,结果是作者还没失去耐心,作品里的人物先自顾自地失去了耐心。 他的中篇小说,或者说不太长的长篇,存在着同时缺乏故事延展性和集束性的怪毛病。长篇的史诗式写法在这里四处碰壁,鼻青脸肿里外不是人。当人物浸润到“竹林中”的独立存在,而并非要拼凑上帝视角的“竹林中”故事演绎时,必然是处处蜻蜓点水,而没有一个角隅认真地开出这夏天的一朵荷花。 短篇小说情节太完整、中篇小说人物太多且太饱满,可并称为败坏阅读体验的两大糟心事。 《枯枝败叶》简直惨不忍睹,不忍再提。《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是他最好的作品,每句话都水光潋滟自晴美谐趣、掷地有金石叹息声,而这“贫贱夫妻百事哀”凄美荒诞自我解嘲的美好小说,却是写给他的情人的。马尔克斯的爱情,本来就是一笔糊涂账。 马尔克斯的小说里,到处有爱情,到处没爱情观。虽说赞颂,终究是悲哀底色,在他的笔下,爱情仿佛只有墓志铭而鲜有通行证,幸存的爱情都别扭。《百年孤独》有点自暴自弃,《霍乱时期的爱情》甚至已经三观不正……这可能是作者自身百花丛履历的镜像。正如《爱情和其他魔鬼》里面的段落: “这些天里,女孩问过他(指她父亲),是不是真的想歌里唱的那样,爱情能战胜一切。 “‘没错’,他答到,‘可你最好别信。’” 终究狼奔豕突、进退失据。马尔克斯问了一圈,发现答案站在原点,且摆一张冷嘲热讽的四世同堂苦瓜脸。对待月有阴晴圆缺的概率事件,艺术家们总是太认真了一点。 此事古难全。前车之鉴毕竟难有切肤之痛,今人总要亲自摔一跤才罢休。话说回来,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这点意思。把饮食男女来切磋、琢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爱情和其他魔鬼的更多书评

推荐爱情和其他魔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