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 双城记 8.3分

这爱比一切恨都强大

小信
2017-11-26 23:42:03

狄更斯所处的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类似于法国的路易十六时期,富人生活在天堂,穷人生活在地狱。正如开篇所说:那是最昌明的时期,那是最衰微的时期。

酒桶打碎,街上的人像老鼠一样冲出来跪到地上舔酒,“一个民族,曾经令人毛骨悚然地在磨盘上磨来磨去,受尽折磨”;侯爵的马车撞死孩子,只扔下几枚金币,“对上等人的憎恨,是下等人的一种不由自主的效忠”。

而最好与最坏这两极,除了体现在富足与穷困上,也体现在情感里。

德发日太太因为家人被公爵害死,编织每一个所知的贵族或密探的名字,以观看他们被处死为乐,终生活在仇恨与报复中。

但是憎恨背后,另一种力量在涌动。

当管家被捕,达奈义无反顾地去巴黎救他;当达奈被捕,露茜每天去锯木工的门口站上两个小时,即使她在那儿看不见他;为了给露茜一家争取时间,普若斯与德发日太太厮打,最后失去了听力;为了让露茜幸福,卡屯精心布局,送去自己的性命。

憎恨与愚昧越猖狂,爱与善良越强大。


在此感谢两位译者张玲和张扬,关键情节都翻译得很震撼。而且我发现经典名句的翻译与广为传诵的版本也不一样,比如全书第一段和最后一段。下面是几段摘抄。

那把他们折腾得精疲力竭的磨盘,是把青年磨老的磨盘;孩子们面目苍老,声音悲怆;在他们身上,在他们苍老的脸上,在每一道岁月犁出的旧纹新皱里,都是“饥饿”的标记,到处都是“饥饿”横行。“饥饿”给赶出了高楼大厦,钻进挂在竿子和绳子上的破衣烂衫;“饥饿”同草秸、破布、木片、纸屑一起把这些衣衫补缀起来;“饥饿”附在那锯木人锯子下面的每一块小小的木柴上;“饥饿”从断了炊烟的烟囱上目不转睛地俯视,沿着污秽的街道起步,那里的垃圾堆中,没有一点可以充饥的残渣余屑。“饥饿”镌刻在面包铺的货架上,写在它那货存匮乏的每一小块发霉变坏的面包上;有腊味铺里,写在每一份专供出售的死狗肉制品上。“饥饿”这副枯骨架子在滚筒里的炒栗子中间吱嘎作响;“饥饿”碾成了颗粒粉末,撒在每一小盘仅用难得的几滴油煎过的带皮土豆片里。

那天早晨圣安东区一直有大群灰不溜丢的吓鸟草人涌过来涌过去,这些攒动的人头,有如波涛汹涌,上面不时还熠熠闪光,那是太阳照出的刀光剑影。圣安东的咽喉里,迸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丛林般赤裸的胳臂在空中奋力挥舞,好像迎着严冬寒风飕飕摇摆的树枝;所有的手指都痉挛地抓着从地下说不出多深的地方扔上来的武器,或是权作武器使用的东西。
是什么人分发的武器,它们到底来自何处,它们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通过什么办法,在万头攒动的人海之上几十支几十支地出现,像打闪那样歪歪扭扭地闪光,摇摇晃晃地抖动,人群中没有一个人说得出来;不过正在分发火枪——也在分发弹药筒、火药、弹丸、铁棍和木棒、刀斧和长矛等等武器,凡是在头脑发热的情况下,这些武器都是可以异想天开地搜罗寻找或是发明创造出来的。什么东西也抓不到的那些人,就自己用血淋淋的手使劲把石块砖头从墙上抠出来。圣安东区每一次脉搏和心跳,都达到了高度紧张和高度炽热的状态。那里的每一件活物都把生命视若等闲,都狂热地做好了献身的准备。

任何战斗也没有这样子跳舞的一半那么可怕。这是那么强烈表现的一种堕落的耍闹——本来是纯洁无瑕的东西,最后完全变成了恶作剧——一种健康的消遣,却变成了使血液狂奔,使意识迷惘,使心硬如铁的手段。这类活动之中本来明显可见的文雅优美,反而使它变得更为丑恶难看,这说明一切原来善良美好的事物,会变得多么扭曲反常。处子面对此情此景袒胸露怀,美好稚气的头脑如此疯狂错乱,纤巧美丽的玉趾在血污泥泞中轻移缓步,这些都是这个颠倒混乱时代深具特色的一点一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双城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双城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