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理想国 8.9分

第一卷结构梳理

白云飞
2017-11-26 21:08:18
1.交待对话背景、引入“正义”话题(327a-331b)
对话背景:苏格拉底和格劳孔在比雷埃夫斯港观看完本狄斯女神的祀典之后,准备回城,被玻勒马霍斯一行人拦下,并被邀请到克法洛斯家中。(327a-328b)
安度晚年的原因:苏格拉底到时,克法洛斯刚刚完成祭献,一见到苏格拉底就愉快地跟他交谈。苏格拉底询问克法洛斯老年是否是一个痛苦的人生阶段,克法洛斯表示,许多同龄人把老年视为不幸的根源,但是他不这样认为,他认为品格才是问题的关键,对于一个正直守矩的人,老年给他带来的只是些许生活上的不便,而一个品行不端的人,无论年轻年老,都过不好。苏格拉底质疑克法洛斯的说法并提出,外人可能认为,克法洛斯能安度晚年只是因为有财而跟品格无关。克法洛斯做了一点让步,回应道,财富仅仅是必要非充分条件。(328c-330a)
克法洛斯对待财富的态度:克法洛斯在话语间透露出他并不十分珍视财富,于是苏格拉底问他目前所拥有的财富的来源。(从克的回答中可以看出,克法洛斯既不是守财奴又不是浪荡子,在挣钱和挥霍上都有所节制。)克法洛斯认为,当一个人越接近死亡,他对彼岸世界的恐惧越甚,唯有正义、虔敬地度过一生的人,在老年时仍能保育希望;所以,对于一个心


...
显示全文
1.交待对话背景、引入“正义”话题(327a-331b)
对话背景:苏格拉底和格劳孔在比雷埃夫斯港观看完本狄斯女神的祀典之后,准备回城,被玻勒马霍斯一行人拦下,并被邀请到克法洛斯家中。(327a-328b)
安度晚年的原因:苏格拉底到时,克法洛斯刚刚完成祭献,一见到苏格拉底就愉快地跟他交谈。苏格拉底询问克法洛斯老年是否是一个痛苦的人生阶段,克法洛斯表示,许多同龄人把老年视为不幸的根源,但是他不这样认为,他认为品格才是问题的关键,对于一个正直守矩的人,老年给他带来的只是些许生活上的不便,而一个品行不端的人,无论年轻年老,都过不好。苏格拉底质疑克法洛斯的说法并提出,外人可能认为,克法洛斯能安度晚年只是因为有财而跟品格无关。克法洛斯做了一点让步,回应道,财富仅仅是必要非充分条件。(328c-330a)
克法洛斯对待财富的态度:克法洛斯在话语间透露出他并不十分珍视财富,于是苏格拉底问他目前所拥有的财富的来源。(从克的回答中可以看出,克法洛斯既不是守财奴又不是浪荡子,在挣钱和挥霍上都有所节制。)克法洛斯认为,当一个人越接近死亡,他对彼岸世界的恐惧越甚,唯有正义、虔敬地度过一生的人,在老年时仍能保育希望;所以,对于一个心智明达的人而言,财富最大的效用在于使人免于欺诈和对神或他人的亏欠,从而免除对彼岸世界的恐惧。(330a-331b)
2.三种对正义的定义(331c-347e)
2.1克法洛斯:正义就是“说真话,以及归还从别人那里拿来的东西”(331c-331e)
提出:克法洛斯对使人陷入恐惧的不义之行的描述是“进行欺诈和诓骗、对神灵负欠着祭献,对他人负欠着金钱”。苏格拉底由此归纳道,克法洛斯所说的正义就是“说真话,以及归还从别人那里拿来的东西”。(但这毕竟不是克法洛斯本人所述,而且克也并未表示赞同这一定义。要特别提及的是,苏格拉底在将克法洛斯对“不义”的描述“翻译”成正义的定义时,把“对神灵的祭献”舍去不谈。)
反驳:把武器还给一个疯了的朋友,或者把真相告诉一个处于这种情况下的人,是不正义的的。(举反例说明,说真话或者归还从别人那里拿来的东西造成的客观结果很可能是不好的,违背人们的正义感的。)
结果:克法洛斯承认苏格拉底说的很对,“说真话并归还从别人那里拿的东西”并不是正义的定义,然后他就去照料祭献了,将话题留给玻勒马霍斯。(苏格拉底有意避开对神灵的祭献这一话题,然而实际上克法洛斯最关心的恰恰是彼岸世界、神的奖惩,对他而言正义的核心恰恰在于神,所以虽然克法洛斯承认这一定义不对,这不意味着克法洛斯放弃之前的观点。)
2.2玻勒马霍斯:正义就是“把利益归于朋友,把损害归于敌人的技艺”(332a-338b)
提出:玻勒马霍斯引用西蒙尼代的话定义何为正义:“凡所该负于人的,还之于人。” (克法洛斯所描述的正义包括三项内容,苏格拉底从中归纳正义的概念时舍去了关于神灵的一项,而玻勒马霍斯引用西蒙尼代的话时又舍去了“说真话”这一项。)“该负”就是“适合和配称”的意思,例如敌人应得某种损害或恶,朋友该得益处。然后,苏格拉底引入“技艺”的类比,玻勒马霍斯最终将正义定义为“把利益归于朋友,把损害归于敌人的技艺”。(玻勒马霍斯一开始定义正义时没有区分对象,只是以“朋友”、“敌人”为例说明什么叫“该负”,苏格拉底引入技艺类比之后,他才将正义定义为之前列举的“归利于友、归害于敌”,实际上“归利于友、归害于敌”只是“凡所该负于人的,还之于人”的两个例子,除了友敌,还有陌生人、非友非敌的人等等,玻勒马霍斯把西蒙尼代定义的正义概念进行了具体化缩小化的阐释,与其说接下来苏格拉底讨论的是“正义是不是扶友损敌”,不如说他们争论的是“扶友损敌是否符合他们的正义感”。)
反驳:①正义只是对于不用的东西才是有用的;②正义是一种偷窃的技艺,只不过是为了归利于友、归害于敌;③人们可能将善良的人当作敌人,将邪恶的人当作朋友,针对这一反驳,玻勒马霍斯缩小了友和敌的概念,只有善良的人才是实际上的朋友,只有邪恶的人才是实际上的敌人(实际上正义的定义已经变成了,归利于正义的人、归害于不正义的人);④无论友敌,伤害任何人都不是件正义的事。
结果:玻勒马霍斯和苏格拉底达成共识,即帮助朋友、伤害敌人不是正义。
2.3色拉叙马霍斯:正义就是“对于强者有利的事物”(338c-352d)
提出:色拉叙马霍斯激烈地打断苏格拉底和玻勒马霍斯的谈话,强烈要求苏格拉底给正义下一个明确的定义,苏格拉底自认无知,反过来请色拉叙马霍斯作答,于是色拉叙马霍斯提出:“正义,是属于强者的利益。”在城邦中,正义指的就是统治者的利益,通过法律的形式表现出来。(我的个人理解是,色拉叙马霍斯指的是正义是强者用于维护自身利益的统治术,以法律、政策的形式出现。所以苏格拉底的反驳针对两方面:首先,统治者制定的政策与其利益相悖;其次,统治术服务于被统治者的利益。)
反驳:①统治者很可能规定有损于自身的事,针对这一质疑,色拉叙马霍斯给统治者加上定语——“不出差错的统治者”;②统治作为一种技艺,服务于被统治者的利益,对此,色拉叙马霍斯认为苏格拉底的讨论离题,接着解释自己的理论,他提出正义对他人有利而对自己无益,所以不正义的人总能占正义之人的便宜,从而处于强者的地位。(色拉叙马霍斯探讨的其实不是正义的本质是什么,而是正义的后果。表面上看来,他和格劳孔恰恰相反,前者认为正义对强者有利,后者认为正义对弱者有利,但实际上两个人的前提是一样的,即正义给他人带来好处、不正义比正义更有利。)③苏格拉底并未先回应不义比正义更有利这个论点,而是继续被色拉叙马霍斯打断的论证——统治术服务于被统治者的利益,然后才开始论证正义比不义更有利,苏格拉底的理由是正义是品德和智慧,而且比不正义更加坚强有力。
结果:关于正义定义的讨论演变成了探讨“正义是否比不义更好?”,色拉叙马霍斯已经勉强同意苏格拉底的反驳,苏格拉底取得了对话的主导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理想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理想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