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茶一饭过一生

果子林001
2017-11-26 20:57:17

在汪朗的眼里,他的父亲是个“三杂”,何为三杂?一是喜欢平民化杂食的杂食动物,喜欢做吃食。二是喜欢方方面面都会一些,老头儿”在文学创作上也“杂”,写小说,写饮食散文,写剧本等等,“业务上”很杂。但杂也有杂的好,像书画、新旧词、昆曲,这些大雅之物,兴头上来 了,也可以来一回。而这些也常常化为文字,入了文章。

三是老友上比较“杂”。与黄裳是少小时起的一生挚友,此人曾给好友苏北写过一封名为《也谈汪曾祺》的信,信中说起与汪曾祺相识缘起:“少年相逢,得一日之欢;晚岁两地违 离,形迹浸疏,心事难知,只凭老朋友的旧存印象,漫加论列,疏陋自不能免。一篇小文,断断续续写了好久,终于完稿,得报故人于地下,放下心头一桩旧债,也算一件快事”。苏北算是汪老的粉丝,曾经将汪曾祺的许多作品逐字逐句抄下来,有四个大笔记本之多。与王世襄是因为两人都喜欢写关于饮食的文章,都会做两道菜,于是彼此有了联系。因为饮食文字,也认识了许多文学圈外的朋友。

汪曾祺是个可爱的老头儿,因为喜欢吃食,写饮食文字,也结识一帮饮食朋友,甚至曾经想组一个“吃喝团”,还有正式的发起函,整个就像现在那些满世界去各种餐馆考察饮食,品尝佳肴,

...
显示全文

在汪朗的眼里,他的父亲是个“三杂”,何为三杂?一是喜欢平民化杂食的杂食动物,喜欢做吃食。二是喜欢方方面面都会一些,老头儿”在文学创作上也“杂”,写小说,写饮食散文,写剧本等等,“业务上”很杂。但杂也有杂的好,像书画、新旧词、昆曲,这些大雅之物,兴头上来 了,也可以来一回。而这些也常常化为文字,入了文章。

三是老友上比较“杂”。与黄裳是少小时起的一生挚友,此人曾给好友苏北写过一封名为《也谈汪曾祺》的信,信中说起与汪曾祺相识缘起:“少年相逢,得一日之欢;晚岁两地违 离,形迹浸疏,心事难知,只凭老朋友的旧存印象,漫加论列,疏陋自不能免。一篇小文,断断续续写了好久,终于完稿,得报故人于地下,放下心头一桩旧债,也算一件快事”。苏北算是汪老的粉丝,曾经将汪曾祺的许多作品逐字逐句抄下来,有四个大笔记本之多。与王世襄是因为两人都喜欢写关于饮食的文章,都会做两道菜,于是彼此有了联系。因为饮食文字,也认识了许多文学圈外的朋友。

汪曾祺是个可爱的老头儿,因为喜欢吃食,写饮食文字,也结识一帮饮食朋友,甚至曾经想组一个“吃喝团”,还有正式的发起函,整个就像现在那些满世界去各种餐馆考察饮食,品尝佳肴,写评语,点评的各类节目的味道,不过,当时他们多是老友聚会,主要是见见面,聊聊天,附带吃喝。

这本《活着,就得有点滋味儿》选辑了汪曾祺先生的36篇文章,分为三辑,第一辑“四方”和第二辑“五味”都是关于天南地北的饮食。第三辑“食事”,则是与饮食有关的事。上面其实讲到汪老的“三杂”,这里还有更具体的事,听昆曲时,邻座一唱花旦的京剧女演员听不懂,着急,但在苏州可以听到美国女孩说地道的苏州话,于是汪老感叹:“一个文艺工作者,一个作家、一个演员的口味最好杂一点。口味单调一点,耳音差一点,也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对生活的兴趣要广一点。”汪曾祺显然就是对生活有广泛兴趣,又能从中得一二真味者。

《论语·乡党》中说,“斋必变食,居必迁坐。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这食不厌精,只有在汪老这里得到了充分展现。这食,说的是饮食事,其实,已不是食事,而是对待生活的态度,细致,温润,于生活的缝隙里发现那些食之外的掌故旧事。比如还是说“脍”,汪老考证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中提到切脍。唐人爱切脍,杜甫爱写切脍,《东京梦华录》中有“临水切脍”,关汉卿 写过《望江亭中秋切脍》等等。

看汪老的饮食文字,其实心有戚戚然的。日日在外忙碌,餐餐盒饭的劳务,好好吃一顿饭都是奢侈,也只有在这样谈吃说食,又包揽古今掌故的文字里品品这口好滋味。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活着,就得有点滋味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活着,就得有点滋味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